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高估广告的影响力,”她曾在1974年对《纽约时报》这样说。“我们知道广告是多么的无效,因为我们已经失败过很多次了。”

这些想法并非她身上唯一具有革命性的东西。那个时代的大多数雇主会给怀了孕的女员工发解雇金,因为他们认为女员工一旦生完孩子,就不会回来工作了。1963年,杨雪兰要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坚持不那样做,而是要求精信广告公司制定了其首个产假政策。

公司显然认为值得为她这样做。1983年,全球经济衰退迫使广告业削减研究预算时,精信却反其道而行之,成立了名为精信战略营销(Grey Strategic Marketing)的研究子公司,由杨雪兰任总裁。她赢得了包括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在内的《财富》500强(Fortune 500)名单上的很多客户。1988年,通用汽车把她从精信挖走,让她担任负责消费者市场开发的副总裁。

上任后不久,杨雪兰就开始推动她的新雇主投资中国市场,后来她被调到上海,帮助管理与中国上汽集团成立的合资企业的发展,这家市值10亿美元的合资企业在中国生产别克汽车。

在杨雪兰看来,许多美国公司没有意识到中美两国之间的文化差异之大,同时也没有意识到弥合这些差异的可能性。她鼓励通用汽车通过教育和文化交流来扩大公司高管对中文和中国社会的接触,这也是她后来在艺术工作中强调的焦点。

其实,就在她继续领导通用汽车在亚洲扩张的同时,她也越来越多地涉足文化和非盈利活动。1989年的天安门大屠杀之后,杨雪兰与马友友和贝聿铭等其他著名美籍华人一起成立了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一个致力于推动跨太平洋对话的组织,她出任首任会长。她也曾担任从百人会独立出去的美中文化协会(U.S.-China Culture Institute)的首任会长。

1999年,杨雪兰离开了通用汽车,成立了自己的咨询公司。但她真正的热衷是音乐,以及音乐带来的文化外交。在接下来的20年里,她成了在中国推动西方古典音乐的重要力量,还为试图在美国取得成功的中国古典音乐家当赞助人,为他们提供建议、引荐,甚至个人资助。

2019年2月,杨雪兰在纽约爱乐乐团的春节联欢晚会上。虽然她曾经想当一名职业钢琴演奏家,但她送给音乐的最好礼物是支持他人的才华。
2019年2月,杨雪兰在纽约爱乐乐团的春节联欢晚会上。虽然她曾经想当一名职业钢琴演奏家,但她送给音乐的最好礼物是支持他人的才华。 Amy Lombard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作为底特律交响乐团(Detroit Symphony Orchestra)、上海交响乐团,以及纽约爱乐乐团(New York Philharmonic)等机构的董事会成员,她设立了交流项目,安排巡回演出和音乐会。在有些音乐会结束后,她在自己曼哈顿的家里举办派对,让政治要人与崭露头角的大提琴手和歌唱家们交际。

“作为一名华人音乐家,你一到纽约就马上认识了杨雪兰,”美籍台湾裔钢琴家吴菡说。“她是文化界一位不声张的巨人。”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