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中国官媒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以微纪录片的形式,官泄了西藏军区边防部队在中国与印度边境锡金段正式建立了“全军海拔最高的哨点”——5592观察哨,纪录片即以哨点海拔高度命名《5592》。短短10分29秒的纪录片中,中国官媒在煽情边防部队驻守边关艰难的同时,还记述了一次边境特情处置演习,一叠请战信透露出2020年5月中印在这一地区曾发生冲突。

中印边境锡金段拉多拉山口位置。拉多拉山口位于中国西藏日喀则市岗巴县昌龙乡,5592观察哨就位于拉多拉山口附近,专为监视这一地区边境情况而设立。(天地图截图)

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在《5592》一片中并未披露5592观察哨所在地,但同时上线的同样由其制作的微纪录片《寻边天路》中露出了端倪。《寻边天路》中称,西藏军区某边防团岗巴边防营昌龙边防连前推设立5592观察哨,岗巴边防营即原西藏军区边防部队岗巴第2独立营,驻地为西藏日喀则市岗巴县,是中国驻地海拔最高的建制营。岗巴县下辖岗巴镇、昌龙乡、直克乡、孔玛乡、龙中乡等一镇四乡,昌龙边防连顾名思义驻地为岗巴县昌龙乡。

中印边境锡金段大体以喜马拉雅山脉各分水岭为边界,山脉间的众多山口是沟通中国西藏与印度锡金的交通要道与战略要地,比如位于日喀则市亚东县境内的乃堆拉山口就是中印边境著名的边境贸易重镇,当然1967年中印也曾在此爆发大规模交火事件。中印边境锡金段重要关隘之一的拉多拉山口就位于昌龙乡境内,再结合纪录片中所展现的观察哨周边环境,基本可以确定5592观察哨就位于拉多拉山口附近,设立的目的正是为了监视拉多拉山口附近边境线。

需要指出的是,军改前西藏军区边防部队下辖6个边防团和5个独立边防营,分别驻扎中国与印度、不丹、尼泊尔边境各县,从东到西分别是:第4边防团驻林芝察隅县,第3独立边防营驻林芝墨脱县,第4独立边防营驻林芝米林县;第1边防团驻山南隆子县,第2边防团驻山南错那县,第5独立边防营驻山南洛扎县;第1独立边防营驻日喀则江孜县,第6边防团驻日喀则亚东县,第2独立边防营驻日喀则岗巴县,第3边防团驻日喀则定日县,第5边防团驻日喀则萨嘎县。军改后西藏军区边防部队整编为8个边防团,《5592》中岗巴营隶属的西藏军区某边防团即是其中之一。

拉多拉山口附近中印态势。图中黄色线条为谷歌地图上的中印边境锡金段边界线,上为中国,下为印度,印度在拉多拉山口当面建有木古塘哨所。(谷歌地图截图)

《5592》纪录片一开始就模拟了一次边境特情处置,边防团前线指挥所接前沿5592观察哨报告,边境地区2号地域出现可疑情况,团前指随即命令前出到5371驻训点的驻训分队“按3号预案前出至2号地域,查明情况,听令处置”。所谓团前指即边防团为处置边境特情前出到边境附近设立的前线指挥所,纪录片一开始就展示了位于山脉反斜面的团前指,前指身后有数条战壕通往山脊。

纪录片一开始还展示了边防团装备的PCP001型82毫米车载速射迫击炮,颇有些亮肌肉的意味。该款迫击炮由东风猛士1.5吨级高机动军用越野车搭载,采用4发弹匣供弹,最大射速2秒4发,实用射速每分钟40发,最大射程大于4,270米,最小射程小于800米。还配有火控计算机、电机驱动方向机、激光直瞄镜和微光镜等,不仅火力强大还可以直射、曲射乃至360度方向射击。火炮在射击时不需要加装液压千斤顶,只需要在前后轮下楔入三角墩即可,实现了快打快收,可谓快反利器,目前主要装备山地快反部队、轻型机械化部队、空降兵的营级单位。

PCP001型82毫米车载速射迫击炮的载具东风猛士高机动性越野车则是中国山地部队、轻型机械化部队的主力装备,属于中国军队新一代机动作战、指挥和轻武器装备运载平台,不仅可以搭载82毫米迫击炮还可以搭载12.7毫米或14.5毫米重机枪、35毫米榴弹发射器,甚至还可以搭载122毫米榴弹炮,可谓火力强大。2015年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各类猛士防护型高机动越野车公开亮相。

中国西藏军区边防部队装备的防护型猛士越野车火力强大(点击查看高清大图):

而据西藏军区官方微信公众号“高原战士”2020年10月12日披露,第三代猛士防护型高机动越野车已列装备日喀则军分区某边防团。纪录片中边防部队的载具均是车顶搭载重机枪的猛士越野车,从外形及内部画面来看应为可搭载10人的版本,即可以搭载一个步兵班。

5371驻训分队接到团前指命令后,岗巴营昌龙边防连连长王旭率领一支小分队搭乘一辆猛士前往边境2号地区查明情况,岗巴营教导员李鑫率领另一支小分队搭乘一辆猛士驰援5572观察哨。两个小分队共计有两名指挥员与15名战斗员,装备有两具便携式防空导弹、一门60毫米迫击炮及车载重机枪,至少一名狙击手,属于一个加强火力的步兵班。

从外形看,5371驻训点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型厂房,由预制建筑墙板搭建而成。内部四周是住宿、仓储、炊事等各种功能区,中间的空间为室内训练场。在内地建这样的厂房并不稀奇,在海拔五千多米的边境线附近建就不寻常了,可见中国“基建狂魔”并非浪得虚名,画面切换到5592观察哨这种感觉更加明显。

“基建狂魔”令西藏军区5592观察哨鸟枪换炮(点击查看高清大图):

5592观察哨最初只是一个由石头垒砌的露天地窝子,驻守部队顶风冒雪坚守异常艰苦。事实上这也是中印边境前沿驻防部队的常态,中印在西线楚马要塞对峙时,中国边防部队在地上挖出一块低于地面的坑作为宿营地的画面令人印象深刻。如今的5592观察哨鸟枪换炮,不仅建起了防风保暖的地下工事,建筑内部生活通讯设施相当可以,工事顶部一些地段甚至还使用了钢筋混泥土防炸墙加固。

观察哨内,边防部队吃上了烤肉、火锅、烤全羊,前往边界线巡逻的小分队也吃上了香焖米饭、雪菜肉丁炒饭等自热米饭,从以前的吃饱变成了现在的吃好。对于岗巴营驻地的艰苦,可以用2015年中国官媒的一篇报道来说明:“平均海拔4,810米,含氧量只有内地40%,最低气温达零下40℃,每年有200多天刮8级以上的大风……全营官兵90%以上患有高原性疾病,先后有31人牺牲在岗位上,还有4名来队家属长眠雪山。”

岗巴营教导员拿出了边境冲突中执行前推任务官兵提交的请战书(点击查看高清大图):

纪录片中,岗巴营教导员还展示了“参与前推任务官兵一年前写的请战书”,所谓的“一年前”实际只是虚数,极有可能指的就是2020年5月10日中印在拉多拉山口发生的冲突。当时,中印在西段边境加勒万河谷、班公湖等地冲突正酣,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拉多拉山口冲突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中国媒体并未报道,中国国防部也拒绝回应相应话题。印度媒体称,双方士兵互相扔石头、打架,约150名士兵参与了对峙,双方有10到12名士兵受轻伤,最终双方在对话后各自撤回。

从中印历次边境冲突到5592观察哨,可以见出中国的边防哨所通常都远离实控线,印度很多哨所则建在实控线附近,甚至骑线设立,这与中印两国的边境战略不无关系。印度方向并非中国主要战略方向,因而在边境上采取守势,哨所远离实控线以免引起争端;印度则视中国为第一号竞争对手,在边境推行攻势战略,利用边界未定不断蚕食中国实控区。当前中国固然可以利用基建优势后发制人,在印度制造边境摩擦后快速反应反推印军,但终究不是长久之策,需要有所改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