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新浪科技《科学大家》

  撰写:耶尔·阿德勒 医学博士,皮肤性病科医生,德国营养医学学会成员(DGEM)

  每个人都对味道有自己的专属体会,可能是清甜的水果香气,可能是雨后的泥土芬芳,或者是萌萌的小婴儿身上的“奶香”味,爱人身上的独特气味。这些气味来自自然、食物或亲近的人。甚至在购买商品时,人们也会被某种商品的味道吸引而产生购买欲望。

  有趣的是,谈及自然体味,通常并没有令人愉悦的感受出现。如果闻到汗味、脚臭或口气等明显的体味,很多人会第一时间有个下意识的判断:体味=不洁。出于对“美好气味”追求,一部分人找到了喜爱的香水、沐浴产品、漱口水甚至衣物洗涤剂,希望能够让自己的味道更好闻一些。

  但对于一部分对香气过敏的人,这个气味泛滥的时代并不友好。“香味”堪称仅次于镍第二大过敏源,可能引发瘙痒、红疹、水泡和丘疹等过敏反应。在一些地方,不保持每天洗澡、擦身体乳、喷香水等“清洁”习惯的人,甚至被认为是不爱干净、不合群的人群。但其实事实上大多数人只是散发出一种中性的、几乎难以察觉的温和味道。

  那么人在正常情况下是什么气味的?体臭又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呢?

  遗传塑造的个人体味印记

  体味的产生要从多种有趣的元素说起。如果把所有人造香气都除掉,我们就会发现每个人的气味都是不尽相同的,这就是所谓的“个人独有的体味印记”。人类的皮肤上承载着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的“细菌园”,里面的住户形形色色。园区中常住的居民类型和数量与多种因素有关:比如性别,不同性别的人会分泌不同的性激素;再比如皮肤性状(易出汗、油性、干性,等等)以及不同肤质产生角质的情况;年龄当然也是有影响的,因为激素成分和皮脂腺的活动情况在生命的各个阶段一直在变化。

  健康状况和饮食结构也会对体味产生影响。当然,遗传因素也在体味的产生中插了一脚。一般来讲,亚洲人的体味会比欧洲人温和,他们体内的转运蛋白 ABCC11 不活跃,这就导致形成气味所必需的物质不会通过大汗腺运输到皮肤表面。

  遗传或基因对体味的影响体现在很多方面。为了展现最好的基因的一面,人体会往汗水中分泌所谓的MHC(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分子。它们本身没有什么味道, 但我们却可以通过鼻黏膜上的受体而感知到它们。这样的遗传性气味通常可以防止乱伦的发生,因为近亲之间的气味信息太过相似。这似乎是大自然设置的一种安全机制。

  然而,我们的气味还是会让周围的人或者至少医生嗅到一些与健康状况相关的线索。医生的鼻子总是很灵的。例如器官衰竭(如肝衰竭、肾衰竭)、创伤、组织分解和癌症等,都会让体味发生明显改变。不同的皮肤病病人也会散发出其独特的气味:患有特应性皮炎的人闻起来会有点甜,因为皮损处有大量的葡萄球菌;那些患有与油性皮肤相关的疾病的人,如患有脂溢性皮炎、头皮屑增多、痤疮或酒渣鼻的人,闻起来像苦涩的草药。病人治疗期间服用的药物的气味也会随体味散发出来。

  还有一种体味与入口的东西有关。如果有人抽烟、喝酒或吃韭菜大蒜了,味道都会非常明显。食物的分解物会经由肠壁进入血液,再经血液循环进入汗腺。嗅觉敏感的人会觉得素食者比肉食者的体味要好闻一些。曾有研究用男性腋下的汗味来测试他们的雄性吸引力,结果未服用避孕药的女性(避孕药会干扰女性对气味的判断)认为,相比吃了红肉的男性,吃素的男性腋下的味道更有吸引力。令人惊讶的是,吃大蒜的男性在这一测试中获得的评价竟是不错的:他们腋下的汗味同样迷人。当然,对于吃了大蒜以后嘴里呼出来的味道得到的评价自然是截然相反的。这种汗液的味道反映了我们的本质,即饮食更健康的人会是更好的基因携带者。不仅是繁殖的后代能遗传到亲代更好的基因,从进化的角度看,这些优良基因也能得到更长时间的延续。

  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人的体味也会有所不同。喝奶的婴儿体味很温和。儿童的体味会弱一些,因为他们还没有散发出青春期激素的味道。青少年的皮脂腺开始大量分泌皮脂,性激素分泌的增加也会导致体味变化。这些孩子不仅行为表现像青春期,闻起来也有青春期的特有味道。只要我们的性器官勤奋“工作”,即使人到中年,我们的体味也会发出“我现在是排卵期”、“我怀孕了”等信息。新晋奶爸发出的信号则是“我现在对女人没兴趣,我刚刚当爹”,因为这时男性的睾酮水平会首次下降。老年人与中年人的体味也不同,因为年老后,激素水平下降,皮脂腺分泌减少,皮肤干燥,皮肤菌群会随之发生变化。

  皮肤微生物群:体味发动机

  皮肤微生物群对我们的体味影响巨大。我们的皮肤为这些微生物提供了一系列代谢产品作为养料。除了水之外,皮肤上的盐、尿素、蛋白质、化学信息素、碳水化合物和脂肪都会成为这些微生物的盘中餐。这些细菌尽享美味,体魄强健。在享受完美餐后,这些皮肤上的居民与我们的身体一样,在消化过程中会产生挥发性气味分子,根据其气味的不同,会使我们周围的人或开心或烦躁。

  从化学成分上看,这些微生物产生的生物胺和短链脂肪酸与我们身体产生的油脂和气味分子并无二致,只是它们闻起来不像薄荷或者桉树,更像味道刺鼻的酪酸、蚁酸或醋酸。这种味道多见于埃曼塔奶酪、林堡干酪、腐败了的黄油、羊圈或呕吐物中。

  对于男性,造成体味的主要是能产生刺鼻气味的棒状杆菌;而女性的汗味闻起来经常是发酸的,因为能产生酪酸和醋酸的微球菌喜欢在女性的皮肤上待着。微球菌还特别喜欢人造纤维制成的运动服或功能性服装,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人们穿上这种衣服后会很快散发出体味。另外,这类衣服只能用 40 摄氏度左右的水清洗,而 90 摄氏度的高温才能杀灭这些微球菌,所以它们在洗衣机中能愉快地活下来。

  但问题是,如果用 90 摄氏度的水来洗衣服,的确能杀死上面的微球菌,但高温会破坏衣服的功能性纤维。因此,只要运动服再次接触人体,在人体温度环境下感到格外舒适的微球菌便会迅速开始它们的“造味”工作。温暖又湿润,这对它们来说简直太妙了!很快,刚洗的衣服又会变成令人恶心的发臭物。

  也许就像现代化的饮食不利于我们的新陈代谢一样,现代化的服装也对我们的体味造成了不良影响。我们的体味产生方式还停留在石器时代,因而对原始人的时尚反而更能适应。

  所以从减少衣服上体味的角度考虑,最好选择能够耐受高温清洗的经典纯棉上衣,还可以考虑大部分用自然原料制作的衣服,比如羊毛、亚麻、天然皮革等。比如皮鞋,不论什么款式,就算每天都穿,甚至整个冬天都光着脚穿皮鞋,皮鞋本身也不会有什么太难闻的味道,反而是袜子在穿几小时之后就必须得洗了。

  此外,我们的身体还会产生引诱剂和激素分解产物,如雄烯酮、雄甾烯醇、雄甾二烯酮和雌烯醇等。这些东西是否有类似动物身上产生的激素的功效,目前还不确定。激素是一种化学信息素,一些特殊物种可以以此为“语言”进行信息交流。上述的激素分解产物显然发挥着吸引异性的作用,它们因大汗腺分泌的性激素的酶促降解而产生,而这种降解会由我们的皮肤细菌持续进行下去。

  男人的体味闻起来像是尿液、檀香、麝香和奶酪的混合物,女人的体味则像洋葱、鲱鱼、酸奶油和花朵的混合物。虽然乍一看这些成分的气味并不迷人,但我们鼻子的构造似乎就是为了适应这些体味。在鼻中隔的前部有一种黏膜管,其末端有感觉细胞和神经纤维,也就是所谓的犁鼻器。它可能是动物进化的残余物。此外,皮肤也会通过一些特定的受体对气味产生反应。而体味能在多大程度上把信息传给身体还不太清楚。

  无论我们愿意与否,大自然都以这种方式让我们保持两性分化,让人类这一物种延续。我们通常以为大脑可以控制行为,能够自主决定我们喜欢什么样的伴侣。事实上这不完全正确,因为我们身体的生化反应决定着这是不是“对的人”。因此,从遗传学的角度可以更好地解释我们为什么会选择那样的伴侣。

  我们的微生物群每天都在叹息

  从理论上讲,一般情况下人的体味就如同翻开的书一样昭然若揭。但是为了避免被别人一眼看穿,我们还是会用各种人造香味来进行误导、混淆和掩盖。但你真的知道香皂、沐浴露和乳液对您的身体做了什么吗?对于皮肤科医生来说,即便是追求洁净而在皮肤上造成了香味“大乱炖”,也是一种对身体的伤害。

  首先,一般情况下人没必要每天都洗澡。相反,根据临床观察,那些几周不洗澡的人皮肤上的致病菌并未增加,反而是那些让人免受哮喘或湿疹之苦的、原本已经消失了的细菌重新定殖了。

  如果每天都洗澡,甚至一天洗好几次的话,皮肤上的微生物群就会因为遭到“攻击”而紊乱。使用含极强洗涤成分的香皂会洗掉可以保护我们皮肤的油脂,皮肤会变得干燥。而使用碱性肥皂会让我们皮肤的酸性保护层变成碱性长达 8 小时。可怜的皮肤要花大力气才能将保护层的 pH 值从 10 降到 5。

  这段时间里,那些喜欢酸性环境的、有益于我们皮肤健康的细菌被缴了械,而像病毒、真菌和有害细菌等病原体以及那些会释放出难闻气味的东西都会不请自来。

  值得注意的是,不要以为天然香皂就可以放心用。就算它们含天然油脂,具有保湿的功效,不含任何人工香料,但它们仍然是碱性的,还是会损害皮肤屏障。强大的皮肤微生物群在酸性环境中才能产生健康的体味。我们体内所有的保护性屏障都是酸性的(pH 值低于 7),例如皮肤的 pH 值是 5,阴道的 pH值为 4,而胃和肠道的 pH 值分别为 1.5 和 6。

  所以,如果需要每天洗澡,那就只用清水洗。如果还是想用沐浴露,那就只在容易产生体味的地方用,比如腋窝、腹股沟、肛门和脚等部位,而且要购买不含香精、色素和防腐剂,pH 值约为 5 的酸性沐浴露。这种沐浴露不会让皮肤变得太干燥,也不会损伤皮肤保护层,用来洗手都可以的。

  另一去除体味的方法是使用苹果醋。将 1勺苹果醋倒入 1 升水中,淋浴后,将其涂抹在可能产生体味的部位,如腋窝、腹股沟、头皮等容易出汗的地方。这种自制的溶液可以强化皮肤酸性保护层,减轻皮肤炎症,预防皮肤感染,有助于形成良好的体味。由于醋酸会自行挥发,所以涂抹后无须冲洗。

  只要皮肤具有耐受能力,使用除臭剂倒也无妨。除臭剂是用人造的香氛来掩盖腋下的味道,是含有抗菌成分(防腐剂)的。而所谓的止汗剂则含有铝化合物,它会使汗腺导管收缩。止汗剂的效果虽然显著,对于特别爱出汗的人来说无疑是福音。但是铝被认为可以导致痴呆和乳腺癌。虽然目前这一猜测尚未得到证实,但还应当要警惕止汗剂的应用风险。

  生活中铝的来源还有很多。作为第三常见的地壳金属,铝也存在于水和蔬菜中。多种疫苗、部分胃黏膜保护剂、铝制餐具和铝箔中都含有铝。特别要注意的是,如果需要保存的剩饭是酸而咸的食物,不论是用铝箔盖住放入冰箱,或者放在铝制容器中,都会有大量的铝溶出,这些铝会随着美味剩饭进入人体。

  如果是出于应对多汗症的需求止汗,目前除了止汗剂之外还有几种方法。例如,将肉毒杆菌毒素注射到腋下的皮肤中,可以阻断神经递质向汗腺的传递,效果可以持续半年。在这段时间内人会感觉腋下很干爽。另一种应对腋下多汗症的好方法是在腋下放入湿海绵并导入弱直流电(电离子透入疗法),这可以改变汗腺中离子的运输并缩小汗腺导管。也可以通过手术治疗多汗症。然而,粗暴地通过手术大范围地将胸交感神经破坏或直接切断可能会带来诸多副作用。对于术后代偿性多汗,可以服用特殊的药物来预防。

  科学家们现在依旧在积极寻找新的治疗多汗症的方法。许多针对形成恶臭的细菌和致病细菌的常规疗法(使用防腐剂、消毒剂和抗生素)会在杀死这些细菌的同时让有益菌成为陪葬品。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科学家们正在研究生物友好型方法。也许某一天,我们甚至可以将一个人的有益微生物群和具有抗体味作用的细菌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第一批生物疗法药物正在研发中,包括细菌喷雾剂和益生菌乳膏,它们可以强化皮肤微生物群,提高皮肤屏障的防御能力,减轻令人不悦的体味。现在,人们在市面上已经可以看到含有细菌产生的信号物质的护肤品了,这种护肤品可以刺激如表皮链球菌等健康菌的增殖,并抑制金黄色葡萄球菌等致病菌的增殖。

  不过,这种新型护肤品的全面应用还需要时间。在那之前,您还是要继续运用那些传统的治疗办法。

  如果突然大量出汗,特别是夜间盗汗,一定要提高警惕,及时前往医院就诊,因为这有可能是炎症(包括感染性炎症)、心脑血管疾病、代谢紊乱、器官衰竭甚至是癌症的征兆。如果夜间盗汗,晚上需要数次起床换睡衣,有时还伴随发热和体重减轻,这是显著的警告信号,医生称之为“B 症状”,因为这可能是严重身体疾病的一种伴随症状。

  欢迎来到奶酪卖场:臭袜子和汗脚

  参加过足球队或者少年宫舞蹈班的朋友们应该对一个气味十分熟悉:汗脚的味道。汗脚总是被视作男性的标志,这背后是有原因的。一般来说, 个头大的人出汗量要多于个头小的人,所以,体型普遍大于女性的男性们在日常生活中自然会相对出更多的汗。

  我们人类的脚经常出汗,这是来自远古的产物,因为人类祖先们需要在大草原上行进。逃跑时,略微潮湿的脚比较防滑。应激条件下,神经系统会调节汗液的分泌,使汗液分泌增加。在石器时代,这是至关重要的。而如今,这样的“汗脚”和脚底的茧子却一起变成了各种可产生气味的病原体的游乐场。

  异戊酸是具有强烈臭味的短链脂肪酸,可由表皮葡萄球菌分解汗液中的亮氨酸产生,闻起来像奶酪。比起女性,男性的汗液中含有更多的亮氨酸。但这还不是全部,其他细菌也会产生酸味或者臭味。比如在臭味浓重的汗脚上常能发现枯草芽孢杆菌,这种细菌能产生一种特殊的臭味。

  和衣服一样,鞋子也表现出了现代化趋势。然而进化没有预见到会出现运动鞋这种东西,因为运动鞋让脚几乎接触不到空气。优雅的皮鞋也可能让脚产生令人恶心的味道。

  不过原因不在于材料,而在于鞋子的剪裁设计。如果鞋头太窄,脚趾会被挤压到一起,这样会在脚趾间积攒汗液。在这黑暗、潮湿且发咸的缝隙中, 表皮短杆菌会驻扎下来,它们的近亲亚麻短杆菌是在生产林堡奶酪时会用到的。顺便说一句,亚麻短杆菌产生的味道还特别招蚊子。

  石器时代的祖先们肯定没有脚气之苦。他们的鞋底是用熊皮做的,同时通过干草和树的纤维来透气和隔热,给脚部提供了最佳的环境。即便在今天,穿皮拖鞋产生汗脚的风险也非常小。透气、留有充分的空间和不穿袜子,可以有效减轻潮湿,让脚的环境有利于有益菌的增殖。让脚自由吧,让它们感受到空气,请不要穿凉鞋配袜子了。

  对抗脚气的方法还有垫含香柏木、桂皮、活性炭、银线等成分的鞋垫,使用电离子透入疗法缩小汗腺导管,用鼠尾草和橡树皮煮汤泡脚,喝鼠尾草茶,以及使用含柠檬醛、香茅醇、香叶醇等成分的天然精油等。

  顺便再提一种方法:如果伴侣脚的气味很健康,可以让自己的脚经常和他(她)的脚触碰。这样可以接触到伴侣的微生物群,然后足部的菌群中“好” 细菌和“坏”细菌的战争就开始了。

  体味除了会让人产生或愉悦或不适的感觉之外,还是人体健康状况的信号之一。留意自己和家人身体散发的各种气味,随之调整生活方式或者穿戴的衣物。虽然各种香味剂会产生嗅觉上的愉悦感,但依旧要适度使用,避免体味被其他气味“喧宾夺主”。正视体味问题是很多人都需要作出的观念上的改变,作为皮肤性病科医生,我希望人们在面对健康问题是可以把尴尬、忌讳和羞耻先放在一边,不要缄默不语,讳疾忌医。

  注:本书整理自耶尔·阿德勒《人体的秘密》一书,内容略有删改。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