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修例风波爆发前,香港年轻人与港府的关系一直紧张。原因是,香港年轻人一直面对众多深层次矛盾,例如香港年轻人难以向上难动、毕业面对学债负担及难以购买房屋等难题。而在种种困境中,港府一一无力且未有积极解决,让两者关系一直紧张局面。港府认为年轻人好高骛远,而年轻人则认为港府无为。自修例风波爆发后,两者关系逐渐紧张,甚至演化为对立。在修例风波收场后,两者关系并未有所改善。

近日,中文大学赛马会公共卫生及基层医疗学院助理教授黎可欣在出席一个电台节目时表示,在疫情期间,由数间大学组成的团队,曾访问250名中学生有关对社会或港府的信任程度。结果显示,近87%学生表示不信任港府。团队认为,这是给予港府的警号,年轻人认为自身与港府官员应平起平坐,双方均应尊重及接受对方意见,年轻人亦希望影响社会,并不满足于在论坛发言。当然数据的真实性或见仁见智,而调查数目不多,结果或并不准确,不过却能确实反映问题存在。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的言论,反映港府无为。(HK01)

而团队成员,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系主任林一星指,现时情况紧张,认为港府与年轻人的关系已积聚不少火药,一旦出现导火线,将会有大爆发发生。他指,香港在疫情中面对困境,但同时是重建的好机会,建议港府可让年轻人参与社区建设工作及尝试听取年轻人声音,更强调港府应放下高高在上的态度。

事实上,港府在面对年轻人问题时,不时显出消极的态度。早前,香港15至29岁青年失业率达22.1%,20至24岁青年失业率是16.2%。对于年轻人面对失业困境,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指港府关心青年就业问题,更指年轻人不要挑拣太多,并指洗碗也是工作经验,强调年轻人要做好期望管理。此话一出﹐即时引起社会各界对港府的不满,当年轻人面对失业及难以向上流动的困境时,港府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呼吁年轻人放下身段。不难发现,港府的目的只是想失业率数字下降,而非真诚想方法解决年轻人的困境,港府的做法无疑是本末倒置。

另一方面,青年民建联早前曾访问201名18至30岁年轻人,结果显示,有98.5%受访者表示认同及非常认同现时香港楼价高昂。对于年轻人面对房屋困难问题时,港府同样展示无为的表现。创新及科技局局长薛永恒指,港府将会推出大湾区青年就业计划,鼓励年轻人加入在大湾区和香港都有业务的公司,更指受疫情影响,香港年轻人失业率较高,计划可提供工作机会给香港年轻人。薛永恒鼓励年轻人理解和参与大湾区的发展,更指内地的薪金虽然比香港低,但发展机会多,增长速度快。

当然,大湾区拥不少机遇,但港府面对一整代年轻人的困难时,第一时间想的不是改善年轻人的处境,而是把所有问题推给大湾区。港府这样的做法实则对香港、香港年轻人及大湾区都是三输局面。原因是香港作为大湾区的一部分,同样有责任及义务建设大湾区。若港府将所有“重担”及“困境”都推却予大湾区,大湾区其他城市的负担加重、香港竞争力减低、年轻人的困境没有得到改善。因此,港府首要做的是在香港优化年轻人的处境,而不是单靠大湾区解决香港问题。

张建宗在网志中提及,港府将会在新一年发挥“国家所需,香港所长”,而增加年轻人及香港的竞争力正是港府应深耕细作的头等大事,面对年轻人对港府不信任的局面,港府实在应有所反思,及尽力修补港府与港人的关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