国共内战期间,连战皆捷的解放军,并非全凭血战一统江山,不少城市都是在中共劝诱下,实现了“和平解放”,毕竟这能彰显更宽大的政治高度,其中为近人讨论最多的便属“以战逼和”的“北平模式”。而达成“北平模式”的要件,除了最根本的军事优势之外,民间对中共的支持,以及国民党内部的严重矛盾,同样不可或缺,否则,断无法实现兵不血刃的开城之胜。

天津战役开打后,傅作义便派出华北剿匪副总司令邓宝珊赶赴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谈判。担任中共平津前线总前委之一的聂荣臻向邓宝珊解释“14日答复期已过,我们只好下达进攻天津的命令”,邓宝珊也无可奈何。结果第三回谈判尚未结束,便传来天津国军13万人于16日悉遭消灭的消息。翌日,戍守塘沽的国军又溃逃,令北平彻底成为孤城。无论傅作义想战、想撤,都做不到。

对比国民党,中共由于在解放区实施土地改革与建立党部,比起忽视农民又习惯拉壮丁的国军更容易争取到广大农村的热切支持,各种物资与民工遂源源不绝地涌上前线。平津会战期间,光是冀中军区,在短短48天内便“总共调运粮食:计小米71,555,185斤,白面8,867,978斤,花料27,044,960斤,仅就地取给之小米8,887,262斤,白面35,001斤,共116,390,386斤”、“共计修路3,026里,架新桥64座(大木桥21座、草桥9座、浮桥11座、人行便桥2座),修铺旧桥21 座,打冰268里”,“全区在战役期间参加支前(支持前线)民工计2,158,593人,畜力895,914头”,这种效率在当时是国民党方面所望尘莫及的。

北平解放后,中共还有余力向城内断粮户发放10斤玉米粉,并从东北与华北调集大量物资,平抑物价,从而稳定民生。故物质力量的对比,实是解放军能以战养战、以战逼和的最大本钱,缺乏民心与民力后援的国军难以对阵,自然要落败。

【上文节录自第62期《多维TW》(2020年12月31日)歷史栏目文章《重兵围城 止戈为武的“和平解放”》。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导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