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西藏的迅速发展,藏民生活日渐富裕,达赖喇嘛的影响力逐渐衰退。(Facebook@dalailamaworld)

2021年新年伊始,在印度小城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进行了新一轮换届选举。此次1月3日的选举为第一轮,共选出90位议会议员 ,及第二轮角逐政府领导人职位–司政的两名候选人。第二轮投票在今年4月进行,到时将选出西藏流亡政府的新司政。而自2011年起担任两届流亡政府司政的洛桑森格,会在今年5月届满后离任。

这是洛桑森格在2011年接替达赖喇嘛执掌西藏流亡政府后,第一次出现政府领导人更迭。新的司政会不会延续洛桑森格的政策,还有待持续观察。不过随着新领导人产生,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有可能遭遇新的挑战。

到今天,北京与达赖喇嘛的谈判已经中断十多年,这说明达赖喇嘛的路线或许已经走入死胡同。而新一代的流亡藏人期待对中国藏区施加影响,他们的思想和行动也似乎更为激进。以藏青会为代表的新一代,对达赖喇嘛的路线早有微词,现在新司政即将产生,达赖喇嘛的路线又毫无进展,不排除流亡新政府会采取不同以往的新措施。

特别是美国在2020年底又通过了《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有意加强对西藏流亡政府的支持。该法案正式承认“藏人行政中央”是反映全世界西藏人民愿望的合法机构,并承诺为藏族团体在可持续经济发展、文化保护和教育等领域提供资金;同时它强调,美国支持藏人及藏传佛教信众自由选择和认定藏传佛教领袖的继任与转世的权利,反对并追责中共以任何形式指派未来的第十五世达赖喇嘛并以此干涉西藏宗教事务。且拜登(Joe Biden)上台后,有可能再次会见达赖喇嘛,对中国西藏政策提出更多批评。

显然,在中美竞争的大背景下,美国很有可能再打西藏牌,利用流亡藏人给中国制造更多麻烦和困扰。同样,西藏流亡政府或许也会利用美国对其加大支持,来更多干扰中国西藏事务。如有此次参选议员的年轻流亡藏人表示,“以往的政府主要服务海外藏人社群,对(中国)藏区内的藏人关注不够,这一点应该改变。”新人进入西藏流亡政府,其中有些人或将加大对中国藏区的渗透工作。

中国需要担心达赖喇嘛、流亡政府和美国对中国藏区的影响吗?其实,问题的关键还是民生。2020年中国基本实现全面脱贫,西藏也已经基本消除绝对贫困。为解决西藏贫困问题,中国中央政府投入巨大,对不少生活在苦寒地区的农牧民实施了易地搬迁,迁入地理、交通、经济环境更好的地区。迁入地的住房、学校、运动场等各类民生基础设施都由政府投资兴建,农牧民基本不用花钱,且政府还免费为他们提供技能培训、工作介绍等服务,帮助当地发展养殖、经济作物种植等产业,让大家靠自己的努力实现小康,发家致富。

整体来看,今天西藏人民的生活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西藏发展迅速,连续十多年经济增长率超过10%,是目前中国发展最快的省份。2019年西藏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7,000美元,而达兰萨拉所在地印度的喜马偕尔邦人均GDP只有约3,000千美元。西藏民众的整体生活水平已经实现小康,吃穿住行基本不存在问题,同时藏民还可享受15年的免费义务教育,以免费医疗为基础的农牧区医疗制度也已经建立,覆盖率达100%。西藏民众的生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富足、安康。

与中国藏民的富足不同,在印度10万流亡藏人的生活则充满挑战。他们寄居在印度以难民身份生活,不仅要面对印度社会整体的贫困和发展不足,无法满足教育、医疗等福利需求,同时还遭受当地印度人的歧视,无法在所在地获得土地和房产,不能在政府部门工作,甚至不能在印度境内外自由旅行。西藏流亡政府的财政收入大多数来自国际捐助,并不充裕,因此很难为流亡藏人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务。

两相对比,中国藏民的生活要比流亡藏人好很多。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经济发达、生活富裕会形成自然的吸引力,贫穷地区的人民会向发达地区迁移,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在中国西藏发展迅速,民众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的背景下,地处穷乡僻壤的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恐怕很难对中国藏区形成吸引力。相反,由于中国藏民生活相对富裕,一些流亡藏人已经或正在申请返回中国,这是达赖喇嘛影响力衰退的最佳表征。即使美国想再打西藏牌,意图利用西藏议题牵制中国,但在藏民对生活越来越满意的状况下,其着力点已经逐渐流失。

如邓小平所说,发展是硬道理。只要西藏社会保持现在快速发展的势头,藏民的生活日新月异地不断改善,达赖喇嘛和美国对西藏社会的影响力还会持续衰退。所以,对于达赖喇嘛、流亡政府和美国在西藏问题上搞小动作,中国并不需要过多担心,他们很难掀起什么风浪,至多会带来一些骚扰。踏踏实实地发展好西藏,让西藏变得更加发达、富裕,并妥善处理好敏感的宗教问题,所谓西藏问题就很难再成为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