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20年,全球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各国经济活动受到冲击因而表现惨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的全球经济成长率为-4.4%,特别是疫情严重的欧美各国经济成长率多呈现负数衰退,与此同时,台湾反成“角落生物”,在一片低迷下维持经济成长率正成长。

国民党议员罗智强在脸书表示蔡英文任内,台湾对陆依存度史高。(Facebook@罗智强)

对此,南韩反共色彩鲜明的保守派媒体《朝鲜日报》认为台湾会有如此亮眼的成绩,原因在于领导者对中国大陆的态度,因为台湾在疫情第一时间就封锁中国大陆,建立“中国防火墙”,而且在经济政策上也不依赖中国大陆所致。

但《朝鲜日报》这番台湾表现良好的原因在拒中的说法,引发台湾内部蓝绿间的口水战。

例如,国民党籍台北市议员罗智强在脸书贴文表示,《朝鲜日报》的报道恐怕是活在平行时空。因为台湾的经济成长成绩,不是因为“脱离中国”,恰恰是蔡英文把台湾的出口“绑进中国”。他指出,在马英九任内,台湾对大陆出口的贸易依存度是40.9%。而蔡英文政府对陆的贸易依存度是史上新高的43.8%。

罗智强的说法触动到民进党的敏感神经,因为蔡英文自上任起便强力提倡要摆脱中国大陆经贸依赖,并重组非红供应链与大陆脱钩。因此民进党从党部到官方,从台湾陆委会到经济部,口径皆一致,称台湾对中国出口的增加,反而证明了中国大陆需要台湾,而不是台湾对大陆的依赖加深。

民进党发言人颜若芳称台湾对中国出口的增加,反而证明了中国大陆需要台湾,而不是台湾对大陆的依赖加深。(多维新闻)

不过,民进党的回应一方面肯认了两岸经贸交往密切的事实,但同时亦凸显其内心深处的忧虑。

首先,从台湾2020年1至10月的对外贸易成长率来看,中国大陆部分成长11%最多,尽管民进党大力鼓吹台美关系史上最佳,对美国的成长率也仅2.2%。,甚至在其他地区,像蔡英文最力推的新南向政策国家,反而年减了4.8%、欧洲地区也减少3.3%。这表示台湾对其他市场的表现显得疲弱不堪,更意味着台湾贸易的对口越来越少。

再加上台湾贸易协议签订数少,在关税上本身不具优势,因此造成台湾贸易孤岛的感受或将越来越深。

其次,台湾出口大陆仍以电子零组件为大宗,不可否认,这表示大陆确实需要台湾的产品。不过贸易是动态的,这种状态与需求并非永久。如果未来大陆自身就建立出ICT产业链,能够自力生产相关产品的话,台湾的优势就将不再。

华为旗下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半导体曾为台积电第二大用户。(Reuters)

再进一步言,在两岸贸易占比如此之大之时,假设中国大陆以经济手段制裁台湾,比如,直接封锁台湾资通讯产品进口的话,那么台湾怎么办,民进党政府是否还能跟社会大众说“影响不大”。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台湾知名光学厂、并曾为台湾股王的大立光在2020年第三季就因为受到陆企华为抽单而营收锐减,导致第四季难找到替补客户,毛利、营收双减。同时也使股王股价跌落约33%。

从台厂遭遇的状况可知,损失大陆客户对其整体营收冲击严重,那么,如果是整个大陆对台厂实施禁制令,后果将难以设想。纵使民进党政府再扛出护国神山“台积电”安稳民心,真的只会让台湾剩下台积电,对台湾长远经济发展极为不利。

总而言之,经贸关系是动态的,民进党在两岸间用尽话术就是要宣传台湾不必倚赖大陆,但关起门来,民进党政府仍须直面若大陆自身电子产业能量充足,且对台湾电子产品动刀的那一天。试问,届时状况若真的发生,台湾要怎么办?到时民进党为之胶着的就不再只是对中国大陆依赖加深与否,而是台湾失去大陆市场带来的厄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