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于美东时间1月7日的凌晨时分突袭宣布,曾发表过“友台谴中”言论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将访问台湾。他进一步表示,台湾为美国可靠伙伴与蓬勃民主政体,即便中共试图削弱其成功,台湾仍繁荣兴盛,且展现出“一个自由的中国”所能达成的成就。

于此同时,蓬佩奥也发表声明谴责港府大规模逮捕泛民人士,并在声明最后宣布,过去多次发声支持台湾国际参与的克拉夫特将访问台湾,美国驻联合国使团随后跟进宣布,克拉夫特将于1月13日至15日访问台湾,在台期间将与台湾资深官员见面。

在蓬佩奥发出声明不久前,美国才刚发生这个老牌民主国家历史上鲜见的国会山庄遭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冲撞并短暂占领的事件,过程中不时出现枪声,最终4人不幸丧生,52个人遭逮,写下美国民主史上“最不光彩的一天”。

至于特朗普本人,则依旧坚称他不会放弃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的胜利是“狗屁”,“敦促”支持者要“战斗”,直到事态彻底失控约一小时后,他才不疾不徐地于推特(twitter)推文呼吁支持者要和平理性。特朗普作为一位即将卸任的国家元首,下台前的身影姿态竟能张扬舞爪到如此失措,史上仅见。

相对特朗普直面并鼓动支持者做个人最后的困兽之斗,蓬佩奥无视美国国会的这场暴乱,于下台前夕再一次对台释出友善讯号,相信蔡英文政府这回恐怕笑不出来──当善打台湾牌的特朗普下台已成定局,无论此刻的美国给予台湾什么样的利多,都只是一抹云烟,甚至如回光返照。

关键在于特朗普政府陷四面楚歌,台湾是否要接下蓬佩奥抛出的这颗无利可图的烫手山芋?美国政府换届是正在倒数计时的现实,就算特朗普政府利用克拉夫特访台再提及对台承诺,之于台湾都是一场空话。尤其是蔡英文政府如今正忙着掉头搭建与拜登团队的关系,特朗普在临去秋波之际,送给台湾“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访台”的大礼包,堪是不怀好意的木马屠城。一旦克拉夫特在台期间,再炸出刺激挑衅中共的言语,感到为难、需要善后的,只会有台北一方。

蔡英文2020年8月28日宣布开放含有莱克多巴胺的美猪进口,此值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被台湾舆论解读为“押宝特朗普,送给特朗普一份选举大礼”。选举结果出炉后,台湾跟拜登之间的关系反而显得“微妙”。(中央社)

别上要沉的船

以史鉴今,三国时期一段袁术与吕布的故事可供参考。

袁术字公路,出身官宦门阀,相信神秘谶纬预言“代汉者当涂高”对应了其字“公路”,加上夺取了“江东之虎”孙坚在洛阳拾获的“传国玺”,成为他称帝的凭据,后僭号称帝,国号为“仲”,遭天下诸侯奉讨不义之名伐之。

袁术为求自保,向吕布(字奉先)求取联姻(袁儿娶吕女),吕布答应袁术的请求,袁术的如意算盘遭沛相陈珪破坏,劝吕布不要与袁术联合,因为袁术称帝,与之联合,必定“受天下不义之名”。吕布后派人追回女儿,并杀了使者。

果不其然,袁术在位两年半屡次兵败,最终因悲愤吐血而死。

其实袁术与吕布的故事,道理很简单:别上一艘将沉之船。

特朗普此时此刻便是一艘即将沉没的船,且是一艘在卸任前夕弄得浑身臭污的船,台湾要上去吗?

台湾要接受蓬佩奥给出这样的“夕阳友善”前,须冷静已对。首先,克拉夫特访台一事并不清楚将有什么样的后续效应,尤其克拉夫特是特朗普政府的美国驻联大使,言论调性与特朗普政府一致,会为台湾之于中国、之于即将入主美国白宫的拜登(Joe Biden)带来何种影响,将来的赛局会怎么展开,台湾很难掌握。

其次,结合前面提到由特朗普一手催化出的美国国会暴乱,蓬佩奥不顾此次暴乱事件产生的美国社会裂痕、民主负面影响,坚持对台输出友好讯号,就连脸书(facebook)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都已出手“制裁”“失控的特朗普”,足见特朗普在尚存一丝理性的美国人民心中是什么形象,台湾有必要急于一时接受这宛如烟花短暂灿烂的友好?

直到拜登和平入主白宫之前,美国随时都可能有令人意外的惊爆时间,台湾亦是如此。

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几乎底定,特朗普已是“将沉之船”,卸任前夕煽动支持者冲撞美国国会山庄,也定了特朗普的历史形象将是负面。蓬佩奥下台前,对台释出的“友台讯号”,蔡英文纵然接受,亦只是“留不住的沙”,有必要冒着形象扣分的风险急于接受吗? (台湾总统府)

“遗憾”回应 若是换个国家不知反应如何

在美国国会暴乱发生后,民进党及蔡英文政府的回应仅是“表示遗憾”──轻轻柔柔又不失优雅、蜻蜓点水般的“谴责”。

如果发生暴乱的地点不在美国,而在民进党最为仇恨的中国,不知谴责的力道会不会仅止于“表示遗憾”这样温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月7日针对美国国会暴乱表示,希望美国人民能尽快享有和平、稳定和安全。她进一步说,对比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一事,美国一些人士及媒体做出截然不同的反应,当(2019)年称香港暴动是“靓丽的风景线”、“民主斗士”,这次又称美国国会暴动事件是“暴力事件”、“极端分子”、“暴徒”、“耻辱”,这样的反差背后的原因令人深思的,值得进行严肃和深刻反思。

评价不一者何止限于美国?华春莹言论一出,台湾挺特网民首先不是谴责美国的暴力事件,反而先控中方幸灾乐祸,进而细数中国曾发生的各类人权事件,最后推导到“中国没资格评论”,并辅以中国缺乏民主云云之结论。

民进党过去在野之时,高举的道德大纛便是“民主、自由、人权”,特朗普“有目的的煽动”支持者冲撞美国国会山庄,甚而造成4人罹难,卸任前一刻无法翻转选举结果也要留给拜登政府“撕裂的美国社会”,这类政治人物便相当符合过去的民进党极力挞伐之标准。

然而,此刻已然执政的民进党只有噤声。民进党及蔡英文宣称的价值,在“抗中保台”四个大字面前,似也不值一提。纵然特朗普将卸任、臭名昭著,在不清楚新任拜登政府对台为何种态度的情况下,蔡政府也只能为了“抗中保台”,跟着特朗普驶在波涛的海面上罢了。

至于下一艘船是友台或“冷台”,那都是后话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