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原子能机构利用其技术、科学和实验室能力,帮助各国国家实验室监测、及早发现和控制2019冠状病毒病一类的动物和人畜共患病。(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全世界都在期待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来挽救人类于这一场大疫。截至12月23日,共有61种新冠疫苗正在进行人体临床试验,另有172种疫苗正在研发中。

目前一些国家已进入疫苗接种阶段。12月27日,欧盟27国正式开始推进辉瑞/BioNTech疫苗大规模接种,一线医护工作人员以及老人是主要的优先接种人群。

此前,英国、美国也已经开始大规模分发、接种辉瑞/BioNTech的疫苗。俄罗斯“卫星五号”的接种也已经开启。

另外,加拿大已经批准辉瑞和莫得纳(Moderna)疫苗的紧急使用。

作为全球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美国将抗疫的希望放在了疫苗上:

疫苗临床试验一般分为三期,经过三期试验后,基本可以确定疫苗是否有效。因此,按照世卫组织公布的进度,哪些疫苗是有效的最快两个月内就有结果。

在疫苗研发初期,人们关心的是疫苗何时研发成功,但是当疫苗不再遥不可及时,新的问题悄然到来,依靠疫苗来拯救疫情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疫苗可及性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决定了不是一个国家需要疫苗,而是每个国家都需要疫苗。从产业角度看,短期内能达到的生产能力、运输能力决定了能否大规模使用。

从研发成功到马上量产的时间差越小越好。由于疫苗研发存在临床失败的可能性,进行产线的大规模建设面临较高不确定性。大多数企业事实上无法提前投资以扩大产能。这取决于政府、企业各方能否以大局为重做好协调

小到疫苗玻璃瓶供应,大到运送疫苗的飞机轮船汽车筹备,都是影响疫苗从实验室走向每个人的因素。温度要求可能是主要的挑战。根据美国企业此前向美国疾控中心(CDC)披露的信息,新冠疫苗需要深度冷藏。比如莫德纳的新冠病毒候选疫苗mRNA-1273的保存要求储存温度为零下20摄氏度;辉瑞和BioNTech的候选新冠疫苗产品BN1162b2和BNT162b2要求的储存温度为零下70摄氏度。而分发疫苗的现有医疗供应链要求温度是2-8℃。

能否重新构建运送新冠疫苗的冷链物流,会对疫苗的可及性造成的影响极大。缺乏构建能力的国家在普及疫苗上面临挑战,尤其对气候特别温暖的地区和冷链物流基础设施有限的地区来说,形势更为严峻。

点击大图观看被变异病毒打乱社会正常节奏的英国⇩

分发难题

需求远大于供应的现实同时也引发了疫苗分发竞争。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世卫组织和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共同提出并牵头创立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该项目旨在加快疫苗的开发和生产,并确保每个国家都能公平地获得疫苗,包括欠发达国家。

然而除中国外,美、德、俄、英等大国均未加入这项计划。按照白宫的说法,美国不能接受处于“腐败的世卫组织和中国” 影响之下的COVAX这一多国项目的限制。欧盟首席疫苗谈判代表奥尔(Clemens Auer)指责COVAX的透明度不足。欧盟虽然出资4亿欧元,但并不会通过该渠道购买疫苗。

↓想知道疫情期间其他国家民众的生活,请点击放大观看:

政治因素的借口显然站不住脚。据不完全统计,美国已经预定了8亿剂疫苗,其中来自阿斯利康3亿剂,莫德纳1亿剂,强生(Johnson & Johnson)1亿剂。欧盟预定了至少8亿剂的疫苗,包括来自赛诺菲(Sanofi SA)和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3亿剂,阿斯利康3亿剂,强生2亿剂。德国、法国、荷兰和意大利组成的“疫苗联盟”也从阿斯利康预定了3亿剂疫苗。英国从阿斯利康、强生、比利时杨森制药等各方预定了大约3.6亿剂的疫苗。富国早已提前锁定疫苗,直接与疫苗研发团队签订了协议。

以支付能力分发疫苗,弱国穷国在有限资源的竞争中必会败下阵来。有可能造成一些需要优先获得疫苗的国家或者行业没有机会获得疫苗,而一些实力雄厚的国家却过多储备了疫苗。这对于疫苗的普及、疫情的管控都是不利的。

此外,疫苗研发、生产和投放市场等各个环节的背后因素纷杂,关乎商业利益、公共卫生治理目标、国际影响力争夺等方方面面,未来更多有关疫苗的纷争也会随之而来。这些也必然会影响疫苗落地。

是否安全有效

一些国家面临如何获得疫苗的难题,但是有了疫苗就能够管控疫情吗?并不见得。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接种疫苗的意愿和能力。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12月21日已经接种了新冠肺炎疫苗:

一方面,在欧美认为新冠疫苗是阴谋的反智观点大有市场。拿出巨资支持抗疫斗争的慈善家比尔·盖茨(Bill Gates)一度成为攻击对象,在美国各大社交平台上,“比尔·盖茨”这一名字已经与病毒、阴谋等词汇捆绑出现。7月一份由雅虎新闻联合市场调研机构YouGov发起的民调显示,有28%的美国成年人竟然相信“比尔·盖茨希望借新冠疫苗之手将跟踪设备植入人体”。甚至在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内,也分别有44%和19%的人相信上述言论。说服缺乏科学认知的人接种疫苗难度非常大,这部分人将是社会能否实现群体免疫的一大缺口。

另一方面,疫苗的安全性是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国际疫苗研究所(IVI)所长金姆(Jerome Kim)曾表示,一般来说,研制疫苗的过程需要5到10年,但由于全球努力遏制流感大流行,对于疫苗研发的竞争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速度”。 一种在4个月内开发出来的疫苗是否真的安全尚不能确定。

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9月开始的一项民调显示,大约有一半的美国人表示他们不会接种新冠疫苗,其中76%的人表示担心副作用是他们肯定或可能不会接种的主要原因。绝大多数(72%)不愿接种疫苗的人也表示,他们希望更多地了解疫苗的效果。

《欧洲健康经济学》杂志2020年6月发布的一项调查称,来自丹麦、法国、德国、意大利、葡萄牙、荷兰和英国的7,664名参与者中,18.9% 的受访者表示不确定是否接种疫苗,7.2% 的受访者表示不想接种疫苗。其中,5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疫苗的潜在副作用,大约15% 的受访者表示,疫苗可能不安全。

据伊朗劳工通讯社12月27日报道,伊朗将从中国购买100万剂新冠肺炎疫苗。伊朗红新月会负责人赫马蒂(Karim Hemmati)称,伊朗红新月会将处理该问题。

疫苗的有效性也备受争议。在英国日前发现传染性更强的变异新冠病毒后,已有十余个国家发现了变异新冠病毒的感染者,疫苗对变异的病毒是否有效还有待观察。

并且,此前全球已经出现了“二次感染”病例,分布于亚洲、欧洲、北美洲和南美洲等多地。英国《柳叶刀》(The Lancet)杂志10月12日刊发论文,对美国首例确认“二次感染”的新冠病例进行了研究,称二次感染后症状比首次感染明显加重。荷兰还出现了全球首例二次感染新冠死亡病例。

一般来说,感染新冠病毒后就会产生抗体。疫苗理论的逻辑也是通过接种疫苗获得抗疫进而达到免疫。但二次感染表明人体内的抗体一段时间后会消失。著名医学期刊《自然医学》的研究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抗体不会长时间存在:在8周时间里,81%的无症状感染者体内抗体会减少,而有症状人群中抗体减少的比例为62%。对于二次感染事件,美国著名传染病防控专家福奇(Anthony Fauci)说:“免疫不会持续几十年,而更可能是持续几个月到一两年。“

这意味着疫苗可能无法提供终身保护。疫苗仍然有效,但以后有可能每隔一段时间,就得打一次疫苗。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够为民众提供免费疫苗,对中低收入者来说价格成本是难以忽视的因素,不管是个人埋单还是政府埋单,对于整个社会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经济负担。这样一来通过大面积接种获得群体免疫的难度就会大增。

不难看出,疫苗的普及面临诸多难题,通过疫苗终结疫情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如何解决这些难题,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答案。但愿疫情结束回头看时,各国都不留遗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