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抗击新冠病毒的斗争基本结束,但武汉的医生张笑春却陷入抑郁,她相信自己作为女儿和母亲都是失败的。她为自己在父亲病危后仍然坚守工作岗位的决定感到痛苦。她担心年幼的女儿,因为她经常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不过,张笑春并没有将这些情绪压在心底——就在几年前,在这个心理疾患长期遭到污名化的国家,秘而不宣还曾是常见的做法——她去见了心理医生。当朋友和同事关心她的时候,她会公开承认自己在心理上遇到了困难。

“我们都能够面对这么大的一个疫情,那我们连小小的心理问题都不敢面对吗?”医学影像专家张笑春说。

始于中国的新冠病毒大流行迫使中国民众直面心理健康问题,由于资源匮乏和普遍的社会污名化,心理健康在这里是一个长期不受重视的话题。在毛泽东时代,心理疾病被宣布为资产阶级的妄想症,中国的精神病学体系遭到摧毁。即使是在今天,歧视仍然存在,许多患有精神疾患的人遭到回避,被藏在家里,或者被关入精神病院。

随着新冠病毒的暴发,这种不受重视的状态越来越需要改变。大流行初期的不确定性,加上随后数周的悲痛和恐惧,给个体和集体都留下了心理创伤。

疫情期间,张笑春医生在中国武汉一家医院工作时陷入了抑郁。
疫情期间,张笑春医生在中国武汉一家医院工作时陷入了抑郁。 .
上海一所大学做了一项全国性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全国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出现了抑郁、焦虑、失眠和急性应激等症状。北京的一名专家最近警告,这种影响可能会持续10到20年。

由于中国政府自上而下的领导,官员们迅速动员起来提供帮助。地方政府设立了热线电话。各心理协会推出了应用程序,并举行网上研讨会。学校对学生进行失眠和抑郁症状的筛查,大学正在建立新的咨询中心。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