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官方的友好并没有持续太久。

两年后,毛泽东发起了反右运动,包括傅雷在内的数十万中国知识分子受到迫害。许多人遭受折磨、被流放到劳改营。当时在波兰华沙音乐学院(Warsaw Conservatory)学习的傅聪被要求回国接受几个月的“改造”。

回到华沙后不久,他发现自己陷入两难境地。目睹国内日益动荡的政治气候,他知道,如果毕业后他像政府期望的那样回到中国,他会被要求谴责自己的父亲,这样的事令人难以想象。

因此,1958年12月,傅聪逃离共产主义波兰,来到伦敦请求政治避难。

“关于我的离开,我总是感到遗憾和痛苦,”他在采访中回忆。他说,中国有那么多知识分子遭受苦难,但他却逃跑了。“我很不安,好像亏欠了所有的朋友,”他说。

叛逃后,傅聪与在上海的父亲保持着书信往来——这项特权据说是经中国总理周恩来的批准。

然后,在1966年,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这是一场颠覆中国社会的十年动乱。激进的红卫兵指控巴尔扎克和伏尔泰等作家的译者傅雷有“资本主义”的艺术品味等各种罪行,对他们夫妇进行了数天的羞辱和折磨,最终这对夫妇像当时许多中国人一样被迫自杀。当时仍在伦敦的傅聪直到几个月后才得知父母的死讯。

1981年,毛泽东统治结束后的中国政府为傅聪的父母恢复了名誉,傅雷写给以傅聪为主的家人的书信在中国出版。《傅雷家书》中充满忠告、鼓励、人生教诲和严厉的父爱,成了中国的畅销书。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