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迎来2020圣诞节日,巿面相对冷清。(美联社)

踏入2010年本应是全球经济的一个好时代,百业缓缓从金融海啸后复苏过来,发展中国家进入高速成长期,中产阶级膨胀,贫穷人口减少。惟今年这场百年一遇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这个成长节奏,进入艰难时期。各行各业饱受冲击,国家无不面临人民失业问题,新兴国家的大量新晋中产在一夜间回归贫穷;本身拥有巨大债务问题的发展国家,则难免进一步的债台高筑……一场大流行,戳破了许多经济体的繁荣假象。

把时间拨回去七年前,英国牛津大学于2013年以“多维贫穷指数”(MPI)分析全球贫穷情况,指出落后国家的民众正走向中产阶级,若保持当时的成长幅度,20年内将可“完全根除贫穷”,像卢旺达、尼泊尔、孟加拉等国家,有望在这个世代脱贫,加纳、坦桑尼亚、柬埔寨及玻利维亚等将会成为接下一批。

新中产世代 期愿难圆?

同年由联合国发表的《2013人类发展报告》亦引用MPI指数,预测出乐观期望,来自40个最贫穷国家的人民,将逐渐成为全球经济的中产阶级,而至2030年,全球达八成的中产阶级将生活在发展中国家。该份联合国报告形容全球步入再平衡时代,“历史上从未有如此多人的生活,在短时间内经历如此戏剧性转变”。

巴西受到新冠肺炎疫情重创,从一步削弱近年在走下坡的国家经济。(美联社)

不过,新冠病毒大流行为这个“再平衡”增添了莫大的疾碍。虽说病毒是无分国界,上至贵族元首,下至黎民百姓都受到感染,但富国与穷国能动用到的抗疫资源,以至经济抵御力就可能为两者写下不同结局。像美国这样的经济强国,最受冲击的是少数族裔及贫穷阶层,较难得到好的医疗服务,工作性质也不允许在家办公,以至国内贫富悬殊加剧。至于印度等贫穷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国家防控资源及能力更见有限,疫情一波接一波而来,低收入劳动阶级最受打击,在疫情后陷入贫穷阶层的更多。

除了国家内贫富差距扩大,国际间的经济不平等亦见加剧。世界银行推断,全球极端贫穷人口将会在20年来首次回升,今年因疫情陷入极端贫穷的人已达8,800万至1.15亿,到2021年总数更恐怕增至1.5亿。以拉丁美洲为例,除了智利之外全属发展中国家,在过去大约20年凭着大宗商品交贸,经济及社会发展得到莫大改善,从2003至2019年,区内贫穷人口比率由45%减少至30%。数以百万人口跨进中产阶级门槛,有机会搭飞机出国旅行、买房子、供子女读大学。

拉美经济萎缩最严重

可是受到今年疫情重创,国际货币基金(IMF)预测,拉美经济今年萎缩9.4%。区内三大经济体包括巴西、墨西哥、阿根廷的GDP将可能萎缩达10%,最差的秘鲁经济萎缩更达14%,此等幅度之大均是前所未见。相对非洲及东南亚大两发展中国家地区,拉美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零售和制造业大企,以至家庭式经营的小商户生意都受打击,区内永久倒闭的公司估计多达270万间,相当于企业总数近两成,衍生严重失业问题。加上近年大宗商品的需求和价格下降,巴西与阿根廷两大经济体已步入衰退,今年疫情更使债务违约的风险急增,区内总债务对GDP比率预计飙升至70%。

面对经济苦况的并不只拉丁美洲,而是全球。IMF预测,中东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萎缩分别达4.6%和3.2%,美国也估计达8%。而面对这场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各国央行及政府都祭出巨额的财政刺激及贷款担保。这对于一些仍未完全摆脱2008年金融海啸遗留问题的国家来说,这些措施只会令债台筑得更高,不论是相当富裕的意大利,还是像赞比亚等较落后的国家,在今年疫情之前本身已背负沉重债务,如今更面临债务违约与破产威胁。由于大流行在发展中国家引发财政困难, 低息贷款将他们负债累累,拖累长远经济发展,更难脱贫。

疫情下,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也失去光彩,无家可归者在一个大厦内暂借一眠。(美联社)

举债低息环境 恐养成债务巨兽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IFF)于11月中估计,全球债务水平在今年首三个季度增加15万亿美元,推至272万亿美元新高,到今年底恐怕更达277万亿美元,也即便全球债务占GDB比例达365%。IFF警告全球将面临“债务海啸的冲击”。

虽然面对因病毒及疫情带来的广泛经济瘫痪,各国政府及央行扩大举债和公共支出保障民众生计乃无可厚非,然而未来才涌至的债务海啸却未能忽视。发达国家靠量化宽松去缓解经济失衡,像美国、日本依靠印纱发债,意大利借贷有欧洲央行支持。

可是,发展中经济体却没有发达国家般的庞大国内储备支撑,需依靠外国投资者来填补赤字及支撑本国货币,恐怕会再次步向贬值和通胀周期,这包括土耳其、巴西、南非等较大的新兴经济体。这些例子均揭示在今年疫情来袭之前,依靠大宗商品行程的新兴国家在早数年已面临经济放缓的问题,约莫在十年前所提及“新兴国家中产崛起”之说,恐怕仍是言之过早,一场大流行既考验了新晋国家的经济,也考验了治理的能力,哪些新兴国家经此一“疫”真正可以跑出?对于国家政府与财政机关都会是眼前重大考验。

新冠疫苗面世于12月成为今年全人类的最大喜讯,英国已率先展开大规模接种计划。目前,西方已告研发成功的数款疫苗,尤其是较昂贵的美国辉瑞及莫德纳mRNA疫苗,都主要由发展国家购下。除了中国与俄罗斯因拥有自家研发的疫苗,其他发展中国家恐怕需要再等候更长的时间,才能为民众广泛接种,要踏上复苏之路也恐怕较富国迟一步,不论国内还是国际间的贫富差距也由此拉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