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高墙使该岛免于传染的肆虐,但如果世界上其他国家接种疫苗,放松防御,它们也有可能使台湾陷入经济和政治孤立。

陈时中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政府不太可能在这些政策上让步,除非出现一种被证明是对抗病毒的持久武器的疫苗。他表示,台湾不会像其他地方一样,在公众压力之下放松封锁,后来又不得不再次收紧。

台湾卫生部长陈时中是该岛防疫工作的代言人。
台湾卫生部长陈时中是该岛防疫工作的代言人。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认为还会有一波,”他说。“因为大家都觉得,‘我打了疫苗,或者我就下个礼拜我就要打了,我等了这么久,我应该free(自由)了,对不对?’”

一旦有更多证据表明目前的疫苗能提供持久免疫力,“那个时候才可以真的比较稍微放松一些,”他说。

随着全球各地开始接种疫苗,其他地方也将面临如何以及何时放松新冠边境管制的问题,如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他们将其地理上的岛国性质当做了抵御疫情的主要手段。

在没有遭到公众强烈反对的情况下,台湾坚守入境限制和隔离措施的时间已经比许多政府都要长得多。在疫情期间,该岛的经济与世界经济一样放缓,但仍以相当快的速度增长。

日本和韩国是另外两个应对疫情措施受到称赞的亚洲民主国家,但如今都在狼狈应对大规模暴发的新感染。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