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2020年8月20日,英国爱丁堡,在疫情封锁期间,旅客们站在画好的圆圈中保持社交距离。(VCG)

回顾满目疮痍的2020年,新冠疫情(COVID-19)夺去了百万人的生命、摧毁了大量工薪阶层赖以生存的经济产业、让本来就脆弱不堪的世界体系承受了更大的考验。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很多发达国家暴露出了长期存在的弱点。展望2021年,尽管新冠疫苗已经研制成功,但是疫苗分发和接种程序仍需要漫长时间,新冠疫情将继续改变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事实上,新的世界秩序已然逐渐显现。

突如其来的全球健康危机不仅是检验各国卫生医疗体系的标尺,更是检验社会价值观和国家领导力的试金石。健康危机不分国界,直到最后一个病人痊愈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完全脱离危险。也正因为新冠疫情是一个相互关联性的复杂跨国问题,因此需要各国领导人积极寻求多边合作,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对抗疫情,而不是像美国总统一样推卸责任,采取孤立主义的无效政策。

事实证明,美国政府也并不是国际事务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没有了美国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和没有美国参加的全球新冠疫苗计划(COVAX,已有172国参与)都在良好地运行,反而是美国本土正在为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错误决定付出惨痛代价。任何尊重科学,服从指引的国家必将在后疫情时代脱颖而出。较好控制住疫情的亚洲国家在新的一年里,经济将迅速反弹回疫情前水平,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心。这与仍在新冠高峰期的英国、美国等西方国家形成鲜明对比,预示着权力正加速由西方向东方转移。

最受疫情影响的就是全球化进程,世界变得越来越保守和闭锁。严峻的世界经济形势并没有让政治对抗偃旗息鼓。个别国家为了获取地缘政治的利益,仍通过经济制裁、抵制特定商品以及武器化金融力量等措施人为阻止经济恢复活力,如中美贸易战、经济制裁伊朗等。国际社会本可以转危为机,借由全球健康危机,开创全球合作新时代,但是新冠疫情并没有改变国际对抗的轨迹,埃塞俄比亚、索马里、阿富汗的战争仍在继续,中国和印度的对峙也尚未降温。

2020年12月7日,苏丹东部,一个逃离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冲突的家庭站在乌姆拉库巴难民营的临时避难所内。(AP)

唯一的好消息可能就是特朗普政府因为应对疫情不利未能成功连任,及时阻止了美国在极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如果特朗普继续连任,那么重塑国际秩序的因素将不止是新冠疫情,气候变化、零和博弈的大国竞争和伊朗核问题等都可能成为重新定义世界秩序的转折点。

放眼后疫情时代的2021年,我们将进入一个国际秩序斗争的新时代。全球健康危机让我们更加清楚的意识到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应对如此巨大的挑战。但是令人悲哀的是,个别国家一边偿还着拒绝国际合作的代价,一边继续鼓吹民粹,大肆参与国际对抗。

能够摒弃这种落后观念并抓住机遇快速重塑经济的国家将在后疫情时代掌握更多话语权,这也是为什么各国政府在加快引导投资、刺激产业创新、出台扶持政策以及签订消除贸易壁垒的多边协议,如“中欧投资协定”。越是在全球化停滞不前的艰难时刻,越应该本着互利共赢的开放态度,积极深化国际合作,为全球经济复苏打入强心针,打破孤立主义政策,重新定义稳定可持续的全球秩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