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仍没有放缓的迹象,疫苗成为各方解决困境的关键武器。在过去近一年的时间里,疫苗的研发、上市等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多维新闻现策划一组议题,主要以图表的形式解读各方的关注点。此为第六篇。【相关阅读:【图说疫苗战】全球疫苗研发 谁会成为陪跑者 【图说疫苗战】发达国家如何买走全球85%的疫苗 【图说疫苗战】全球疫苗价格比拼 中国最贵 【图说疫苗战】有效率落后美俄 中国疫苗优势在哪 【图说疫苗战】冷链物流大考验 中俄英疫苗独特优势凸显

发展中国家人口占据全球人口的大多数,全球防疫成功的关键在于这些国家能否借助疫苗实现群体免疫。等着发达国家疫苗有富裕之后再分配给发展中国家显然将抗疫时间线继续拉长。发展中国家除了订购疫苗之外,也在想法设法获得更多的疫苗,其中就包括希望发达国家放开疫苗的知识产权。

10月,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召开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理事会上,印度和南非发起倡议,呼吁在TRIPS下,为成员国生产新冠治疗药物及疫苗专利提供豁免。这一倡议得到了近百个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包括中国和土耳其等在内的成员方则表示欢迎这一建议,但希望能在某些问题上看到更多的澄清。但还是遭到发达国家的激烈反对,三次否决。

考虑到WTO尊重每个国家的意见,印度和南非的提案通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多维新闻制作)

发达经济体反对的主要原因为,削弱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将不利于全球对抗疫情。

其实,问题的关键在于利。疫苗是一个高投入、高利润的产业。在本次疫情之中,不少政府直接资助企业迅速推进疫苗的研发。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5月公布了名为“曲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的计划,据不完全统计,美国用于资助企业研发疫苗及订购疫苗的资金已超过100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不仅砸钱本国企业,还助力英国和法国企业疫苗的研发。

特朗普政府在研发和购买疫苗上投入颇多。(多维新闻制作)

日本和欧洲国家同样给疫苗研发投入了数以亿美元的支持。

日本和欧洲在疫苗研发上也有不少投入。(多维新闻制作)

新冠肺炎已经是全球性的挑战,据估计,全球所需疫苗数量超过100亿剂,庞大数字背后是庞大的利润。长久以来垄断疫苗市场的西方,面对新冠肺炎疫苗这块大蛋糕,它们并不愿意放弃知识产权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只计算这些利益的话,全球疫情并不能终结,经济难以重启,各国感染和死亡的人数只会增多。

放弃知识产权并不特殊,在公共健康危机面前,早已有人将利益放在其次。美国病毒学家赛澳克(Jonas Edward Salk)在20世纪20年代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疫苗时,很多制药公司试图说服他申请专利并转让,结果,他坚决放弃了价值70亿美元的专利,送给了全人类。

无独有偶,20世纪90年代,默沙东与中国签署了重组乙肝疫苗技术转让合同,不再收取任何专利费或利润,也不在中国市场出售乙肝疫苗。对默沙东公司来说,它在其后30年间少了约600亿美元的营收,但它也让成百上万的中国普通民众远离了乙肝。

疫苗是一笔经济账,也关乎民众的健康与生命。在疫情面前,谁也无法独善其身。中国、美国、英国等的疫苗处于研发的前列,很多国家将希望寄托在它们身上。在这个时候,各方要在利和义之间做出取舍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