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一(1月4日)跨国科技巨头Google成立Alphabet(谷歌母公司)工会的消息震惊舆论,有观察者认为,大型科技公司成立工会像是一个清晰的信号,表明过去几年,美国的员工维权行动已席卷硅谷。就在同一时间,中国网络上最热的事件之一是中国电商平台拼多多员工加班猝死的讨论。劳资纠纷,工人维权,“打工人”吐槽“资本家”,无论处于什么样的社会体系之下,这种现象都在密集出现,并成为当代社会最具关注度的矛盾之一。

互联网加班成为行业常态,其背后是中国现阶段的发展矛盾,其所引起的舆论争议不能将板子都打在资本身上。(视觉中国)

如果从一部纪录片的角度来看这两起事件,当谷歌员工宣布成立工会引发舆论讨论科技领域权益规则是故事高潮时,拼多多员工猝死事件就像是前者的前情,同一时间发生在不同时区的故事互文。

更具体地展现是,此前中国社交平台知乎上出现一则贴文:一名供职于拼多多旗下位于新疆地区多多买菜业务的22岁女性员工,2020年12月29日凌晨1点半(新疆时间2020年12月28日晚上11点半)下班途中猝死。年轻生命在加班文化中的消逝令无数网友惋惜,但这种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的悲剧此次引起更大争议的缘起是,1月4日,名为“拼多多”的知乎账户在这则帖文中发表回答称,“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

此番言论对公众的冒犯已经遭受中国舆论多日围攻,“血汗工厂”“中国资本家已经不满足于压榨打工人的时间了,开始剥夺她们的生命了。”连中国官方的声音也出来定调“拒绝‘拿命换钱’”。当然,舆论可以就拼多多对生命的漠视打板子,也可以痛心疾首地指责互联网加班文化,但是道德指责之外呢?戳心的现实是,拼多多的回应足够冷漠,投射到现实层面却令人无法反驳。

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体制的变革不仅全方位地改变了社会生产方式,还在个体与集体的关系变更中极大地影响了社会价值观的变化。生产力的解放极大地激发了社会活力,中国民众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经济也一跃进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阵列,同时不同世代从崇尚集体价值向个人价值的实现转变。尤其这种价值观体现在互联网领域,更加规则化的雇佣关系替代了传统工业领域的“集体精神”,劳工的利益诉求与资方的利益最大化更加泾渭分明。

在这样的劳资市场与社会价值取向中,这已不是对奋斗与安逸的选择,要么拼命,要么堕落几乎是每个阶层向上的社会规则,当然对于底层来说体会尤甚。所以中国民众的社会压力不仅是高昂的房价,竞争激烈的教育资源,更重要的是阶层的挤压所带来的恐惧。所以当周围人都在加班时,作为个人最现实的选择就是随从,当周围人都在拼命的时候,默认的选项就是更拼。所谓的畸形加班文化并不仅是某一家企业的非人性化要求,是整个行业的常态,整个社会的发展产物。但是社会绷紧的神经早已令底层崩溃。 

中国民众所感受到的社会压力不仅来自高昂的房价等,还有阶层挤压所带来的恐惧。图为2019年5月中国广东省的一个园区内,加班后的员工在领取免费食品。(Reuters)

所以可以看到,一年多前中国网络上掀起了一场数十万人组成的“996.ICU”劳工维权事件,可以看到2019年末中国互联网公司网易暴力裁员、华为员工离职纠纷所引起的高度舆论关注,可以看到“打工人”的自嘲……但无论是个人还是群体的反抗都难以推动问题的解决,在掀起一场网络抵制或是讨论后,随着舆论热度的退却重归到“打工人”的行列。因为这种无力不是对一家企业的讨伐,甚至不仅仅是针对某一个行业,而是要解决当下的发展阶段矛盾。

中国的一家新媒体平台虎嗅在一篇推送里说:(中国)我们正站在从发展中国家到中等收入国家的转折点上,单纯依靠廉价劳动力、加班和一腔热血,已经不能驱动下一阶段的增长了。当互联网已成为另一个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其面临的劳资矛盾就是当前中国发展阶段的一个痛点。但解决这种矛盾绝不意味着对奋斗的消解,无论是个人境遇的改变还是社会的发展都需要这种正向的力量驱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