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果壳

  从剑桥大学博士毕业的蔻依•怀特(Chloe White)生活在美国的盐湖城,是一名科研人员。看似成功的人生中,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怀特——她四肢健全,却喜欢坐着轮椅上,她认为双腿并不属于自己,此生的夙愿是“从腰部以下瘫痪”。

坐在轮椅上的怀特与她的心理咨询师 | Laurentiu Garofeanu / Barcroft U坐在轮椅上的怀特与她的心理咨询师 | Laurentiu Garofeanu / Barcroft U

  怀特第一次产生这种想法是在 4 岁那年,当时她拜访了因车祸双腿残疾的姨妈,感觉到“自己也想像姨妈一样”。9 岁时,怀特策划了一起“交通事故”,她骑自行车从高处冲下来,企图达到双腿瘫痪的目的。但这次事故只让她在床上休养了一段时间,并且听到医生的忠告之后,幼小的她才明白,不成熟的自毁计划还有可能导致死亡。

  怀特只能暂时怀揣着这个秘密生活,独处时就假装自己是残疾人。40 多年以来,她始终没有放弃让双腿瘫痪的念头,她希望能发生意外事故让双腿消失,也尝试求助私人医生帮她进行截肢手术,但都未能如愿。在多次求医未果后,2008 年,怀特终于被正式确诊为“身体完整性认同障碍症(Body Integrity Identity Disorder)”,简称 BIID。

  被误解的病症,是倒错的性欲吗?

  BIID 是一种罕见的心理疾病,患者通常认为,身上某些健康的器官并不属于自己,他们会幻想或者实际切除这部分器官,从而达到心理上的满足。

  虽然对 BIID 群体的认知才刚刚起步,但关于这种病症的描述,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出现。瑞士苏黎世大学医院的神经心理学专家彼得•布鲁格 (Peter Brugge)讲述过一个案例:18 世纪晚期,一位英国病人去到法国,要求一位外科医师帮自己截掉健康的腿。被拒绝之后,他甚至用枪逼迫医生执行手术。术后,病人寄给医师一笔钱和一封感谢信,并在信中写道,他的腿是阻碍自身幸福的“一种无形障碍”。

残缺还是完整?| Pixabay残缺还是完整?| Pixabay

  但这些零星的案例只被当做奇闻异事,封存在了历史之中。直到 1977 年,医生约翰•蒙内(John Money)才第一次将此纳入到学术研究之中。蒙内记录了两个想要截肢的男人,他们都提到,这种切割欲望往往伴随着强烈的性唤起——从青少年时期开始,他们在性幻想时往往需要借助于肢体残缺的幻想,才能达到更好的高潮体验。

  因此,蒙内认为这种病症的症结在于性欲的倒错,是一种特殊的性癖好,并将其命名为“截肢癖(Apotemnophilia)”。此后数十年,对这一病症的治疗重点也始终在于性欲校正。

  想要成为自己,先切掉“多余”的肢体?

  2005 年,《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V)的主编之一迈克·菲斯特(Michael B。 First)对 52 名患者进行了深度访谈。在细致了解他们切割健康肢体的目的之后,菲斯特认为,这类看似怪诞的行为其实是为了寻求一种“完整自我”的状态,而实现完整的方式便是切割掉“不属于自己的肢体”。自此,这一病症被正式命名为“身体完整性认同障碍症”。

  菲斯特还提到,那些做隆胸、隆鼻等整容手术的人,其实也是对自己身体器官的不认同。只不过,整形的人选择把器官重新塑造,而 BIID 患者则是想要彻底去除它们。

菲斯特认为,想要整容也是一种对自己身体器官的不认同菲斯特认为,想要整容也是一种对自己身体器官的不认同

  2012 年的一项问卷调查中,54 名接受调查的 BIID 患者也表示,他们想要改变躯体形态的主要原因,是希望获得自身完整或内心满足的感觉,性动机反而是次要的。

  这项研究还发现,患者虽然较少出现严重的躯体或者精神类并发症,但可能长期存在抑郁症状和情绪障碍。这可能是因为切割身体的欲望变成了一种强迫性的信念,它会时刻提醒患者——你需要赶紧切除不属于你的肢体。

  哪里出了问题,心理还是大脑?

  BIID 患者往往在童年早期就开始出现症状,而且大多数在童年得不到重视。心理学家理查德·布鲁纳(Richard L。 Bruno)认为,当患者发现受伤可以得到家人的关注之后,这种“自残以得到照顾”的想法可能会不断强化,最终导致他们想要通过切割自己,来持续获得身边人的爱。

心理学家认为,BIID或许与被忽视的童年有关 | Pixabay心理学家认为,BIID或许与被忽视的童年有关 | Pixabay

  神经病学专家们则认为,这很可能是肢体与大脑之间的映射出了问题。简单来说,躯体的每部分结构,都可以映射到大脑皮层中对应的位置;而且,映射的大小与形状可能随着经验发生改变。不论是先天的发育不全,还是后天严重的肢体或脑部创伤,都有可能造成身体与大脑之间的映射错误。

  关于映射错误,神经病学家奥利弗·萨克斯(Oliver Sacks)曾提过一个例子:有个年轻人起床后发现自己床上有“一条陌生的腿”,他以为是一截断肢,于是用力将其扔了下去,结果他自己却掉下了床——这就是他自己的腿。医生在年轻人的大脑顶叶发现了一个肿瘤,切除之后,年轻人“感觉自己的腿回来了”。

在一项实验中,科学家将猴子的手指缝合,随后猴子大脑皮层中手指的映射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认知神经科学》在一项实验中,科学家将猴子的手指缝合,随后猴子大脑皮层中手指的映射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认知神经科学》

  通过大脑成像技术,神经科学家维拉亚努尔·拉马钱德兰(Vilayanur S。 Ramachandran)发现,部分 BIID 患者的大脑右侧顶上小叶异于常人。这一区域可以让人们觉察到自己身体部位的存在,并且对于各个部分之间的关系有清楚的认知。如果这一区域受损,人会缺少对身体整体性的感知,产生“某些器官并不属于自己”的错觉。另一项研究则显示,相较于正常人,BIID 患者的小脑以及前运动皮层的灰质体积存在异常。

  BIID 的病因究竟是源于心理还是生理,学界目前并未达成统一意见。对病因的不同解释,也衍生出了不同类型的治疗方法。

  除了截肢,还有其他疗法吗?

  有些患者选择直接切除了健康肢体,他们表示,切除似乎可以减轻 BIID 症状,并且让生活质量有所提升。但与此同时,很多 BIID 患者在切割过程中被严重感染甚至死亡;有些患者在切割之后,还产生了“想要切割更多”的想法。因此,切割肢体并不是一个好的治疗方案,研究者们开始探索更多无创的方法。

 断臂维纳斯 | Chosovi / Wikimedia Commons 断臂维纳斯 | Chosovi / Wikimedia Commons

  心理学家尝试过传统的心理咨询、抗抑郁药物等方法。这些疗法确实可以减轻患者的强迫程度,缓和他们因无法切割肢体所产生的焦虑和抑郁,但却很难彻底打消他们截肢的欲望。也有研究者尝试了搭配音乐的运动疗法,这可以恢复患者的大脑与身体之间微弱的神经连接,但是如果肢体与大脑之间的投射已经完全消失了,那么这种疗法则基本无效。

  认为 BIID 是源于大脑映射出错的拉马钱德兰,则设计了一种镜像视觉反馈疗法。这种疗法原本多用于帮助失去肢体的人适应残缺的身体,他尝试着将这种疗法结合 VR 技术,让 BIID 患者重新建立关于肢体的正确感知。除此之外,很多脑科学技术也陆续被应用,比如重复经颅磁刺激技术(rTMS)可以提高患者的感觉辨别能力,帮助大脑皮层重建正常的肢体映射。

 使用rTMS进行治疗时,会在患者头上放置一个电磁线圈丨Baburov / Wikimedia Commons 使用rTMS进行治疗时,会在患者头上放置一个电磁线圈丨Baburov / Wikimedia Commons

  目前,对于 BIID 的治疗仍旧停留在探索阶段。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对这一病症会更加了解,生理与心理的救助也将会更加完善。或许当我们掀开了猎奇与怪诞的表象,才能真正帮助患者“锯掉”痛苦,留下完整的躯体和自我。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