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传出大陆提醒台湾旅客的核酸检测证明书若出现非正式名称,将拒绝入境。台陆委会日前则强调,台湾不存在“武汉肺炎”污名化问题,也不考虑禁用该字眼。对此,台湾前司法院大法官苏永钦质疑,台湾到底要“武汉肺炎”到几时?感觉好像碰到政治都可以没有底线了。

苏永钦指出,虽然法规有精准使用名称,但台湾行政部门满纸“武汉肺炎”,说新冠肺炎的好像已经是口误。(陈卓邦)

综合台湾《中国时报》报道,针对大陆国台办痛批台湾刻意使用“武汉肺炎”的污名化称谓,用心卑劣,台陆委会12月31日回应称,台湾是言论自由社会,对于各界如何称呼,台政府从未加以提倡或未予限制,根本不存在陆方所称污名化的问题,并强调从不考虑禁用任何字眼称呼。

台湾政大讲座教授、前司法院大法官并任副院长苏永钦日前刊文指出,WHO早在2020年2月11日就正名为COVID-19,至于其中文是不是“新冠病毒病2019”、“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则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武汉肺炎”既非WHO明定的名称,也绝对不是医界的共识,只是传染病爆发后,在台湾及少数国家新闻上的用语,2月12日以后,除了台湾就没有再见于其他地方。

苏永钦指出,为利于信息传播,易读易懂,各地应该还是有依其文字命名的自由,只是WHO已决议明确排除以地理位置、动物、人类个体或群体为名,以免造成“污名化”,各地若不照这个国际共识去做,纵然不会被制裁,但若因此遭到某种报复措施,将不会得到任何国际上的同情,应该是自明之理。这是各地都不再以武汉或中国为名的主要原因。

苏永钦表示,使用“武汉肺炎”的台湾几乎独步全球,政府首长在国会殿堂用之,政府机关内外行文用之,或用“COVID-19(武汉肺炎)”,影响所及,唯政府是从、大概七成八成的媒体也“武汉”到底。但法制上最重要的《防治及振兴纾困条例》用的却是最精准的“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COVID-19)”,只是到了行政部门又是满纸“COVID-19(武汉肺炎)”。

他说,指挥防疫大事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几乎都用“武汉肺炎”,说新冠肺炎的好像已经是口误,更不要说总指挥陈时中了。医师们用词用语的专业精准,一直是台湾民众心里最深刻的印象。“现在的感觉,好像碰到政治都可以没有底线了”。

苏永钦表示,虽然不知道核酸检验证明书如何记载,但台湾检验机构的公告绝大多数都套用“COVID-19(武汉肺炎)”的“不正确”名称,只有一两家用的是新冠肺炎,如果检测证明也是如此,那这个关起门来精神胜利的把戏真的就要让人当面捅破了。“或者终究还是面对现实,摸摸鼻子把规定改成正确名称?”

面对大陆已有第一款获准上市的新冠疫苗,台陆委会日前呼吁台人注意风险,并请陆方不要把台人视为疫苗试验的试验品。(新华社)

苏永钦认为,台湾真正可以骄傲的是追求文明的态度,只要保持这种态度,在国际事务上理直而气平,台湾自然有光。“自认更文明的中华民国,也许更该关注那几位失踪的公民记者,而不是拼了老命去污名化武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