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一天,美国电动汽车品牌特斯拉(Tesla)就在中国祭出“价格战”大招,即将上市的新车型Model Y降价15万人民币、10小时预订超过10万辆的新闻刷屏中国舆论场,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又将迎来一次血雨腥风的“洗牌”。而自2018年汽车销量首次负增长以来,中国燃油汽车市场洗牌早已开始,力帆、夏利、华晨、众泰等曾经显赫一时的中国汽车品牌先后破产。2020年年末,中国大陆与台湾唯一的合资车企东风裕隆旗下销售公司申请破产,在其背后东风裕隆已经停产一年多,东风裕隆或将成为近20年来第一家破产的合资车企。回顾台湾裕隆汽车发展历程,就如同中国大陆汽车品牌的一面镜子。

2004年台湾裕隆日产汽车发布新款汽车Teana即天籁,裕隆汽车创始人严庆龄养子、时任裕隆汽车董事长严凯泰亲自担任模特与新车合影。(中央社)

台湾裕隆汽车创办于1953年,由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机械系后留学德国柏林高等工业大学的严庆龄响应蒋介石“发动机救国”号召创立,创办之初就以“工业报国”、“为中国人装上轮子”为己任,立志发展台湾本土汽车工业。但基于当时台湾汽车工业几乎毫无基础,只能走市场换技术之路,相比之下,大陆在苏联援助下倒是在打开国门前具备了一定的汽车工业基础,尤其是商用汽车领域。

裕隆汽车第一合作对象是美国威利斯公司(Willys),即美军二战时期主力军车威利斯吉普车的生产商,1956年双方达成合作,裕隆引进当时美军主力军车威利斯M-38吉普车在台湾生产。由于威利斯仅提供技术并不参与生产,威利斯M-38的台湾版本裕隆LY-1项目推进极为艰难,但经过一年的努力终于在1957年成功上市。

裕隆LY-1虽成功上市,但威利斯吉普终究属于军车而非民用车,并不适合民用市场,裕隆终究还是一家民用汽车企业,在通过裕隆LY-1项目熟悉汽车制造研发的基础上还是要进军民用市场。就在裕隆LY-1上市当年,裕隆与日本日产汽车(NISSAN)达成技术合作协议,1960年裕隆与日产合作在台湾生产日产蓝鸟轿车,并合作至今。蓝鸟成为很多台湾人人生第一辆车,严庆龄也因此被誉为“台湾汽车工业之父”。

在裕隆市场换技术的同时,台湾国民党政府也对进口汽车征收高额关税,保护本土汽车企业发展。1980年代,台湾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风头正盛,裕隆汽车开始尝试发展自主品牌,以实现“为中国人装上轮子”的夙愿,推出了新汽车品牌“飞羚”,先后推出了“飞羚101”、“飞羚102”、“精兵601”三代产品。

由于技术原因,飞羚汽车本就品质不佳问题不断,再加上日产汽车对裕隆发展自主品牌心态微妙,时常联合与其关系密切的垄断裕隆汽车销售的台湾国产汽车在销售上压制飞羚,最终导致飞羚品牌失败,裕隆汽车也陷入了危机。1993年,第三代飞羚汽车“精英601”已经挂上了日产商标,1998年就连研发飞羚汽车的裕隆汽车工程中心也更名为“裕隆亚洲技术中心”,成为日产汽车全球众多研发中心之一。2008年,裕隆再次发力自主品牌汽车,创立“纳智捷”(Luxgen)品牌。

台湾裕隆汽车第一款汽车裕隆LY-1原型美国军车威利斯M-38吉普车。(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裕隆汽车很早就试图进军大陆市场,“飞羚101”就曾到吉林长春参加车展,2000年就与大陆国有汽车公司东风汽车组建了合资公司风神汽车,将日产蓝鸟轿车引入大陆生产。2001年蓝鸟轿车在大陆上市后,市场反应强烈,销售异常火爆。次年,日产汽车与东风风神组建合资企业东风日产,裕隆迅速被东风风神边缘化,沦为日产与东风合资的牵线红娘,至今东风日产年销量已经超过百万辆。

2009年,东风汽车与裕隆汽车再续前缘,在浙江杭州设立合资公司东风裕隆,将纳智捷品牌引入大陆,2011年东风裕隆第一款汽车纳智捷大7SUV在大陆上市,售价人民币18.8万元至26.8万元,远高于大陆自主品牌与主流合资品牌相当。适逢中国汽车市场高速增长期,上市9个月销量就突破2万辆,同期该车在台湾年销量也不过八千多辆,2015年东风裕隆年销量就超过6万辆。

然而,在经历最初的喧嚣与好奇后,纳智捷高油耗、可靠性不佳的口碑开始发酵,“加满油可以绕加油站跑三圈”、“买了纳智捷只有两天高兴,提车那天,卖车那天”、“凭一己之力养活无数汽修厂”等段子流行网络。2016年开始,纳智捷销量一路下滑,到2019年全年仅售出1,947辆,2020年前九个月仅售出77辆。事实上,纳智捷在台湾的日子也不好过,2020年12月台湾国产汽车上牌排名前二十被丰田、本田、福特、现代、三菱垄断,排名第二十位的现代途胜上牌量为198辆,未入榜的纳智捷销量可以想象。

纳智捷之所以在大陆汽车市场失败,关键还在于核心技术的不足,所谓市场换技术并未换来技术,高关税保护下不但未促进台湾本土汽车产业的发展,反而形成了合资车企既得利益集团,台湾主流汽车售价远高于大陆。大陆汽车市场走的也是市场换技术之路,时至今日,中国大陆已经放开外资车企在合资企业中的持股限制,并允许外资车企独资建厂。

以山寨闻名、被称为“山寨之王”的众泰汽车其母公司铁牛集团已于2020年破产。山寨汽车品牌的没落,显示出中国汽车市场已经进入重视技术研发的良性循环时代。(视觉中国)

一些外国车企如奔驰、宝马等已经决定提高其在合资企业中的持股比例,一些车企如通用、福特等则不为所动,之所以差别如此之大,在于中国车企自身的实力差别,或者说其自主品牌发展的差别,奔驰合作方北京汽车、宝马合作方华晨汽车自主品牌孱弱,上海汽车、长安汽车则实力强大,关键还在于上汽、长安等车企的技术研发实力,上汽旗下的荣威、名爵等品牌在海外市场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大陆民营汽车品牌起步与裕隆一般无二,都是白手起家,不同的是大陆民企起点更低,连市场换技术的资格都没有,只能从山寨起家。从山寨国外知名汽车品牌“逆向研发”,日本三菱发动机一统天下,到如今的正向研发、平台化发展,山寨车企、逆向研发车企在最近几年市场竞争的红海中纷纷被淘汰,比如“山寨之王”众泰汽车母公司铁牛集团于2020年宣布破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山寨车企退场、技术研发受到重视,实际上也是中国消费市场升级的结果,消费者对自主品牌汽车的认知和价格容忍度提高,同时对车企的技术要求也提高了,迫使企业加码研发。这一点尤为重要,凭借逆向研发就能在中国汽车市场立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而以中国汽车市场的体量,也足以诞生几家世界级车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