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陆剧《流金岁月》在中国大陆引发讨论,该剧改自香港作家亦舒的同名作品,讲述富家女蒋南孙和从小寄人篱下的朱锁锁,两人之间的故事,两人横跨阶级、时间的友情受到许多人的钦羡。前段时间,同样讲述闺蜜情的《了不起的女孩》也引发讨论,去年最红的陆剧《三十而已》同样也掀起女人间友情的讨论。这种以几位女性角色贯穿全剧的戏剧类型越来越多,更展现出闺蜜情的不同样貌。

三十而已是去年大陆最红的戏剧,讲述三个三十岁的女生遇到的人生课题。(《三十而已 》剧照)

告别戏剧化的闺蜜情

过去影视题材里的“闺蜜”情着重在两女爱上一男、互相忌妒竞争陷害等地“撕逼”剧码,以增加戏剧效果。也因此,“闺蜜”被网友戏称是“归me”,代表的意思是“你的男人都归me”,让闺蜜一词变成一种讽刺。但是从近期的陆剧可以看到,当戏剧去掉过度煽情的闺蜜吵架情节而写女女互助的情节,更贴近生活反而可以感动人心。

《流金岁月》背景是1970年代的香港,是一个机会和风险并存的时代。主角之一的蒋南孙出身于豪门世家经历家庭破产,从富家女变身成一肩扛起家计的女强人;而另位主角朱锁锁从小寄人篱下,懂得利用美貌获得想要的地位和资源,两个人各自经历了人生的挫折但互相扶持。

剧中两人的家庭状况不同、面临的困境遭遇也不同,但是却互相体谅,许多网友评论认为两人的“神仙友情”更胜戏里的爱情剧,剧中名言,“那种难得的朋友。我成功,她不嫉妒。我委靡,她不轻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这样的之己之情有人认为不现实,也有人大呼感动。

此外,也有评论分享过去提到戏剧里的“闺蜜”情都会想到吵架的剧码,但是现实生活里的闺蜜却是相互扶持一起成长,希望有更多的戏剧能贴近现实,展现女性互相扶持的感情,而非在戏剧里设计忌妒攀比的桥段来增加话题度。

这样的改变也与女性角色的形象更多元、更能引发现代观众共鸣有关,角色不只有傻白甜,而是因为各自人生的经历而做出不同的人生优先顺序排列,各自有不同的梦想。例如《流金岁月》里的朱锁锁善于利用自己的能力和优势获得想要的地位和资源,角色立体,引发共鸣。

《流金岁月》里的闺蜜情让许多人钦羡。(微博@电视剧《流金岁月》)

此外,过去的“护花使者”角色,以往都为男性,但从《流金岁月》、《三十而已》到《了不起的女孩》,很多时候在职场或是生活上帮忙出头的都是主角的闺蜜。例如《三十而已》中顾佳比钟晓芹的丈夫陈屿更懂得怎么安慰钟晓芹,以及钟晓芹帮助王漫妮找出被同事陷害的证据等;又如《了不起的女孩》里面沈思怡为了陆可一起拯救杂志社等。

甚至有的时候,闺蜜甚至超越剧中主角的男性伴侣,成为更可靠的“存在”。《流金岁月》里蒋南孙和男友章安仁搬到新家,还没有添家具,但朱锁锁看到却表示,“朱锁锁是可以凑合的,但蒋南孙不可以。”比闺蜜男友更霸气的宣言圈粉无数。这些戏剧的出现和走红,也是观众表达比起过往的“互撕”,“互助”的剧码也有其市场的证明。

都市的女性群相

此外,过去描绘女性的职场生活常常有过于梦幻的批评,与上司谈恋爱,在职场一路升级打怪,遇事总能逢凶化吉。但从这些近期热播的剧中,可以看到更贴合现实的都市女性群相,“找寻理想的同时也每天在与生活奋斗。”过去电视剧大谈理想、梦想、梦幻的爱情,从近期的这几部戏剧看到被生活“折磨”的现代女性,仍旧努力闪闪发光。不避讳谈“物质”、更现实,也更打动人心。

电视剧《三十而已》里的三个主角各自面对人生的课题,寻找方向。(微博@电视剧《三十而已》)

例如《流金岁月》里提到,“世界上没有永远的事,一顿饱餐也不过只能维持两三个小时,生命不过数十年的事。”“生活给我蜜糖,我就安享蜜糖;生活给我考验,我就披甲上阵。”又如《三十而已》里的主角王漫妮经历过职场的升迁、离职、被陷害,到新的公司面对新的挑战迎来新的高峰,跌跌撞撞,浮浮沉沉,没有一路高升。

王漫妮的一句“最先感知到三十岁的,也许不是我们的身体,也不是精神,而是物质。”更击中许多人的心。而在这些奋斗故事中,除了闺蜜的帮助和扶持,克服许多人生问题、做出婚姻决定,职场规划的都是主角自己,不像过去的职场剧或甜宠剧女主因为善良可爱“幸运地”高升,坦然面对失败,寻找自己的新方向或是改变人生目标,都让这些“女性们”更能引发现代观众带入,并去同理他们人生的各种选择。

《三十而已》提到,“生活的本质是千难过去还有万难。”近年写实类题材走红,反映的是有沉溺于浪漫剧情的观众,但同样也有喜欢反映现实题材、剖析人生的影视作品的观众,而这样的作品正越来越被看见。女性角色的多样化、多面化,也侧面反映现实中女权的提升以及现代女性面临的生活压力。在现实里看到戏剧的桥段,戏剧的走红也因为与观众的生活重叠产生共鸣,从剧中可以观察应射出的是当代女性对生活的不同理解、人生目标优先顺序的改变。而对闺蜜情的向往或批评,其实也反映出当代人对与人际关系创建和延续的期待同时惧怕的两面性。在逼仄的现实里,长久不变的感情因而格外的令人动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