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腾年余的美国总统大选划下句点,一般期待,奉行多边主义的拜登上台后,将侧重修复与传统西方盟国间的友好关系,同时得相当程度化解美中两国目前的紧张情势,然而外界关注中美两大国的互动发展,目光不只是酣打近三年的贸易战、科技战能否偃旗息鼓,更聚焦在疫情持续打击全球经济秩序的情况下,如何影响、甚至改写国际政治权力格局的后续发展。因应拜登上台后的美中台三方政经新局,本刊特与国立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全球及区域风险评估中心共同主办“拜登新局与美中台政经展望”论坛,邀请国立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包宗和担任引言人暨主持人,本刊总策划于品海与政大经济系教授林祖嘉担任主讲人,台大政治系兼任教授杨永明与政大国际事务学院全球及区域风险评估中心主任黄奎博担任与谈人,共同对话,探讨拜登上台后的美中台三方关系走向。

主讲者:于品海/《多维TW》总策划

台湾可能是最关心美国政局变化的地方。因特朗普(Donald Trump)之故,让全世界都在观望拜登(Joe Biden)上场后会不会有较大的变化,不过看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回顾一下,究竟是什幺在主导国际政治关系?我认为,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还是“现实主义”“”,而非“理想”或某一种“想象”,如果用理想和想象去制定政策,我相信将是国际关系的大忌。

例如苏联解体后美国曾表示大力支持,结果当苏联崩溃的后果渐渐过去,开始强大起来,美国对俄罗斯的围堵或制裁从来没少过,本质上甚至和苏联时期没有差别。接着我们看到了叙利亚局势,美国不断撬动叙利亚政权更迭,最后也因俄罗斯介入而无达到目的。至于乌克兰问题,尽管美国与欧盟不断希望解决,甚至希望乌克兰加入北约,作为围堵俄罗斯的手段,但最后乌克兰仍旧做不到。

因应拜登上台后的政经新局,《多维TW》办理“拜登新局与美中台政经展望”论坛,《多维TW》总策划于品海通过视讯担任主讲人,从现实主义的观点分析美中台三方关系。(多维新闻)

再到美国民主党希望为香港抗争者提供难民保护政策,也因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的阻挠而停滞,可是克鲁兹几个月前一直是香港抗争派的“保护者”。至于民进党至今不敢宣布台湾独立,或是走“更为冲突”的政策,就如同当年陈水扁说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其实包含中国改革开放初期讲究的韬光养晦政策,也是国际关系中现实主义的表现,所谓的身不由己、迫不得已。

现实决定权力格局

靠我们近一点的,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最近所言,倘若美国希望其他国家选边站,那是不太可能的,这就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想做的事情相违背,这些其实都是国际关系中的现实主义。“大家都不是傻子”,如果有实力的话,大家是不会用理想或想象去判断国际事务的。

就现实主义而言,大国之间的博弈很简单,不过就是实力的对比,其关键点主要体现于经济、军事两大方面。美国一切国际关系,决定于本土政治是否有足够实力推动自身的国家利益往前走,换成中国也是一样,其实特朗普所谓“令美国再次伟大”,跟大陆官方说的“中国梦”、“民族复兴”并没有分别,这一切都是本土政治的延伸。这其中除了经济是当中的重要元素,军事力量排第二之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主权”。

但当我们从经济、军事、主权这三方面去看待问题,应该反过来问,若把经济、军事、主权的差异,放回到国际关系中强烈的权力政治逻辑,当全世界都在发生极大的变化,而这个变化又可能改写权力格局,在这一情况下,我们又该如何预测?这就是为什幺美国政府从特朗普到拜登的调整,引起了各方的兴趣。

“拜登新局与美中台政经展望”论坛办理地点位于台湾政治大学,吸引到满场的听众与会。(多维新闻)

当然,就美中台关系而言,“经济”问题我估计是最关键的,近几年来“军事”也变得更重要,如果没有意外,中国可能在未来五到十年内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最近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用好几篇文章说,因为新冠肺炎(COVID-19)的关系,中国有机会把时间拉近,可能2028年中国就会超越美国。我则是在十年前就曾预估,约莫2026年到2027年间,中国GDP就会因为汇率调整而超越美国。

至于军事方面,中国的军事开支约是美国的六分之一,中国一年开支1,000亿美元,美国是6,000亿美元,也因为货币的概念不尽相同,从军事上来讲,连美军在内都已评估到,不出10年,美军跟解放军的对比就会发生比较大且实质性的变化。

在主权议题方面,当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与之建交,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关系自然生变,联合国2758号决议案也再次确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代表政府的安排,虽然这不排除中华民国或台湾采取一种独立的方式展现自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但这点就会让主权问题在国际关系的常态性规律当中,产生一些模糊空间,而这究竟会怎幺发展,待各界多加关注。

拜登新局:重返内政

特朗普很大可能性代表着“单边主义”,拜登则是“多边主义”,我则认为,不论是单边主义或多边主义,事实上,每个国家都是单边主义的。意思是,他们都必须考虑到自身的利益与安全,同时也因为经济科技的全球化,大家又必然是多边主义的,也就是说,何时单边或何时多边,才是核心问题。毕竟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并不代表自我孤立后再也不对外贸易,更何况拜登的多边主义难道就是以世界和平为想象?甚至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他或许是过去几十年来唯一一个没有发动过战争的美国总统。

至于拜登上场后,美国权力对外延伸的想象又会到何种程度?再者,如果两岸爆发武装冲突,究竟是特朗普更会介入,还是拜登呢?上述两点不该用简单的方法去看,因为两者都要考虑权力对比的问题,若只用单边主义或多边主义的方式来比较拜登与特朗普,并不容易看清目前的局势。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与内部经济衰退的影响,于品海认为拜登上台后,会将重心放回美国内政。(美联社)

所谓的拜登新局其实很简单,大家都知道,如今美国局面可谓严峻,美国今天面对的问题,95%以上是内部,而不是外部。第一是国内疫情,至12月下旬已有30多万人死亡,换算约是一百次的“九一一”恐怖袭击,严重性可想而知。

第二则是美国经济,当前美国经济衰退时间之长,比2008年金融海啸时更为严重,同时在衰退的程度上,也是非常深层的结构性衰退,包括美国外债及财政赤字庞大,负债比率达历史新高,而且两三年内还可能持续上升。倘若拜登继续受进步主义的影响,把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加税,以及加码投资基础设施等,这一切都可能让美国经济局面更为恶化。疫情跟经济,这两个问题将会继续维持一段时间,不过令我相当认同的是,拜登目前所委任的经济学家,都是针对内政问题而来,不若特朗普当初是从国际贸易的角度着眼。

回头看特朗普发动的中美贸易战,这显然不是哪一方赢的问题,而是哪一方“受伤害比较少”的问题,美国所加增的税,目前看来并非由中国出口商买单,反而是美国国内的消费者,也因为这样,多家美国大企业状告特朗普政府,指责加税是错误的。到现在,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没有减少,两地的贸易逆差也没有改变。可见,关税在短时间是伤害到美国。除非能让美国从中国进口的货物,转成自越南或墨西哥而来,那才对中国有些伤害。

必须重申的是,美国最大的问题仍是本土经济问题,跟贸易无关。2017年特朗普上任,当年美国对全球的贸易逆差大约是7,000多亿美元,其中约45%的逆差来自于中国大陆,原因很简单,正是过去40年中国全面“工业化”,而美国在过去30多年则是全面“去工业化”还有“金融化”,这个结果导致美国当前严重的内部问题。除非美国重新再工业化,否则与中国打贸易战,不过就是一些花拳绣腿,无法替整体格局带来任何改变。

“拜登新局与美中台政经展望”邀来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包宗和(左二)担任主持人、政大经济系教授林祖嘉(左一)担任主讲人,以及台大政治系兼任教授杨永明(右二)、政大国际事务学院全球及区域风险评估中心主任黄奎博(右一)共同与谈。(多维新闻)

总的来说,若要说拜登的新局是什幺,我认为他首先要处理“疫情”、“经济”两件事情,那幺拜登面对着这个局面,中美关系还会继续恶化吗?我个人认为不会,原因很简单,就算特朗普这幺激进,中美关系也没到剑拔弩张的地步,何况拜登还是传统建制型的政治家。

台湾“安全之钥”操之在谁?

坦白说,中美唯一较可能发生军事冲突的地方,就是两岸,当两岸发生冲突时,美国到底会不会干预?这同时是拜登考虑全球局面时最关注的问题。然而就现实局面来看,中国是美国国债排名第二的持有国,台湾大约是第12名,甚至中美贸易往来也比美台贸易多好几倍。在此情况下,对两岸问题,美国会介入多深?

过去几年,台湾对特朗普寄予很大的希望,如今特朗普要离开了,又留给了台湾什幺东西?说老实话,就算卖了很多武器,可是就美国角度而言,同样也卖了很多武器给沙特,可见卖武器给台湾是很正常的事情,接着除了多几个美国官员到台湾访问,其余不过也就是莱猪(瘦肉精美猪)争议,然而台美能否因而签署贸易协议,我对此打上很大的问号,我想台湾的有识之士也应该很清楚。

于品海提到,乌克兰、乔治亚、伊拉克等地方,美国都想做很多事情,却因为考虑到俄罗斯等地缘政治势力的关系而未能如愿,因此,台湾在台美关系当中的角色,有反思的必要。(Flickr@台湾总统府)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传统上很挺台湾,但他先前在一次访问中,也很强烈地告诉美国及台湾,对华的强硬立场千万不要触发两岸的不稳定因素。从这里已经可以清楚感受到,他对于两岸冲突之中的美国角色,显然是非常犹豫的。既然美国对台最关键的参议员都有这幺严重的犹豫,我们真的需要反思台湾在台美关系当中的角色。看看乌克兰、乔治亚、伊拉克等地方,美国都想做很多事情,却因为考虑到俄罗斯等地缘政治势力的关系而未能如愿,这就是现实主义及实力对比的角度。

其实台湾在对外问题上,除了“利益”(经济)之外,“利害”(安全)问题是更为重要的,然而“利益”跟“利害”是没办法比较的,因此,台湾的问题必然是安全先行,如果解决不了安全,其他问题都毫无意义。

台湾在考虑中美台关系时,千万不要再用理想主义,或一种想象的方法来看,而是必须回到现实主义,若透过这一视角来看中美台关系以及拜登新局,将给予台湾更多的空间。中美之间是大国博弈,台湾是中间很细小的政治体,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应该怎幺做?借镜孟子所言,“以小事大以智”,一个小的政治体在面对强大的邻居,很有必要以智慧去考虑问题。

尽管这段时间,台湾经济出口表现仍属强劲,这和台积电这类半导体产业高度相关。可是当美国对大陆的华为、中芯国际进行封锁时,几乎可说是让中国大陆全面逼出发展这个产业的能力,如果五年或八年后,中国大陆在半导体领域崛起,到时若两岸发生纠纷,就怕大陆断了台湾所仰赖的半导体贸易,对台湾的利害冲击可想而知。在台湾称颂半导体产业的背后,所隐藏的,是自身的经济维系在同一产业中的几家公司手上,而台湾的政治家们对此却毫无警觉。

如果台湾以为,美国拿着能够同时解决台湾“安全”及“经济”问题的钥匙,那幺台湾很可能眼睛看错了地方,必须很严肃地觉醒,今天台湾的经济,经过民进党政府四年多的执政,究竟改变了什幺?我觉得没有任何改变,就算给特朗普打了通电话、接见了几个美国官员,台湾得到了什幺?又失去了什幺?台湾人自己再清楚不过。不论鲁比欧对两岸问题的描述、克鲁兹对香港问题的描述,以及种种现实主义的考虑,未来台湾面对到的是很严重的“利害”问题,因为美国对此将越来越“无能为力”。【点击查看全文

【上文节录自第62期《多维TW》(2020年12月3日)对话《美中台的未来:美国苏醒 大陆清醒 台湾觉醒》。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导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