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的第三次保释申请于12月23日成功获批,中国大陆网民的评论中多是指责批准保释申请的法官,香港法学界则从法律角度给香港政府出了些好主意。

黎智英获得保释令大陆网民普遍不满,香港法学界也开始为如何让港府规避香港法院而出谋划策。(多维新闻网)

黎智英先后被起诉欺诈科技园公司与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黎为此曾两次申请取保候审,但均被当时负责审批的法官苏慧德以存在潜逃风险驳回。这一次,黎的申请却被此次负责审批的法官李运腾批准。

据悉,黎为此付出了1,000万港元(1港元约合1.3美元)的保释金,同时他还需要有3个各出10万港元的保人作保。但在保释期间黎仍要受到约束,法院要求黎必须交出全部旅游证件且不得离开香港,除到警局与法院以外不得离开住所,每周必须到警局报道3次,还在实质上剥夺了黎的政治权利。

这些要求在香港法学界看来形同虚设,首先是1,000万港元,这些钱对于曾花费数千万港元搞政治捐赠的黎智英而言很难形成约束力;其次是交出旅游证件和不能离开住所等限制,香港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对此认为,以黎的财力、人脉而言,如果他真心想弃保潜逃的话绝不会因为这种限制而无法逃离香港。

香港法院的情况恐怕短时间内很难改变,所以知名香港法学教授顾敏康就曾在《大公报》上撰文建议,祭出国安法第55条,以“出现港府无法有效执行本法(即国安法)的严重情况”为由,直接将黎智英送到大陆审判。

而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会长陈曼琪则提供了另一种思路——既然黎智英需要交保释金,那么让他没钱交保释金不就好了?

这涉及到国安法第43条第3款,其中规定香港政府警务处办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时,可以“对用于或者意图用于犯罪的财产、因犯罪所得的收益等与犯罪相关的财产,予以冻结,申请限制令、押记令、没收令以及充公”。

然而分析显示,从黎智英已经回家的情况来看,这1,000万的保释金可能已经交割完成。但若真能用这一规定将黎智英目前的家产尽数抄没,无论黎最终能逃往何处恐怕也只不过是在以另一种形式接受惩罚罢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