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医生艾芬遭遇医疗事故,她没有选择私了,而是向社会吹响了哨子。(微博@急诊向日葵艾芬)

那个为新冠疫情“发哨子的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再次站了出来,这次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民众,为了中国民营医院的规范化发展。事情的起因是,2020年5月因为眼疾,艾芬去爱尔眼科看病,结果病不但没有治好,反而让其右眼几近失明。

2020年5月艾芬视力明显下降,因为爱尔眼科比较知名,所以到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就医,诊断其右眼有白内障、屈光不正的问题,于是该院副院长王勇为其做了晶体植入手术。不过,由于该做的检查不彻底,“只检查了眼底中央,没有检查眼底周边,未发现眼底变性”,导致手术效果不理想,且延误了艾芬治疗眼底变性的时机。5个月后,艾芬右眼视网膜脱离,接近失明。

按照正常的医疗程序,进行彻底的眼底检查是基本前提,只有确保眼底没有问题,才能进行晶体植入手术,不然手术无效;如果眼底有问题,要先治疗眼底疾病,然后再根据具体情况考虑是否进行晶体植入手术。显然,在艾芬事件中,爱尔眼科没有按程序进行科学治疗,存在严重的漏诊、误诊情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晶体植入手术有2.9万元人民币的收入,而眼底变性治疗很便宜?所以,艾芬表示“我有理由怀疑:爱尔在趋利。”

医院不是想着治病救人,而是时刻想着怎么盈利,这确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更可怕的是中国有一些私立医院(少数公立医院)一切以从病入身上榨取金钱为目标,完全没有医德和良知,且很难受到监管。因为被医院骗钱而被耽误的中国病例已经很多,艾芬或许是最新的受害者,但不会是最后一个。

谁来对这些无良的医院进行监管,受害者如何通过合法的途径来有效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是艾芬站出来发声,对中国最有价值的审问。本来艾芬可以像很多人劝她的那样,秘密与爱尔眼科私了这件事。相信,以爱尔眼科的强大实力,艾芬应该能够从中得到不少金钱补偿。但艾芬没有选择金钱,而是选择公开,让中国社会正视医院存在的问题,探讨监管医院更有效的方法。可以说,艾芬还是那个倔强的“发哨子的人”,她再次用自己惨痛的教训向中国社会吹响了“哨子”,以避免更多的人被无良医院伤害。

事实上,在面对强大的医院时,受害者往往处于很弱势的地位,很难成功维权。即使像艾芬这样的知名医生也很难收集对自己有利的医疗证据,可以想见其他普通人更是束手无策,几乎只能被医院强势压制。虽然中国有医疗事故鉴定程序,但其权威性似乎还没有得到公众的普遍认可。另外对于缺乏医德的医生怎样惩处,由谁惩处,好像也没有一套完整的规章制度和执行机制。

艾芬的病历上写有“眼底未查”、“术后结果取决于眼底”等字句。(微博@上观新闻)

无良医院、无良医生仍时常见诸媒体版面,侵害患者的权益,这显然是走向现代的中国要解决的重要民生问题之一。中国需要建立严格的监管机构,受理医疗事故受害者的投诉,做到客观公正的处理相关问题,对无良医生、无良医院零容忍,让他们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1月4日,爱尔眼科发布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声称艾芬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同时也承认,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在此事件上存在医疗管理规范执行不到位、责任心不强的问题。同日,艾芬通过个人微博回应了爱尔眼科集团的核查报告,她认为“该报告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推卸责任。”

作为在中国有几百家分院的知名私立医院,显然爱尔眼科并不想果断承担责任。艾芬要得到公正的结果,恐怕还需要更多的努力。以艾芬医疗事件为契机,中国或许要听懂艾芬此次“吹哨子”的价值,着手从根源上,建立一套解决此类问题的有权威性的评断机制,用最大的努力杜绝无良医生和无良医院,切实维护医疗事故受害者的权益。这一次艾芬不是孤独的,很多人正与她一起吹响推动社会变革的哨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