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传达的信息很清楚:美国总统正在玩火。这只会让德国人想起1933年的国会纵火案,那场大火让希特勒和纳粹分子废除了让他们获得权力的魏玛共和国脆弱的民主制度。

痛苦的记忆并不仅限于德国。极权统治对欧洲来说并不是一个遥远的幽灵,而是现在仍活着的人曾经历的生活,在欧洲的大部分地区,特朗普对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和民主选举神圣性的攻击一直被视为一个不祥之兆。

默克尔本人的生活就始于共产党统治的东德。她眼看着人们对一个自由民主世界在1989年后必然出现的兴奋心情,随着威权主义政府的崛起破灭了。经常攻击自由民主世界基石——如北约(NATO)或欧盟(European Union)——的特朗普,似乎也想让世界向同样的限制自由方向倾斜。

特朗普已经失败。美国的制度经受住了这场混乱。恢复秩序后,拜登的胜利恰当地得到了国会的正式认可。

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确认了拜登的胜选,特朗普曾试图谋取彭斯的支持,推翻去年11月的大选结果。特朗普也发了声明,首次表示将在“1月20日有一个有序的过渡”。佐治亚州的两个参议员决选的胜利,确保了民主党将对参议院的控制,这是对特朗普的最后一个猛烈抨击,也为新总统推动自己的议程铺平了道路。

所以,一切终归都好了吗?并非如此。美国的信念和价值观——民主、法治、捍卫人权——在特朗普的总统任期里遭到了持续的攻击。鲁普尼克暗示,拜登“很难”再将美国投射为“民主共同体的召集人”,下届政府已发出信号,要回归美国的核心原则,其中包括“民主共同体的召集人”。

周三蜂拥在国会大厦里的暴民似乎反映了隐藏在其他地方的破坏性力量。
周三蜂拥在国会大厦里的暴民似乎反映了隐藏在其他地方的破坏性力量。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在一段时间里,世界其他国家会在美国寻求推动民主价值观时,以怀疑的眼光看美国。国会大厦被侵占的图片将存留下来,让那些想利用图片的人得以指出,美国最好不要在如何行使自由上教别人怎么做。硬独裁者和软独裁者都有了新的有力武器。

法国《费加罗报》在美国国会大厦遭围困的图片上发的大字标题是“民主分崩离析”。一篇社论暗示,特朗普也许可以带着“存在争议但并非微不足道的业绩”卸任。然而,“他的自恋超越了任何尊严,他粗暴地对待制度,践踏了民主,分裂了自己的阵营,让他的总统任期以栽进臭水沟而告终。”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