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月6日清晨已临,美国佐治亚州(Georgia)两个联邦参议院席位在5日举行的次轮选举投票已然结束。美联社1月6日报道,民主党候选人沃诺克(Raphael Warnock)击败了共和党候选人莱夫勒(Kelly Loeffler),赢得了佐治亚州的参议院席位。接下来,就要看民主党候选人奥索夫(Jon Ossoff)与共和党候选人珀杜(David Perdue)的对决结果。

需要指出的是,这一次选举选票名单上虽然没有特朗普(Donald Trump),其结果却将决定这四年来“特朗普化”泥足深陷的共和党未来政治去向若何。

这次选举由民主党的33岁的纪录片记者奥索夫(Jon Ossoff)以及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曾传道的教堂的资深传道人沃诺克,对共和党原持有该两个议席的商人珀杜和莱夫勒。由于现时共和党稳控参议院50席,而民主党只得48席,民主党要则须全取两席,加上未来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参议院议长地位,才能低空飞过夺得参议院控制权。

当各界都关注此次佐治亚州选举将如何影响未来拜登施政之际,这次两党对垒的更深远影响反而可能是在共和党身上。

不在竞选名单上的“主角”

自特朗普2016年胜出共和党初选并当选总统以来,其煽动民众情感或党派仇恨、而不以理性论理说服选民的政治作风(欧洲语言中有源自希腊语的“demagoguery”一词去形容此等行为,此等政客则称为“demagogue”),透过社交媒体“直通”基层选民,早已逐渐将共和党骑劫,几乎将之变为只问对特朗普个人忠诚与否的政党。

奥索夫若能成功当选,他将成为近40年来就职时最年轻的联邦参议员。(美联社)

对于党内的“不忠诚份子”,特朗普将亲身号召选民将他们拉下马。在日前佐治亚州的参议院选举拉票活动中,特朗普就声言会在一年半后展开对付该州共和党州长和负责选举事务的州务卿的选举活动(因为他们不愿为之推翻该州总统选举结果)。在近九成共和党人已成特朗普“铁杆粉丝”之际,不少共和党人也不敢逆特朗普之意而行。

本来份属温和保守派的两位佐治亚州共和党参议员,在选举的压力下,也换上了特朗普死忠份子的面具:珀杜此前在拉票活动中特意嘲笑贺锦丽的名字(“Kamala”),以凸显后者的少数族裔身份,又曾表明此次选举与政策议题无关;莱夫勒也多次表示她以与特朗普站在同一阵线为荣,并以“极端社会主义者”无端标签其对手。

在他们的竞选集会上,无论特朗普在席与否,珀杜和莱来勒也不是共和党支持者心中的选举主角——他们支持的是特朗普,是因“选举舞弊”受屈的“美国史上最佳总统”。

1月4日,特朗普出席佐治亚州竞选活动为共和党候选人拉票。(美联社)

对领袖忠诚已威胁美国民主

在各种政策议题和政治宣传口号上跟从特朗普尚属其次,然而在2020年的大选后,共和党人更被不愿认输的特朗普带领走上可能动摇美国整个民主体制的道路。一些人在特朗普种种司法挫败、未能提出选举舞弊(相对于个别失误或不当行为)的证据之后,逐渐接受拜登的胜利;而共和党在下届政府中最具权力的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则在12月中各州选举人投票作实后承认拜登胜选。

可是,到了这一刻,为数不少的共和党众议员,以及至少12名共和党参议员依然声言会在1月6日的国会两院点票场合上挑战选举结果。

连被认为是较正直温和的传统共和党人、负责主持各州选举人票点算的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也不得不避免回应特朗普及其死忠份子呼吁他推翻选举人票的诉求——据报彭斯已私下向特朗普表明他无权推翻选票,可是他近日在佐治亚州拉票时,也只敢含糊不清的声言:“我想向你们保证,我分享上百万美国人对投票不当行为的担心。我向你们承诺,当1月6日来临,我们将会在国会有属于我们的一天(have our day)。”

由此可见,特朗普“直通”共和党选民的威力,已经到了共和党人不得不冒上破坏美国民主体制之险而为之折腰的地步,否则很可能会乌纱不保,或断丧未来政治前程。

共和党的“第三条路”?

然而,除非美国的选举制度溃败于一夕,特朗普对共和党人的控制权依然是取决于他能鼓动多少选民去支持共和党,让共和党能够在美国各个级别胜者全取或多数全取的选举中获胜。

这一次在特朗普继续以推翻总统选举结果为主打的背景下举行的佐治亚州选举,就成为了特朗普未来“能否”或“如何”继续将共和党变成其个人政治机器的试纸。

就当地时间1月6日凌晨1时的点票结果而言,民主党两位候选人有望以轻微差距全取两席(其中沃诺克的一席似乎已稳定)。

此等结果将导致如今奋身紧随特朗普路向的共和党人反思跟从此政治路线还有否其实质价值。问题在于:佐治亚州的人口变化其实反映了南部多个共和党州份的转变,即使紧从特朗普可助自己赢得共和党的党内支持,如果这条路线在选举中不能营造多数,或者至少获得多于反特朗普阵营的民主党票数的话,这条政治路线是将是“自取灭亡”。

共和党选民在选举夜深时等待选票结果。(美联社)

这种考虑也许会导致部份共和党政客离弃特朗普,使其政党回归传统保守派,甚至走上在政策上,而非在宣传上更亲近工人阶层或少数族裔的路向,争回流失到对方阵营的选民支持,以凑够能够胜选的多数。

然而,此举的难题在于,无论佐治亚州选举的最终结果是否由民主党全取,两党的选举结果都极其接近,显示出共和党选民基本盘对特朗普的“不离不弃”——在1月20日特朗普离开白宫后,“离弃特朗普”将是一场重大赌博,博的是到2022年或者日后的选举到来之时,下野的特朗普还能不能保持到对共和党主体选民的号召力。如果善于宣传煽动的特朗普不失其影响力,“离弃特朗普”将是几乎任何共和党政客“自取灭亡”的最佳捷径。

这次佐治亚州选举过程顺利,未见以往亲身投票时所遇的票站排队人龙。(美联社)

如果佐治亚州的结果果真是共和党人痛失两席的话,共和党人或将会困于两条“自取灭亡”道路之间:过度倾向于前一条路线,则可能会输掉选举;过度倾向于后一条路线,则会失去共和党基本盘的支持。同样的困局,也是不少共和党人这四年来所面对的局面——这在麦康奈尔,以至彭斯等人的种种小心谨慎的政治表态上可见。

不过,路有预先设定的,也有自己走出来的。在上述忠于特朗普和离弃特席普之外,共和党人还有“第三条路”。这就是有意识的让失去白宫权力的特朗普逐渐失去“直通”共和党选民的能力,即是说在不明白舍弃特朗普路线和口号的前提下,另觅一个可以取代特朗普Twitter帐号的共和党宣传机器。这条路并不好走,却是共和党寻回或重建自身政治定位的唯一出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