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周梓樂死因研訊由初秋開始,到嚴冬有裁決。周母昨日在庭外首度開腔致謝,周父則哽咽道「(想)同個仔講,我哋兩個已經盡晒力喇」。他說有生之年仍想找出真相,但強調尊重陪審團的存疑裁決,並說不想有任何猜想,只想休息一下。新闻来源:明報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