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只给村里“供水”两小时,村民被迫使用大缸存水度日;占地22亩的“私家住宅”内部游泳池、电影院、停车场应有尽有;团伙成员违法犯罪却在“保护伞”庇护下通过赔偿草草了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北京市打掉了多个基层涉黑恶团伙。令人意外的是,多个团伙的头头均是村干部。回顾他们由“红”转“黑”踏上不归路的过程,着实令人深思。

  1

  违规入党“洗白”身份

  半月谈记者梳理北京市已审结的部分涉黑涉恶案件发现,被查处的村干部存在共性:虽有前科劣迹,仍能藉由当地党政工作人员帮助,违规入党“洗白”,获取政治身份,把持基层政权。

  在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五间房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陈海涛涉黑团伙案中,陈海涛隐瞒违法犯罪前科,骗取党员身份;北京延庆区石河营村经联社原社长张艳超涉恶案件中,张艳超通过编造虚假材料,在非本人居住生活的村党支部递交入党申请,骗取党员身份;北京丰台区长辛店镇辛庄村原党总支书记石凤刚入党材料更是全部由别人代写。办案人员表示,这些人想方设法违规入党,就是想拿到一张含金量高的“担保书”,博取组织和群众信任。

  经历了第一步的“改头换面”后,涉案村干部开始谋求政治身份:有的通过拉拢、利诱等方式,当选村党支部书记兼任村委会主任;有的通过行贿等手段,被镇党委直接任命为村经济合作社主任后,实际控制村两委班子;还有的通过监视选举、代填选票、违规拉票等方式,培养家族成员及其亲信势力作为组织接班人。

  半月谈记者在辛庄村了解到,石凤刚利用担任村党总支书记的职权,大肆安排亲信、家属担任村两委班子成员,其中涉案的村两委成员8人(仅1人未涉案),3名村联防队员和2名公司保安均为其“私人武装”。有村民告诉半月谈记者,为了达到控制目的,石凤刚甚至买了几十支录音笔,用于长期监听村民的言语,搜集对他的不利“言论”,作为打击报复的“证据”。

  一名基层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村支部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具有村内事务绝对“话语权”。“村民代表大会很难开起来,日常涉及村内事情基本上由村两委说了算,代表基层党组织的村委会尤为关键。”该干部表示。

  2

  他们何以能如此嚣张

  由“黑”洗“白”,最终目的是利用手中的权力继续扩大在地方上的影响并谋取经济利益,那么,是怎样的土壤让这些村霸“坐大成势”呢?

  首先,“两面人”在农村地区吃得开。半月谈记者探访发现,善于伪装是村民对石凤刚众口一词的评价。当地村民说,石凤刚平日里装着朴素,办公室堪称简陋,也不开豪车。一些“不明真相”的村民在其事发后还很纳闷,为什么会抓他?“部分村民被石凤刚的‘小恩小惠’蒙在鼓里。”长辛店镇武装部长王继云告诉半月谈记者,石凤刚曾带着部分村民外出旅游,逢年过节还经常慰问村里老人,使得村里许多群众对其感恩戴德。

  其次,“微权力”长期失管埋下隐患。张艳超因遭举报而未能担任党支部书记之后,利用担任村经联社社长的职务便利,对村两委会、村民代表会议的召开横加干涉,使得基层党组织、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的正常秩序形同虚设。他雇有十几个打手,使得村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都是敢怒不敢言,监督约束更无从谈起。

  第三,背靠“保护伞”躲避法律制裁。办案人员介绍,现已发现当地多名不同层级公职人员在入党、选举村干部、承揽工程等方面给予便利,存在不正当经济往来,大搞利益输送,帮助黑恶势力团伙迅速壮大。如北京市森林公安处刑侦科原科长张广红包庇辖区内的涉黑犯罪,纵容石凤刚毁林伐树兴建违法建筑,骗取巨额拆迁款。

  北京市朝阳区孛罗营村的村霸贾会琴曾暗示村委会的负责人,让她的侄子当上村联防队长,好向村里的商贩们收取保护费。如此嚣张行径,背后就有时任朝阳区王四营乡城管队副队长和负责孛罗营村的流管员作为“靠山”。

  3

  如何实实在在扎紧制度笼子

  要真正管好基层“微权力”,铲除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制度笼子应当如何扎才能不松动?受访干部群众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是完善制度建设,从根源上杜绝基层违规入党现象。据了解,北京丰台区已试行党员发展对象亲属关系报告制度,对党员资格、发展流程全面“回头看”,防止发展党员“近亲繁殖”。北京市在13个涉农区各确定1个乡镇开展试点,排查整顿“带病入党”、弄虚作假、徇私舞弊、严重违反入党程序等4类农村发展党员违规违纪问题,确保发展党员素质过硬、群众信服。

  二是要建立基层“微权力”运行监督体系。受访办案人员指出,针对村级“微权力”数量众多、透明度小、监管薄弱等问题,理应细化小微权力清单,确保“微权力”照“单”运行。同时,依托科技手段推动治理透明化,在涉权事项公开制度实施过程中,建立规范清晰的数据库,遇问题可精准排查,增强监督实效。

  三是在易滋生涉黑涉恶重点行业领域加快建立长效常治机制。大家公认的是,自然资源领域是基层涉黑涉恶团伙拉拢公职人员、寻求“保护伞”,牟取经济利益的重点领域。多名基层干部建议,接下来既要切实运用好“三书一函”等行之有效的监督形式,也要围绕“长效常治”目标任务,总结专项斗争中的好经验、好做法,形成制度成果。

  四是加强对村两委班子负责人“一肩挑”的监管。长辛店镇纪委书记陈见喜表示,当前,基层村两委班子“一肩挑”,事实上村经济组织也是村主任说了算,对“一把手”的监督尤为关键。必须严格落实村党组织书记区级备案管理制度,压实区委主体责任,将村干部作为“准乡镇干部”管理,人选的动议提名、资格审查、联合考察等环节均由区乡镇两级共同完成,村党组织书记人选要由区委组织部部务会研究审议,再由乡镇党委履行任职程序。

  来源:《半月谈》2020年第24期

  半月谈记者:涂铭 鲁畅 吴文诩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