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SME科技故事

  2015年10月,一名14岁少年因为自杀未遂后住进了医院,医生诊断他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此后的18个月里,他4次住进医院,期间出现了幻觉,莫名的恐惧以及愤怒爆发,甚至认为自己是“邪恶的恶魔之子”,他的母亲不得不辞去工作专职照顾他。

  男孩的精神问题出现得很突然,他表示杀害家人的念头入侵了自己的脑袋,迫害妄想、各种幻觉让他无法正常上学。

  在家里,他感到异常劳累,每天伴随着头痛、胸痛、呼吸急促,还有尿频症状。

  虽然精神病医院给出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但常规的治疗方法对他没有效果,反而因为药物的副作用,男孩经历了严重的厌食、恶心和呕吐,在住院的6周时间里体重减轻了20.5公斤。

  这让他的医疗团队感到非常困惑。

  2016年的夏天,男孩再次住院,这次在一家大型精神病医院住了11周,在那里进行了广泛的测试。

  医生怀疑他可能患有自身免疫性脑炎,一种人体免疫细胞攻击大脑造成的疾病。然而免疫抑制剂对他的病情也没有任何帮助。

  出院后,男孩仍然感觉不适,他的父母注意到他的腋窝和大腿周围皮肤上有异常的痕迹,在男孩最早出现精神问题后的10个月左右出现。

  那是一种膨胀纹,一般出现在肥胖者或孕妇的体表,是由于皮肤短时间过度拉伸撕裂而产生的,但男孩此前经历了剧烈的减重,显然有些不太合理。

  7个月后,即2017年2月,另一位医生怀疑男孩的精神疾病与奇怪的膨胀纹是由同一件事引起的——巴尔通体感染。

  尽管已经确诊,但仍需要弄清楚它的具体类型,以便选择合适的抗生素治疗。男孩的父亲最终联系了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研究团队,他们从男孩的血液中分离出了汉式巴尔通体细菌,并为他提供了抗生素治疗。

  在确定了治疗方案后,男孩仍然经历极其痛苦的疗程,抗生素的并发症使他再次住院。直到2017年9月,距最初出现症状已经两年,他的家人已经投入了40多万美元用于治疗,男孩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已经能够正常上学。

  第二年春天,男孩的思维能力也恢复到正常水平,所有功课都得到了A的成绩,医生也认为他已经完全康复。男孩的父亲也通过邮件向医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男孩的罕见案例至少说明了巴尔通体细菌要比我们认为的更为危险。

  传统上,巴尔通体本就是一种很奇特的细菌,它们在血管里驻扎,像病毒一样入侵其他细胞进行繁殖。这种隐藏在细胞中不可思议的能力也给医生治疗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随着科学家对巴尔通体研究的深入,目前已经有30种不同的巴尔通体被发现,其中的12种可以感染人类,男孩的案例中即是最为著名的汉式巴尔通体。

  在人类中,巴尔通体感染通常也被称为猫抓病,是一种比较轻度的疾病,一般伴有发烧、淋巴结肿大和疲劳症状,即使不使用抗生素治疗也会在一个月内自行痊愈。

  但是,最新的证据表明,汉式巴尔通体还会对人造成更严重的伤害,包括引起神经系统的损害,其他研究也将汉式巴尔通体感染和心脏以及眼部疾病联系在一起。

  巴尔通体几乎在世界各地的动物身上都存在,猫猫狗狗和一些动物都是它的天然储存库,通过它们的叮咬和抓挠传播给人类。

  就男孩的案例而言,他有6种可能的途径接触到巴尔通体,包括他自己饲养的宠物以及发病前对农场的访问,但具体的细节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今年,新的研究就来了,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兽医内科医师爱德华·布雷特施韦特和他的团队研究了另外33名具有类似神经精神症状并怀疑接触了巴尔通体的患者。

  其中29名患者发现了曾经或现在感染巴尔通体的证据,即通过测试能在他们的体内发现细菌或对细菌的抗体痕迹。

  在这29名患者中又有24人的皮肤出现了类似妊娠纹的病灶,即与上述男孩的症状相同,分布位置在四肢或躯干。同时这些患者也都出现了明显的精神症状,比如睡眠障碍、精神错乱、易怒、焦虑、抑郁以及头痛。

  尽管研究发现了巴尔通体似乎与神经损害和精神疾病有某种关联,但作者也强调了目前还不能证实其因果关系,也并不能说明二者有直接的关联。

  我们目前还不能排除巴尔通体感染与精神疾病之间还是否存在其他因素,比如一个人既往的健康状态或遗传问题。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这些具有相似感染经历和精神疾病的患者中,在清除了感染后,并没有从精神疾病中恢复过来,也就意味着男孩的经历可能是个特例。

  虽然有几个家庭报告,治疗巴尔通体感染似乎的确对他们的孩子有所帮助,但这并不是这项研究能够得出结论的。

  目前我们已经发现了巴尔通体与精神疾病之间的不确定联系,这将会成为一个突破口,还需要更多病例以及治疗试验来支撑更深入的研究,揭开藏在背后的种种谜团。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