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日国会认证选举当天、特朗普支持者发起的占领国会闹剧后,身为交通部长的赵小兰(Elaine Chao)成为首位宣布辞任的特朗普内阁成员。在简短但措辞强烈的辞职声明中,赵小兰抨击事件是“令人痛苦且完全可避免的”,并表示:“这让我感到非常困扰以至于我无法对此熟视无睹。”

在这之前,赵小兰丈夫、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国会的发言中一改此前对特朗普有关选举舞弊不实指控、不愿认证大选结果的较温和态度,在发言中义正言辞的表示“如果仅仅是(按:即未经证实)失败方的指控就能推翻选举,我们的民主体系将进入死亡旋涡(death spiral),而且我们永远都不能再接受另一场选举”,并特别点明拜登与特朗普的差距并非“异乎寻常的小”。这番在示威者占领国会、甚至酿成4人死亡的悲剧之前的表调,似乎表明了共和党领导层的态度转变。

作为麦康纳尔妻子同时亦是重要的政治伙伴的赵小兰,她在事后强硬的表态亦似乎印证了这种变化。这让人不禁思考,在这次震动美国的事件后,过去一直被民主党抛出又被共和党拦下的总统弹劾案,在这特朗普即将离任的最后十多天里,是否有现实的可能?

弹劾?

在美国政治制度之下,去除总统职务有两条路径:一是国会参众两院发起投票弹劾并判定总统罪成,二是援引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副总统和内阁成员可以向国会呈交总统“无法履行权力和指责”的声明(unable to discharge the powers and duties of his office)。尽管美媒传出蓬佩奥(Mike Pompeo)据报与几名内阁成员私下商讨过解除特朗普职务的可能性,但身为副总统的彭斯据报亦已表明态度称不考虑罢免,于是援引第二十五修正案便是死路一条。

不过,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已表态称如果内阁不这么做,她将在众议院发起弹劾议案。而在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以过半数的赞成票通过弹劾不成问题,但关键在于参院通过所需要的三分之二多数票判定总统罪成,也就意味着除了民主党和独立参议员外,需要至少17位共和党参议院的票才能通过(以现届参议院分布计算)。

此外还有时间问题。在短短十三天以内的时间里,要走完草拟弹劾案、司法委员会审核、众议院投票、参议院聆讯及议员辩论、最终投票的流程。即便众议院的民主党以极度精简的方式完成草案并迅速进行投票,参议院的冗长公开辩论也很可能成为障碍。

2014年5月,麦康奈尔和妻子赵小兰出席共和党初选胜利的一场庆祝活动。(Getty)

政治勇气的老问题

时间上的限制,以及参议院三分之二赞成票的问题,最终又落到了共和党参议员是否有政治勇气去离弃特朗普、以及放弃对特朗普忠诚的大量共和党选民。对于共和党而言,这无异于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

《经济学人》(Economist)的最新民调显示,将近一半的共和党选民支持1月6日示威者占领国会的行动。面对这样的民意,要否定这场占领运动的正当性并弹劾特朗普,需要包括麦康奈尔在内的理性共和党人尝试勇敢地团结一致集体发声,告诉这些真心相信选举存在舞弊的选民他们的观点是错误的,谴责这场行动中依然支持特朗普及暴乱行动的克鲁兹(Ted Cruz)、霍利(Josh Hawley)等共和党参议员、甚至将他们边缘化,而前者更一直被认为是2024年最有望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一。同时这也意味着共和党要另辟一条道路,接受在未来几年选举失利的可能性,通过为选民创造更多经济机遇的实质政绩来重塑党派形象、凝聚选民。这当中的政治风险不言而喻。

但暴乱后一些政府官员——尤其是长期忠诚于特朗普的第一夫人发言人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教育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等人——在闹剧后都敢于辞职划清界线,似乎都是共和党部份人愿意向这个方向走的第一步。

可能性似乎是存在的,但能否将这些迹象延续下去,有赖于尚未明显表态的麦康奈尔、及其他共和党人未来的行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