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一周军情观察聚焦中国内部练兵。习近平下令解放军开训,台海、南海的东南向和中印边境的西南向成为军事斗争一线,存在擦枪走火的可能;解放军自产涡扇-10C令歼-20初步实现“发动机自由”;备受关注的轰-20仍然是个谜。

习近平执掌的解放军经过改革,已为其牢牢掌控。(新华社)

焦点军情:习近平下令练兵 解放军两大方向全时待战

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统帅习近平1月4日签署中共军委新年一号令,发布开训动员令,标志着基本完成5年军改任务的解放军以全新面貌拉开实战练兵幕布。在随后的几天内,解放军多个军兵种陆续公开练兵画面,出现许多值得解读的亮点。

为消除失去控制军队的风险,以及切除腐败等和平积习所带来的“毒瘤”,习近平于2015年底正式开启大规模的极具个人色彩的军队改革。及至2020年底,这位在军中已树立威信的三军统帅宣布,解放军基本实现机械化,尽管这一结果从时间上已落后美俄军队有70年。

在“脱胎换骨”式的改革前后,习近平重塑军队高层,重用熟悉且拥有实战经历的高级将领,还在持续增加军费基础上对三军进行大规模的换装,各式新武器装备令西方惊讶不已,特别是美军不断炒作在多个领域已落后解放军。

西藏军区开训,主战装备齐亮相(点击大图浏览):

在开训动员令中,习近平首先要求军队“加强军事斗争一线练兵,确保全时待战、随时能战”。这与时下局势有关——中美在台海、南海的较量,有擦枪走火之风险,中印致死冲突为可能的大规模战事埋下伏笔。时逢节假日,解放军更需提高警惕,以应对潜在的“偷袭”。

习近平要求的提升一体化联合作战能力和科技含量,则与解放军新编制和新装备的磨合有关。这对解放军军官和士兵的综合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外界也基于此多认为解放军的作战能力还不足以应对来自美军及其盟友的挑战。

从近期中国各类军宣片中可以看出,针对“军事斗争一线”的练兵宣传是重中之重。对西藏军区、新疆军区的宣传与中印边境龃龉有关;对陆军第73、74军,海军登陆战的宣传则与东南向的局势有关。外界也能从其中解读出解放军的最新部署。

就中印边境争端而言,尽管寒冬凛冽,但两军的对峙仍在持续。1月9日,解放军称1名士兵因雪天迷路误入印军实控地而被控制。这显然会给解放军在其后的谈判带来不利。

西藏军区装备新型速射炮和直-20直升机(点击大图浏览):

不过,与印军的对峙给了解放军全面加速升级西藏军区装备及战力的机会。从军宣片得知,西藏军区已列装新装备包括15式轻型坦克、红旗-16野战防空导弹、车载红箭-10反坦克导弹、PLC-161车载122毫米加榴炮、PLC-181车载155毫米加榴炮、PHL-03式300毫米火箭炮改进型号,甚至是新型6管25毫米自行速射炮。

而这还不包括解放军空军进驻高原的歼-16、歼-10C、歼-20、运-20、轰-6K、“翔龙”战略无人侦察机,火箭军东风-11、东风-15、东风-16、东风-17、东风-26等。

因此,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中国媒体《环球时报》撰文称,青藏高原对军队调遣、后勤运输不利,但也逼迫解放军打造出史无前例的山地作战部队,超越地球所有国家。

文章称,新年开训的装备外界虽然非常熟悉,但透露出一个全新的信号,即解放军组建了“人类军事上第一个机械化、信息化、合成化、空地一体化的重型山地突击集群”,其战斗力和意义可能超越印军的理解能力。

相较而言,尽管占有地缘优势,且在中印边境一线部署数十万大军,但印军的山地作战能力令人怀疑,适合高原山地作战的新装备基本没有,多数编制也以步兵为主。

解放军其他各部队开训画面(点击大图浏览):

然而装备的优势并没有让解放军抵消印军咄咄逼人的态势,这是因为新德里在自信拥有极佳的国际环境的同时瞅准北京在东南向遇到更为棘手的麻烦。

的确,面对美国深度介入台海、南海,实施“印太战略”的美军不断调兵遣将,解放军在此面对的压力更大,解决问题的需求也颇为急切。海军方面,解放军自2020年底就将航母山东舰、075型两栖攻击舰首舰、105号055型导弹驱逐舰派驻至南海的三亚基地;空军方面,运-20战略运输机已首次降落南海深处的永暑礁机场。

陆军方面,最新的军宣片显示,驻扎广东东部的第74集团军已列装PHL-191远程箱式火箭炮——最大射程超300公里,能使用300毫米、370毫米、800毫米三种火箭弹,可配合陆军、空军打击台湾岛内基地、指挥所、部队集结点、交通要道等。

当然打击台湾的主力武器仍是火箭军的东风系列短程弹道导弹(东风-11、东风-15、东风-16、东风-17)和巡航导弹。本周的火箭军宣传片就出现三枚巡航导弹精确命中水泥大楼的画面,令岛内舆论感到紧张。

虽然习近平要求解放军全时待战、随时能战,但北京清醒地认识到发展双循环经济、扩大开放仍是第一要务。至于一些求战气息浓厚的舆论,笔者希望能够尽快消停,因为其在当下这种环境中毫无意义。

中国官方机构公布的歼-20宣传片截图(点击大图浏览):

中国军情:歼-20双座型首曝光 轰-20仍是谜

2021年1月11日是解放军第四代战机歼-20首飞10周年纪念日。就在这一当口,军方一则招飞宣传片透露,安装国产发动机涡扇-10C的歼-20已列装。这对追求“发动机自由”的中国来说,颇具意义。

与涡扇-10其他衍生型号不同,这架歼-20的发动机尾喷口有明显的锯齿状设计——与美军F-35的F-135发动机相关设计类似,能提高尾向的隐身能力。据信,该发动机推力较涡扇-10其他型号有所增加,亦比俄制AF-31F更大。

涡扇-10C采用全权限数字控制(FADEC)技术,改进加力燃烧室,最大推力可达130千牛以上,可满足歼-20A立项时制定的部分指标。

虽然涡扇-10系列和AF-31F较美制F-22的F-119和F-135差距较大,但歼-20仍能够凭借其他方面性能压制三代机。稍早前的解放军演习就披露过歼-20以17比0战胜过三代机。

当然,歼-20使用涡扇-10C也就意味着舆论翘首以盼的目标发动机涡扇-15仍没有消息。这款对标F-119的发动机据称要到2025年后才能装备歼-20。很难想象那时美军的发动机能发展到何种程度。

歼-20使用不同型号的发动机(点击大图浏览):

截至目前,有消息认为,歼-20已造出60多架,且至少装备2个旅级作战部队,其中一个可以确定是安徽芜湖的“王海大队”。该部队的10架歼-20曾因台海局势紧张而进驻至浙江的衢州机场。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歼-20的开发商,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在官微”航空工业”发布了该机的最新宣传片,其中首次出现4架双座型歼-20,被称为“歼-20BS”。若能实现,这是全球首款双座型隐身战斗机。美军F-22曾规划有双座型,但后期被取消。

一般而言,双座型战机的主要作用是用于飞行员的训练。但歼-20BS概念的出现,很可能是为适应新的空战模式而生,即没有预警机的支援下,歼-20BS作为一个信息融合和处理节点,需要专人负责指挥多架有人机或无人机进行联合作战。

除歼-20外,前述军方的宣传片在结尾处留下一个“彩蛋”——一架被蒙住的无垂直尾翼、飞翼布局的的隐身战略轰炸机,外界将其称为轰-20。但从飞行员头盔反射的画面看,实际上就是一架美军B-2轰炸机的CG。此前美国军火商亦用类似手法来展示下一代隐身战略轰炸机。

轰-20何时公开仍是个谜(点击大图浏览):

无论是借用,还是抄袭,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中国确实在研发一种不同于轰-6的新型轰炸机。2016年9月1日,时任解放军空军司令马晓天公开称,正在发展新一代远程轰炸机。而在此之前,解放军已解决“背腹式并列双发S弯进气道”难题,这种技术的唯一应用型号就是B-2。

作为机密级别最高的项目,外界很难知晓轰-20的具体细节,但普遍认为该轰炸机的总设计师是运-20的开发者唐长红。鉴于中美的地缘位置,外界预计轰-20的最低航程是8,000公里,最大航程超10,000公里,如此才能从容威胁到美国本土。至于问世时间,轰-20很可能在2021年中共建党百年露面,服役则需到2025年后。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