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的IPO受阻,阿里巴巴和美团都被实施反垄断调查,不少人认为中共的“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主张背离了它的改革开放政策,开始了一个向左转的周期。据闻马云甚至提出将部分蚂蚁金服股权交给中央,化解中央对这家公司的不满。如果传闻属实,或许互联网巨头们以为中共要革资本家的命。如此“优秀”的企业家亦对自己国家的价值观一头雾水,这是什么原因?

最近,中国金融科技平台蚂蚁集团上市暂缓和被监管部门约谈,引发舆论广泛关注,被视为中国政府整顿金融秩序的重要案例。(Reuters)

中国的改革开放确实让人不再容易区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对中共的价值追求不采取开放和客观的研究态度,只是用“专制”两个字去愚弄自己,根本看不到真相,以为中国实施的是国家资本主义,认为中国已经放弃社会主义。其实西方依然认为社会主义是进步价值,只是它过于理想化,无法实现。或许站在资本主义的山脚是难以看见社会主义的喜马拉雅峰峦。西方社会习惯了政治家的甜言蜜语,不再愿意费心去思考政治论述,不明白“让部分人先富起来”是严肃的承诺,更意想不到中共真的会坚持“共同富裕”。

偏见源于“聪明人的傲慢”

聪明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傲慢,聪明不只是一种脑部运动,它是结合现实和思维的共同动作,不能对现实视而不见。傲慢让聪明人不认真认识陌生事物,以为经验就是智慧。西方在面对陌生和现实的中国时,同样存在聪明人的傲慢。中共最近要求自己的领导层必须“学懂、弄通、做实”习近平社会主义思想理论体系就是要避免这种错误,这看似是普通不过的要求,却隐藏着作为从政者应有的智慧——懂、通、实。西方难以认识陌生的中国,就是犯了“学不懂”、“弄不通”、“做不实”的错误。

如何“学不懂”?中共一直在介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计划和战略,宣示自己的国家目标,但西方却没有听懂。他们认为中共专心于霸权,不接受中国的民族复兴毫无夺取美国超级大国地位的意思。中国梦就是“不挨饿、不挨打、不挨骂”,中美关系不是零和博弈、你死我亡。英国和德国被美国超越,但它们变得寒碜了吗?俄罗斯不再是超级大国,俄罗斯人不见得就一蹶不振。如果数字上中国超越美国,也不代表什么。美国是否伟大不在于别人的衰落,而是取决于美国能够管理好自己。中国如果富强了,只要不是通过对外征伐,殖民他国,这才叫超越,除此之外,数字上的表现说明不了问题。美国如果学懂中国以往是如何犯错误、更正错误、改革自己,或许能帮助美国再次伟大。

如何“弄不通”?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完全无关,就算在某些方面有相类似的设计,就好像两个人都有眼耳口鼻,但他们并非同一个人。相反,既然都有眼耳口鼻,为什么又会因为肤色和发展阶段不同,或宗教信仰不一样,而被区分为低级或高级、文明或野蛮、发达或落后?如果真的重视人的权利和自由,为什么又会认为教训或改正别人的生活方式是自己的权力?每个民族、国家、群体都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如果连民主自由包含着多样性都弄不通,就不会看见隐藏在表象背后的事物本质和运动规律。

早在《易经》的记载中,“通”就是传统思想中的大学问,《说文解字》更给出了深刻而简要的解释,“通、达也”。不通就是达不到,没有了解到事情的真实一面,不少人对中国的认识就停留在这个层次,其中最弄不通的就是中国的社会主义。苏联要统领世界,但与它追求社会主义无关,是它的霸权基因在作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追求人民的“共同富裕”,中国的基因从来没有霸权,将中国和苏联等同起来,就是弄不通它们之间的差异所在。

如何“做不实”?西方政客喜欢做出美丽的承诺,却无法做实。种族冲突在过去一百多年困扰着美国社会,就是因为没有做实承诺。当民主自由不再与公平正义相关,它又如何可能“做实”?

中国的政治家不是服务几年、走个过场的政客或官僚,或者是轮流坐庄的政治力量,他们的政治承诺不应该是政治公关的轻浮论述,用些借口就可以改弦易辙。《汉书》中有句古语“实事求是”,就是指将事情“做实”才可以得知事物的本质以及它的内部联系。毛泽东将“实事求是”视作中共的核心指导思想,赢得了革命,邓小平就是通过“实事求是”意识到中国必须实行改革开放,它是中共的庄重承诺,后来的领导者有责任持续落实。习近平也是在此基础深化改革,他推动的“共同富裕”就是延续邓小平的“部分人先富起来”,民族复兴就是延续毛泽东和孙中山先生的遗愿。这就是“做实”的过程。

习近平时代中共所主张的“强化反垄断”和坚持“共同富裕”,其实是对邓小平时代改革开放的深化。图为2020年10月14日,习近平在深圳莲花山公园向邓小平铜像敬献花篮。(新华社)

大家都应该管控垄断

可惜,不少人无法“学懂、弄通”中共是沿着这条路径“做实”中国的改革与国家建设。中共要求领导成员“学懂、弄通、做实”,是要说明他们的工作如何与中国人民的切身利益相关,它与外界对中国的不懂、不通、不实并不在同一层次上,但思想是一致的。

西方对中国的不懂、不通主要因为它缺乏了解中国国情的理论基础,亦未曾专心研究如何从与中国的交往中解决对“懂、通、实”的困惑,无法认识中国的发展规律。过去几百年西方都是根据自己的经验来认识世界,它的经验当然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但却无法解释所有国家的发展,自以为具备普世意义的发展理论并不可能解决所有发展困难。它们或许能说明欧美的资本主义和苏联的社会主义,其他形式的资本主义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对它却是陌生的,甚至存在无法调和的逻辑矛盾和理论缺失。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人误解中共是要整肃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甚至要控制它。任何经济、政治、社会活动都是在中国政府的视域里,完全没有失控的忧虑。阿里和蚂蚁的成功有目共睹、毋庸置疑,但这不只是几个人干出来的,它是中国经济成功发展的产物,也是中共经济政策极具包容性的结果。中共严格管控舆论,因此不少人认为中国无法发展互联网科技,这种判断是只见树木。大家今天是在讨论电子商务和数字金融,互联网的界域早已经超越原来的范畴,证明中国对数据科技的远见和开放认识。就算在媒体领域,中国社交媒体的茁壮成长,甚至成功进入美国市场,不能说没有中共在初期为其提供的空间。问题是就算中国的成绩解构了偏见,却无法唤醒一叶障目的原教旨主义者。

中共的目的是管控垄断、抑制资本无序扩张,制止它阻碍经济合理发展,规避金融风险,“控制”蚂蚁或阿里不是题中之意。反垄断同样是西方曾经推崇的准则,只是他们没有认真“弄通、做实”。欧美各国近期强化对互联网行业的管理,针对假新闻、税务规避、滥用资料侵犯隐私、行业和科技垄断、或利用市场优势打压对手等市场行为实施管控,互联网企业是天之骄子的认识不再牢固,或许是时候反思过去几十年对中国互联网生态的偏见。

Don’t be evil

Google曾经的格言“Don’t be evil” 让不少年轻人亢奋不已,以为全新的企业时代已经降临。但Google后来的垄断行为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人们意识到美好宣传只是假象。为什么承载西方现代化及人文科技进步的互联网巨头也会放弃“不作恶”的誓言?极大的财富都无法抵挡资本的诱惑,西方政客能够抗御资本的操纵吗?资本的无序扩张,利用市场优势,漠视社会因垄断而承受的伤害,西方政府亦被逼动手整顿,正所谓“学而不思则罔”,中国不应该重蹈覆辙。在反腐之后的中国,资本就不存在霸道的机会。社会和资本的关系不是矛盾的,而且应该是相互作用、共同进步。但当政客将国家主权双手奉送给资本,资本为什么会放弃为所欲为、予取予携的机会。

有人认为中国政府在干预市场,但事实上没有一个政府不这样做。应该说干预不是问题,而是视乎这是适切的干预还是野蛮的干预,是朝着优化市场作用的管理,还是破坏市场正常作用的剥削。对大型企业减税是干预,疯狂降低利率扩大印钞是干预,利用关税以提升竞争优势是干预,滥用国家安全来进行科技威胁是干预。无人能阻止主权国家行使权力,问题是如果结果是损人不利己,这种干预还是不做也罢。

能“学懂”的政府就不会将交易伙伴当敌人,将可以双赢的变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能“弄通”的政府就不会增加关税却改变不了贸易赤字,更不会做到连盟友都要割席;能“做实”的政府就不会花数万亿美元的救济款却依然死去三十多万人,相等于不到三天就发生一次“9·11”恐怖袭击。这种悲剧无法说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差异,但它强调了不论是坚持什么意识形态,都必须将国家的治理工作做好,才能保证人民的生活不至于陷于困境。

蚂蚁和阿里应该知道,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不可能接受企业利用市场地位垄断资源,制造不公,纵容金融风险。同样的道理可以应用到香港,民主自由当然值得支持,但诉之暴力、挑战主权,毫不尊重“一国两制”,无论是什么样的民主自由都会被制止。中国与欧盟和东盟签署经贸协议,反映了就算是美国,也无法颐指气使,随意命令他人,更何况民族复兴是十四亿中国人的共同愿望,美国毫无阻碍它实现的能力。不论是极具市场领导地位的蚂蚁或阿里集团,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曾经在改革开放中扮演重要角色的香港,都应该学懂、弄通中国的国家属性,以及要求自己做实“Don’t be evil”的格言,这既符合基本情理,亦符合自己的利益。

(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