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科技自立自强是畅通国内大循环、塑造我国在国际大循环中主动地位的关键。在这一过程中,如何强化企业自主创新地位,解决“卡脖子”技术问题?如何发挥市场优势,促进新技术产业化规模化应用?都是亟待解决的大问题。

  让企业成为自主创新主体

  “破解‘卡脖子’的技术难题,需要科研人员发扬创新精神,勇于创新、敢于超越。”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研究院院长、认知智能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胡国平说,作为一家技术创新型公司,科大讯飞持续专注源头核心技术研发,将科技成果加速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截至2019年底,科大讯飞研发人员达6404人,占员工人数比重超过61%。

  “在当今全球技术激烈竞争格局下,必须将源头技术变为平台技术,再转换成产品落地。”胡国平说,作为人工智能国家队及行业先行者,科大讯飞从2010年就搭建讯飞开放平台,向业界免费开放自己的资源和能力。如今,平台上已开放348项能力,联结230万生态合作伙伴,总应用数超96万。

  专注核心技术、洞察市场需求、搭建创新平台,科大讯飞的自主创新之路,或许能给其他有志于解决“卡脖子”技术难题的企业带来启发。

  让市场成为新兴产业支撑

  当前,新兴产业的国际赛道上,一些优秀的中国企业常常遭到美国打压,应该如何应对?

  “科大讯飞、合肥宝龙达等公司相继被美国纳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科技和产业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安徽省发改委创新改革处处长方秀说,要瞄准“卡链”“断链”的产品和技术,实施一批关键核心技术攻关项目,集中力量攻克相关领域技术难题;要深化科技和经济的密切衔接,推动“科创+产业”融合发展,进一步增强创新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和引领作用。

  不少有识之士建议发挥市场的作用,促进新兴产业发展。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研究员洪志生表示,随着新技术革命的推进,市场优势对新技术产业化和规模化应用的作用更为突出:一是足够规模的市场容量有利于稳定销售收入,保障新技术进一步研发和创新;二是足够规模的市场需求有利于激发新技术应用创新;三是足够规模的用户数量有利于新技术应用高通量反馈,并促进技术快速迭代。

  “当前,我国应将大产能和大市场有机对接,充分发挥市场优势,促进新技术产业化规模化应用。”洪志生建议,一是继续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全国大市场融通提供良好设施基础;二是培育新型市场主体,如工业互联网、大规模定制平台等,打通产能和需求对接的短板;三是提升市场消费能力,通过提高住房、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水平,将我国市场潜在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四是充分创新地方政府和龙头企业的合作补贴机制,推进部分新技术新产品国产化替代。

  让科技成为社会发展驱动

  2020年1月份,“海上大型绞吸疏浚装备的自主研发与产业化”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海上大型绞吸疏浚装备是指绞吸式挖泥船,以“天鲸号”“天鲲号”最具代表性。

  2000年之前,中国大型挖泥船主要从国外进口,相关技术被国外严格封锁。2002年起,上海交通大学在中交集团、交通运输部长江航道局、中国铁建港航局集团和大型疏浚企业的支持下,开始了大型绞吸挖泥船设计技术研究及专用疏浚设备开发。十几年来,我国大型绞吸挖泥船设计建造能力突飞猛进,多项技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上海交通大学先进产业技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刘群彦表示,“十三五”期间,我国部分高端装备坚持自主研发与产业化并行,目前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但是,如何在智能制造、新材料、操作系统等领域解决“卡脖子”难题,还需要长期积累。“应通过产权激励,优化政策环境,将关键领域核心技术攻关的应用性成果及时转化,服务科技强国建设。”刘群彦说。

  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科学技术解决方案,都更需要增强创新这个第一动力。让科技创新在畅通循环中发挥关键作用,破解“卡脖子”问题,需要产学研用多方合力。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