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控诉选举舞弊的法律诉讼在各州及联邦最高法院受阻,特朗普及其律师团队仍不认输,继续坚持选举欺诈的主张。但这执念产生了副作用。在掌握着参议院最后2个关键议席的佐治亚州,许多共和党选民(尤其是特朗普的支持者)都纠结着是否在(2021年)1月5日的复选中投票。

共和党参议院候选人珀杜(David Perdue)及民主党候选人奥索夫(Jon Ossoff)在11月大选中分别获得了49.7%及47.9%的票数,另一对候选人——共和党的洛夫勒尔(Kelly Loeffler)及民主党的沃诺克(Raphael Warnock)——所获票数亦均未过半,需在1月的复选来确定最终的两位参议员人选。目前,共和党和民主党分别在参议院确保了50个和48个席位,民主党需要赢下两个席位,才能获得参议院的控制权,而共和党则只需要赢得1个席位。没有这场胜利,拜登未来两年的施政将会非常艰难,赢得复选对于共和党的重要性亦不言而喻。

眼看着1月5日最后期限将至,共和党的胜算却因佐治亚州多位共和党人拒绝投票的宣言而面临危机。包括知名律师伍德(L. Lin Wood)、特朗普前律师团队成员鲍威尔(Sidney Powell)等共和党人均高调呼吁选民不要在这场“腐败”的选举中投票。

共和党自掘坟墓?

一位来自佐治亚州的共和党选民Kyle Huneycutt表示:“我认为这次的总统大选是被操纵的。而且我也不太相信佐治亚州有能力在1月进行一场公正、结果准确的选举。”Huneycutt的想法在佐治亚州共和党选民中绝非少数。此前民调机构莫宁咨询(Morning Consult)发现70%的共和党选民相信本届大选存在欺诈。许多对“选举舞弊”感到愤怒的佐治亚州选民,更是在近一个月屡屡攻击、威胁当地的选举官员甚至是普通的点票员。

对于这些共和党选民而言,指控选举舞弊的诉讼在各州法庭节节败退,“正义”未被伸张、特朗普依然是选举腐败的受害者,接下来的参议院复选还是会“被操纵”。他们心想:这样的选举,投票何用?

作为特朗普的支持者,这次参加复选的两位共和党议员在竞选集会、各类电视及网络平台广告上几乎不谈社会议题,而只是宣传选举欺诈、攻击民主党的“社会主义路线”。珀杜更一度在集会中对选民说:“你们听着,(这次的选举)跟社会议题无关,而是为了划清界限、防止民主党在政府形成统一的势力。”

而有着超过80万Twitter追踪者、在佐治亚州颇有影响力的律师伍德及其他多位共和党人则直接号召选民不要投票。伍德在接受《纽约客》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佐治亚州会有几十万共和党选民联合抵制这次复选。如伍德的预期不假,这将直接断送两位共和党候选人的席位。

不过,除了伍德等人外,许多共和党人(包括候选人珀杜及洛夫勒尔)都以一种颇为自相矛盾的逻辑鼓励选民去投票——继续坚称佐治亚州的选举系统被操纵,同时又声称只有投票给共和党参议院候选人,才能阻止民主党取得参议院的控制权。虽然不少人认为呼吁选民在“被操纵”的“不公”选举中踊跃投票只会带来“反效果”,但近期媒体的许多报道似乎显示,不少共和党选民的确被此等呼吁所“说服”。

民主党候选人奥索夫(左)和沃诺克(右)11月19日出席竞选活动。(Getty)

路透社12月在佐治亚州城市、市郊及乡村地区随机调查了50位共和党选民的投票意向,50位均表示虽然这次大选被欺诈行为玷污了,但仍打算在这次关键的复选中投票。此外虽暂未有更严谨的民调数据,但这一抽调结果至少说明依然有大量共和党选民将参加投票。

从目前的民调来看,民主党与共和党在数字上势均力敌,且民主党的微弱领先幅度要比大选前同一时期的优势要小。考虑到以往、尤其是本届大选中民调总是过于偏向民主党的惨痛教训,共和党此番矛盾的竞选论调虽然难保不会影响小部分选民的投票意欲,但此潜在差距会否导致共和党候选人痛失议席,目前仍难有定论。

民主党选民会否“倾巢而出”?

相对于共和党的矛盾论述,民主党在复选中似乎也有“天先劣势”。共和党策略师Mike Hassinger指出,从历史上来看,民主党选民复选投票率向来比大选的投票率低得多:“没有人为此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但事实就是这样。”他认为,在刚刚结束的大选中,不少选民投票给拜登完全是为了不让特朗普连任,但在1月的复选中,他们就没有那么强烈的动机参加投票了。

2008年总统大选过后的佐治亚州参议院选举中,当时的民主党候选人马丁(Jim Martin)在大选中的得票率虽与共和党竞争对手钱布利斯(Saxby Chambliss)极为接近(钱布利斯得票率为49.8%,马丁得46.8%),大有翻盘的可能,但是他在复选中获得的选票比大选少了将近一半,让共和党对手轻易赢得参议院席位。而今年的情形与2008年极为相似。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奥索夫大选得票率为47.9%,只落后珀杜不到2%。

但今年民主党动员选民的势头不容小觑。《华盛顿邮报》22日报道指出,已有超过140万佐治亚选民提前投票,几乎与11月大选同时期的投票率相当。而根据美国选举计划(U.S. Elections Project)的数据,在12月14日投票正式开始前,已有超过120万选民申请邮寄选票,达到11月大选邮寄选票申请总数的67%,并且还在继续增加中。鉴于使用邮寄选票的以民主党选民为多,从这些数据来看民主党选民今年复选的投票率未必会如以往一般低。

11月的大选中,亚裔和太平洋岛裔民主党新选民的加入,成为帮助拜登赢下佐治亚州的关键因素。前者今年的投票率比2016几乎翻了整整一倍。而这次在复选,民主党更是继续挖掘亚裔选民,此前民主党亚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亦直接举家搬迁至佐治亚州,为复选造势。

尽管共和党似乎在此次复选中自己给自己挖了陷阱,但这会造成多少共和党选民不参加投票却是另外一回事,在没有更准确的民调数据、只有各种媒体报道的轶事证据下,难说这是否会给共和党带来致命性的打击。而综合民主党方面的胜算以及民调来看,没有哪一方存在决定性的优势,结果只有到1月5日后才可见分晓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