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中外的官场,文山会海是通病,空话套话泛滥也是通病,每年都有无数的政策、文件、会议,不足一年就会被多数人遗忘。总有极少数影响深远,甚至青史留名。

建国以来,历届中共党代会的政治报告,最让笔者眼睛一亮的是1992年。邓公南巡的和煦春风破除“左”的僵化思维,十四大随后决定社会主义也搞市场经济,次年写入宪法。“计划经济”曾被视为本质特征、最大优越性,实践证明是死路一条而废除。

改革开放以来,历届中共中央全会进行大量重大决策,最让笔者眼睛一亮的是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哪怕完成90%,中共、中国必能脱胎换骨和顺利转型,目前看还是超前,有一些落不了地。

1994年以来,历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新闻通稿,最让笔者眼睛一亮的是2020年。

亮点不在宏观政策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常在当年12月中旬召开,会期3天,早已不局限于经济工作,政治、社会、文化、改革、外交等领域包罗万象。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治国理政,以此会议为次年全国全局工作谋篇定调,统一思想步伐,政策细节随后在次年3月5日全国人大例会上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一一体现。12月16日至18日,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18日18:35,新华社受权发布了新闻通稿。

国内外很多人尤其财经界、股民最关注2021年宏观经济政策,的确从通稿中能找到答案,“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笔者浅见,这反而不是今年会议的亮点,相关表述和政策导向只是中规中矩。因为:

一、历史比较并不新鲜。回顾2017年、2018年、2019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宏观经济政策的基调,都是“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

二、国际比较也不新鲜。美国拜登新政府尤其耶伦候任财长的政策取向,大概率也是这个组合。

三、弹性空间变数很大。中国语言极其丰富微妙,有的说了不做、有的做了不说、有的多说少做、有的多做少说、有的边说边做。所谓“积极”、“稳健”,边界和尺度在哪里?很难清晰定义。此前有先例,大放水的货币政策仍然可以说“稳健”、“定向”,利用同比、环比、不同口径的数据予以倾向性描述,勉强也能自圆其说。

何况在特定压力和环境下,原有的谋划必然颠覆,不得不强有力出台紧急措施。例如2008年二十年一遇的金融危机爆发,“4万亿”强援助很快出台;2020年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蔓延,中国的经济刺激力度不亚于12年前的“4万亿”,只是现在经济总盘子更大,感觉不如以前强烈。

研究新闻通稿上下文和目前宏观经济主要数据,不难预测2021年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明显比今年偏紧,延续2020年的印钞、发债力度既无必要,也不可持续。中央政府债务在安全线以内,余地很多,但地方债务过快增长,寅吃卯粮,兑现困难,已引起高层的足够重视,所以要求“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

新冠疫情对小微企业冲击最大,元气大伤,最为脆弱,最实在援助的是减免税费。但疫情和复工复产复市已趋于稳定,不可能再有今年的减免力度,社保基金的亏空已经增大,不解决会成为“定时炸弹”。当然,高层也给了定心丸,告知“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的时、度、效”,这个基调和操作既不特别、也不意外,表明2021年的宏观经济政策有进有退、有保有收、有缓有急、有重有轻。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