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当南非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最初的“金砖四国”(BRIC)——组成“金砖国家”时,发明这一名词的作者奥尼尔(Jim O’Neill)表示了意见。奥尼尔认为,南非的规模和经济分量无法与其他国家相比,让它加入金砖国家有可能破坏该集团的一致性。

十年后,新冠肺炎疫情证明了作者的担心。通过凸显金砖国家之间日益加剧的分歧,百年一遇的疫情颠覆了以往对该集团的预期,损害了该集团的团结。然而这一次,受到挑战的不仅仅是南非。

这场疫情加剧了过去20年的增长模式:一个国家在疫情发生前的表现越弱,复苏之路就越艰难。(VCG)

冷战结束后的过去三十年,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了一个相对富裕的发展时期。这些国家利用和平的机会,在世界全球贸易和价值链中找到一席之地,开始“新兴”。

自2001年首次被提及,到2010年正式汇合,金砖集团被称为这些新兴经济体中最具影响力的集团。五个成员共占世界陆地面积的四分之一,人口占世界人口的40%。它们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被视为能成为21世纪的经济发动机。在这二十年间,按购买力平价计算,金砖国家在全球GDP中的比例从2001年的18.8%增长到2019年的30.5%。

然而,并非所有金砖国家成员都对该集团的声誉做出了同等贡献:其大部分增长来自中国和印度。自2001年以来,中国的实际GDP增长了979.9%,印度增长了480.8%,但其他国家却因各种形式的经济失调而受阻,南非过去20年的增长只有188.9%。

2020年的疫情凸显了金砖国家的这些差异:虽然印度仍然是累计病例最多的国家,但人均病例和死亡人数最高的是俄罗斯、巴西和南非,这三国也是近20年来GDP增速较慢的国家。而印度在减少新病例的同时,其他三国正面临着令人担忧的第二波疫情。相反,中国在图表中处于最底层,已经成功阻止病毒的传播几个月了。

今年,长期的财富分化和不平等的经济管理能力,应将拉大金砖国家之间的差距,尤其是中国,将以其他国家梦寐以求的经济增长轨迹进入下一个十年。

增长受挫的巴西

巴西原本是金砖五国的完美标杆:2000年至2010年,巴西的经济增长一直超过高盛(Goldman Sachs)等经济分析机构设定的预期,平均每年增长近5%,2010年达到创纪录的7.5%。然而自此之后,它的增长始终不尽如人意,在2015年至2020年的五年里,它的增长率相反下降到0.5%的负增长。

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政府原本被寄予希望,希望能改革国家繁重的税收、公务员结构和央行管理系统。但疫情暴露了博尔索纳罗的民粹主义和机会主义本质,其对疫情不负责任的处理方式,迫使该国在与全球最严重的疫情之一作斗争时,被迫中止其改革计划。

自危机开始以来,已经有超过17万巴西人死亡,其卫生系统本就处于崩溃的边缘,又正要面对疫情的第二波。该国的社会状况也岌岌可危:2020年上半年有120万个工作岗位流失,促使一些人宣布巴西正经历“就业末日”。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的10月预测,巴西经济目前预计将在2020年收缩5.8%,直到2021年才会回升至2.8%的增长。

与秘鲁等其他南美国家所经历的情况类似,巴西正面临着几十年经济增长的覆灭。穷人和中产阶级家庭在该国多年的经济扩张中所积累的财富,都在几个月内被疫情摧毁。巴西的卫生危机很可能还将持续数月,而不太富裕的家庭可能还要数年才能“恢复正常”。

巴西领导人的态度受到了尖锐的批评,在疫情期间,博尔索纳罗嘲笑戴口罩,淡化疫情的严重性。在今年11月17日的金砖国家会议上,他表示“像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组织……需要彻底改革”,并声称个别国家会比国际社会更好地应对危机。

这种态度与其他金砖国家的姿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习近平在同一次会议上表示,“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趋势是无法扭转的”。与此同时,虽然印度和南非一直在世贸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推动一项动议,要求破例豁免药企对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以帮助发展中国家以更为便捷、更能负担的价格生产并获得新冠肺炎疫苗,但同样没有主要药厂的巴西,却破天荒地站在了欧美一边予以反对,令各方对巴西疫情的担忧进一步加重。

南非和被破碎的非洲梦

当南非加入金砖国家时,整个非洲大陆都欢呼雀跃,然而和巴西一样,此后它的雄心壮志并不总能获得成功。自2005年以来,该国的表现不如经济学家所希望的水平。

如今,疫情的影响进一步削弱南非的前景。其2020年第一季度的失业率为30%,并一直继续上升。在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提出相当于南非GDP10%的5,000亿南非兰特(约333億美元)社会救济和经济支持计划后,该国的财政赤字翻了一番,从占GDP的6.8%上升到15.7%。IMF在10月更新了其对南非2020年GDP增长的预测,从5.8%的负增长到更糟糕的8%的负增长。

4月24日,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参观了位于南非约翰内斯堡的NASREC展览中心的COVID-19处理设施。(美联社,Jerome Delay)

应对这一财政压力,南非需要减少支出并提高税收,但对政府能够实施强硬措施的信心不足,标准普尔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对该国的弱评级解释为“国家政治领导层无力采取及时和充分的措施”。

这种改革的困难可以追溯到南非的历史和充满分裂的社会:像南非这样历史上经历过白人殖民和极端种族不公正的国家,由于缺乏土地所有权改革、社会保障和累进税制的缺失,长期存在不平等现象。在这种后殖民社会中,强有力的改革措施往往充满了政治困难。

金砖国家成立之初,南非是非洲发展的象征,在随后的几年里,众多非洲经济体也表现出了可喜的增长。然而,和南非一样,非洲大陆今年也面临着发展的急剧退步。据非洲开发银行(African Development Bank)统计,与疫情发生前预期的25,900亿美元GDP相比,非洲经济可能收缩1,450亿至1,900亿美元不等。

多项研究显示,2014年伊波拉(Ebola)疫情对非洲国家产生了长期影响,一项研究表明,塞拉利昂(Sierra Leone )在疫情发生后再也没有恢复到之前的增长轨迹。这使得IMF的一组研究人员担心,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这样的过程会否重演,特别是非洲的低收入国家,面临着“失去的十年”的发展风险。

印度和俄罗斯的雄心受到抑制

金砖五国中的欧亚大国情况相对要好一些,印度自2000年以来,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增长率,而俄罗斯虽然受到油气价格下跌的影响,但其人均GDP却与中国不相上下。

然而,两国也深受瘟疫的影响。印度的GDP在2020年第二季度下降了惊人的23.9%,并且它还受到全球汇款下降的影响,印度GDP的3%依赖于海外侨民汇款,这一比率是其他金砖国家的10倍。在俄罗斯,失业率猛增30%,由于联邦锁定措施,地区政府正面临20年来最高的预算赤字。据IMF的最新预测估计,印度经济将收缩两位数(10.3%),而俄罗斯将收缩4.1%。

新冠肺炎:印度总理莫迪5月12日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推出总值20万亿卢比的刺激经济计划。图为当地民众收看电视讲话。(AP)

两国的政府纷纷作出回应,承诺推出刺激计划。10月12日,莫迪政府宣布了一项100亿美元的计划,5月俄罗斯政府已经推送了总额占GDP2.5%的计划。然而现金救助或许能够缓解企业和家庭所经历的一部分压力,但如果不把疫情控制住,经济活动就无法持续恢复。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刺激计划很可能最后会被投资到股市、美元或其他避险工具中,而政府希望促进的就业却依然脆弱。

这种微弱的抗疫反应给两国的全球雄心蒙上了严重的阴影。印度与病毒的斗争损害其成为世界强国、摆脱贫困和实现军队现代化的雄心。俄罗斯也不得不承认,它在减少对能源行业的依赖性方面失败了,今年的国际能源需求下降对它伤害很大。虽然它一直试图保持地缘政治影响力——莫斯科声称成功生产出世界上第一支新冠肺炎疫苗——但大多数评论家仍然持怀疑态度,包括其本国公民。10月20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项调查指出,在所有金砖国家中,当被问及“如果新冠肺炎疫苗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的,并且可以使用,你会服用吗?”的时后,俄罗斯人的怀疑态度最为强烈:只有54,9%的受访者表示愿意打一针,而在中国、南非和巴西这一比例为80%或更高。

中国坚持改革,抢先一步

中国是金砖国家中唯一被预测今年会扩张的经济体。在第一季度收缩了6.8%之后,IMF预测中国经济在2020年将扩大1.9%。

虽然疫情爆发始于其境内,但中国能够比金砖国家内外的大多数其他国家更好地管理它。官方数据位于5,000名死亡人数以下,是比南非少4倍,比法国少10倍,以及比印度和巴西少30倍左右。在抑制病毒的过程中,当其他国家仍面临冬天感染浪潮时,中国却能实现经济复苏。汇丰银行(HSBC)亚洲经济研究联席主管诺伊曼(Frederic Neumann)甚至表明,在中国第三季度实现4.9%的增长后,中国现在在GDP方面“撑起了世界”。

不过,中国的增长并非完全没有挑战。疫情同样严重影响到就业及中小企业,此情况在东南沿海仰仗对外出口的地区尤其明显,海外订单戛然而止,令得这些企业不得不寻求在国内市场消化的空间;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工业供应链的“中止”,令中国承受最直接的影响。这一系列因素也是中国政府近来愈发强调“以内循环为主,外循环为辅”的一大客观因素。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给中国经济增长带来影响,第一季度经济增长受到最明显影响。(新华社)

然而,与其他金砖国家成员不同的是,中国表现出了一贯的改革和有效治理能力。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和2015年A股灾害之后,中国政府领导了一场自认成功的“抗击金融风险之战”,虽然国家没有沉迷于大规模的财政刺激以应对疫情,但习近平的改革议程在2020年也没有放缓。

举例来说,在11月16日至17日的会议上,中共中央在首次召开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誓言继续推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总目标”。过去几年,随着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对提高党依法治国、依法执政能力作出专门部署,法治在国家治理中的作用更加彰显”,中国法院处理的行政案件、知识产权相关案件和破产案件急遽激增。

这种执政能力为中国在疫情前的持续增长奠定了基础,并将使其在疫情后能继续保持这种状态。根据IMF的数据,中国在明年将达到8.2%的增长。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在舆论一片静悄悄中闭幕了。相比“依法治国”一类较为聚集、落地的主题,本次中全会的“社会主义”和“第五个现代化”显得十分宏大。(新华社)

未来的增长轨迹

发展中国家可能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感受到这一疫情带来的损失。联合国的“每个妇女,每个儿童”计划在其最新报告中警告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而关闭学校,意味着发展中经济体的许多儿童和青少年可能永远不会再回到学校。经济学家警告,卫生和教育部门今年面对的压力可能会对这些国家的生产力造成长期影响。

同时,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受到贸易增长乏力的挑战,使其发展道路变得狭窄,而且最近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以及工业自动化和3D打印等技术颠覆,都有可能减少全球对劳动力的需求,并引发全球价值链的缩减或分割。

这在新兴经济体之间造成了一种差距,一边是有能力在贸易、基础设施和投资方面实施有效改革,以继续获得新的增长、就业和减少贫困的经济体,另一边是治理薄弱、无法适应全球变化的经济体。后者很可能会遭受健康危机的长期影响。

这场疫情加剧了过去20年的增长模式:一个国家在疫情发生前的表现越弱,复苏之路就越艰难。虽然金砖五国在2010年可以被看作是一个连贯的整体,但其成员的发展差距在今天已经变得非常明显。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强有力的治理、改革的意愿和审慎的政策——也决定了一个国家应对疫情的成败。

相關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