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2021年1月6日深夜发表声明宣布,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即将访问台湾。蓬佩奥表示,“台湾是个可靠伙伴与蓬勃民主政体,即便中共试图削弱其成功,台湾仍繁荣兴盛,且展现出一个‘自由的中国’所能达成的成就”。

作为特朗普的心腹,蓬佩奥或会把握最后时光,尽力延续特朗普的影响力。(美联社)

对此,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于1月7日下午对外表示,“美国驻联合国常任代表克拉夫特将率团访问台湾,外交部对此表示欢迎,我方正就来访细节和美国在台协会(AIT)积极协调中”。而根据美媒《路透社》的消息,访台时间应该是订于1月13日至15日。

而值得注意的是,1月6日当天稍早,美国和台湾举行了政治军事对话。美国务院主管政治与军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库珀(Clarke Cooper)当天在国务院以视频方式出席了美台政治军事对话。针对台美政军对话,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当地时间1月7日上午于台湾行政院会后记者会上表示,台美间有多层次、多领域的多元对话管道,双方经常就各项议题保持密切沟通,持续深化在政治、经济与安全等各层面合作。不过对于谈话细节和内容,吴钊燮表示不便对外透露。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于月7日正式认证选举人票,民主党人拜登(Joe Biden)获得306张选举人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232张选举人票,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宣布拜登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而特朗普随后也发表声明,表示将会“有序”进行政权交换。

而这预示了美国政局即将迎来政党轮替,因此克拉夫特必然是特朗普政府派遣到台湾的最后一名美国高官,而随着特朗普即将离任,为何他在最后阶段仍然对美台升温有高度兴趣呢?

台湾外交部对美方的提议,虽然口头上表达欢迎,并说已经和AIT讨论来访的行程细节,但其实更像是一种“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原因在于美国即将迎来政党轮替,而台湾如何增进未来拜登上台后的美台关系才是重点。

根据台媒《联合报》于2020年12月28日报道,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将于2021年1月20日举行就职典礼,国民党立委陈以信在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询问,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会否参加就职典礼,而北美司长徐佑典回应,“现在还没有真正要到票可以去参加,这个部分我们还在争取当中”。而后绩并未传出相关消息,显示台湾政府还在继续努力。

而不管是1月6日的美台政治军事对话,或者后续的美驻联合国大使访台,与其说是特朗普有意送给台湾的“分手礼物”,更不如说是他刻意利用美台升温来刺激北京,借此让拜登的对华政策在未来受限,同时也让特朗普下台后,让在野的共和党有政治话题可以继续炒作话题。而其中就包括推动“台湾入联”和协助台湾加入各种国际组织的想法,而这或许是蓬佩奥宣布由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访台的主要动机,其中的政治象征不言而喻,其对中美关系的杀伤力比派美国环保署长访台更高一踌。

而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访台的法律基础可以回溯到2020年12月27日特朗普正式签署的《2020年台湾保证法》(Taiwan Assurance Act of 2020),其中要点包括呼吁对台军售常态化、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国际组织,并检视国务院对台交往准则等等。

台湾社会对于美台升温大多是表示支持和乐见,而对于美国口头上承诺协助“台湾入联”和加入各种国际组织的做法更是大力支持,不过蓬佩奥口中的“自由中国”却让台湾人捏了把冷汗,也让“亲美抗中”的蔡英文政府对此陷入沉默,毕竟“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可是国民党的远望,但也被大多数台湾民众所遗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