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阿里巴巴相继遭到中国政府监管调查后,其公司实际控制人马云也从成功企业家的典范瞬间陨落。外媒分析指,马云跌落神坛,传递出中国转变网络监管的信号。

2018年12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国互联网领军人物马云与马化腾出席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活动。(Reuters)

美国《纽约时报》12月28日刊文指,马云跌落神坛、公众形象的转变,归因于中国政府对其商业帝国越来越多的批评,以及贫富差距日益明显下中国民间蔓延的“仇富情节”。

10月底,马云一通炮轰中国金融监管制度被约谈,随后不久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马云旗下公司也因违反《反垄断法》被首次罚款。马云对中国金融制度的大胆挑战被舆论讽刺是“端碗吃饭,扔碗骂娘”的行为。

在过去两个月里,中国政府先后出台发垄断新规,对阿里巴巴集团涉嫌垄断行为展开调查、再度约谈马云并在会上提出整改要求。

此外,《纽约时报》认为,让马云迅速跌落神坛的另一大原因在于中国民间的态度。分析指,虽然中国亿万富翁的人数比美国和印度加起来还多,但中国仍约有6亿人的月收入不到1000元人民币(中国总理李克强在5月份曾提到,中国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

此外,虽然今年前11个月的全国消费下降了约5%,但与2019年相比,中国今年的奢侈品消费预计将增长近50%;大学毕业生即使拥有非常优秀的学历,也面临着有限的白领工作前景和低工资;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更是高不可及。

分析指,尽管中国在经济上取得了成功,但人们对马云一类的“仇富情结”变深。

《纽约时报》亦指出,马云近期面临的压力,显示出中国政府监管网络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以往中国政府侧重于审查内容,缺乏相关规定,也没有国有企业参与互联网商业。

针对中国政府近期对于网络监管的一系列措施,多维新闻12月22日在拒绝“二马分天下” 中国加入全球互联网反垄断阵营一文中指,中国选择加入全球互联网反垄断阵营,虽是“亡羊补牢”但为时未晚。

文章认为,作为市场的主要监管部门,中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率先出手,反映出监管部门对平台影响力过大、资本无序扩张的极大担忧。

正如中国监管部门所强调的,“互联网行业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所有企业都应当严格遵守反垄断法律法规”。

从欧美反垄断的经验来看,中国现在对“大而不能倒”的互联网平台举起反垄断之刀,不是早了而是晚了,有点亡羊补牢的味道,但毕竟这是走上有序管理的重要一步。

除了相关文件密集发布,为了加强统筹协调,中国17 个中央部委正在建立反不正当竞争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种种迹象表明,对于互联网巨头们的监管之手,正越收越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