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即便是那些没有积极参与政变企图的人,也试图放特朗普及其追随者一马。麦康奈尔等了一个多月才接受乔·拜登(Joe Biden)当选。一位资深共和党人对《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说,“在这么一小段时间里迁就他能有什么坏处呢?”现在我们知道答案了。

最后,周三发生了什么?特朗普支持者在拜登胜选确认期间发起攻击完全是意料中的。那么为什么安保措施如此松懈?为什么几乎没有人被捕?

我们所知的情况表明,负责保护国会的人没有这样做,是因为如果人们看到他们将打着“恢复美国伟大荣光”旗号的人当暴徒对待,是有风险的。《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称,国防部官员担心军人出现在国会大厦台阶上会造成什么样的观感——在去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中,他们对此并不担心。但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报道称,国防部官员说,国会警方拒绝了提供帮助的建议。

而安抚法西斯主义者的企图最终肯定会再次鼓励他们。到目前为止,支持特朗普的极端主义者得到的教训是,他们可以对美国民主的核心机构发动暴力袭击,而且几乎不会面临任何后果。显然,他们将自己的丰功伟绩视为胜利,并且急于做更多事情。

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只要稍加关注,你肯定会感到担心——从现在开始到就职日这段时间,特朗普可能还会再做些什么。我肯定不是唯一一个担心就职典礼会出事的人。

在未能保护国会之后,我们怎么能确保在总统过渡期间会有足够的安全保障?不久以前,这样的担忧可能看起来有些偏执,但现在似乎完全合理。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