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253天的“本土零检出”破功,大半年来的首例本土感染确诊案例立刻成为台湾舆论焦点,而这名30多岁女性由于曾与后来确诊的外籍机师连续数天亲密出游,遭到网络砲轰“台女误国”、“CCR胜过CCC”(异国恋胜过中央指挥中心)等等。台湾许多名人、网红则呼吁民众,不要猎巫、污名化确诊者。

台湾疫情总指挥陈时中于当地时间12月22日宣布,新增一例本土感染病例,自4月中旬以来维持长达253天的“本土零病例”正式破功。(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2020年12月22日,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公布一例新增本土案例“案771”,案主为30多岁女性。根据指挥中心说法,是在调查日前公布的案765(长荣新西兰籍机师)的活动史中,发现案771与案765有过长达5日的密切接触并且已经出现咳嗽、鼻塞等症状,才采检并确诊。

由于案765是60多岁的外籍机师(驾驶员),落地后仅隔离三天便与案771连续多日亲密出游,引爆网络上大量舆论,批评案771是“CCR”(Cross Cultural Romance,跨文化恋爱)、“很EZ”(Easy,指容易被搭讪)等等。

除此之外,许多网友甚至对案主发出许多人身攻击的词汇;更因为案主在广达电脑集团的孙公司就业,创造出“洋传广”(指洋人传染给广达女,谐音台湾铁人十项选手杨传广)的缩写,极尽嘲讽之能事。

对此,前财经主编胡采苹在脸书粉专发文表示自己收到案771同事的信件,为其辩护道:“(案771和案765)之间并没有传闻中的关系,是一般的朋友……(案771)是一个个性直率人缘佳,做事很man的女生,并不是狐狸精类型。”网红律师吕秋远也批评:“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尖酸刻薄。”网红议员王浩宇则忧心表示,大家都会担心被人身攻击,“以后谁敢诚实配合疫调?”

不过,女权博客“蒂玛小姐咖啡馆”则认为,不管是散播案771是CCR的谣言、还是澄清案771洁身自爱的说法,追根究柢都是“厌女”,不管发生甚么社会事件,女生总是需要被检视年纪、检视关系、检视性格等等,而不能被单纯当作一个病人对待。

永龄基金会执行长刘宥彤则感叹,若事件中的双方性别对调,根本不会有人多做赘述,也不会有人认为男方是“狐狸男”,可见这都是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导致。刘宥彤呼吁重视,由于网络传播快速,对女性的歧视与网络暴力现象也更容易散布。

“厌女”一词来自日本上野千鹤子着《厌女》,作者曾批评日本皇族“就是将厌女症露骨地制度化了的一个家族”。(美联社)

其实,对于本土案例“破功”,飞航员成为“防疫破口”的情况,本来就有更多面向可以检讨。不管是当初为了给航空公司“方便”而设立的“机师三天隔离检疫”(相对其他人的14天)规定,或是长荣公司对旗下机师在值勤期间出现症状却后知后觉,声称是因为同行机组员“不制止”的卸责心态,甚至是机师本人不配合疫调的不合作态度,都远比被传染的案771更严重。

说到底,案771本人与已结束政府规定隔离天数的友人出游,何罪之有?网络大量针对案主的嘲讽,无非是由于出游的对象是“外籍人士”,而联想到“崇洋媚外”;又由于是“高龄机师”而联想到“拜金”甚至是“婚外情”,再再挑动民众心中对女性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并且同时刺激到了民族情绪和传统父权观念的缘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