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寄养店的服务日渐成熟

  宠物经济

  成都调查

  ● 在寄养方式上,出现了“宠物酒店”,如同人类酒店一般,还可以选各种房型,这样的寄养服务价格约150元/次。

  ● 在宠物清洁方面,除了常规的洗澡剪指甲等服务,还出现了宠物游泳服务,如同人类去游泳馆游泳一样,还提供办卡服务。

  ● 甚至出现了宠物殡葬服务——主人可以向商家定制印有宠物照片的骨灰盒和墓碑,商家会提供火化服务,并举办葬礼。

  “它经济”成为今年又一热词。

  据《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全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达到9915万只,整体消费规模达到2024亿元。

  广阔的宠物消费市场及快速增长的市场规模,催生了大量宠物相关企业。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超过67万家与宠物相关的企业,其中,今年前10月新增数量同比增长超76%。

  宠物服务也在往精细化方向转化。除了常规的寄养、医疗等服务,近两年,在寄养方式上,还出现了“宠物酒店”,甚至出现了宠物殡葬服务。

  一片繁荣背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它经济”在今年又呈现出不同变化。在越来越完善的宠物产业链上,有人欢喜,也有人忧。

  近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先后对话宠物食品、训导、活体等各领域商家,一窥2020年疫情下的宠物经济。

  训导:

  逐渐“拟人化” 单量远超去年

  前段时间,一条关于宠物狗帮忙做家务的消息,引发大众对宠物训导行业的关注。画面中,一只狗子举着扫帚像人一样做家务。

  成都犬之谷宠物训导学校执行副校长魏属吾表示,作为宠物服务细分领域之一,宠物训练并不算新型行业。在他所开设的宠物学校里,寄养训练一般需要1个月时间,收费3000元。所训练的内容包括纠正狗狗自身所有行为问题、社会化培训,以及基础服从训练包括坐、卧、等待、有绳随行、唤回等。如果顾客有特殊要求,比如叼篮子、取快递、装死、开门关门等,花费的时间和费用就更高。

  整体来看,魏属吾所在学校今年单量比去年上涨了30%左右。原因在于,这类只能通过线下门店才能完成的服务对养宠人士而言“是刚需”。他说,疫情期间,很多人在隔离或回老家时,会选择将宠物进行寄养,寄养期间顺便对其进行训导。“人们也越来越愿意为自家宠物买单。”

  事实上,随着需求增加,宠物服务也越来越精细化。

  服务:

  内容丰富,成为本地生活新战场

  就成都来说,记者在美团平台上看到,在寄养方式上,出现了“宠物酒店”,如同人类酒店一般,还可以选各种房型,这样的寄养服务价格约150元1次。在宠物清洁方面,除了常规的洗澡剪指甲等服务,还出现了宠物游泳服务,如同人类去游泳馆游泳一样,还提供办卡服务。甚至出现了宠物殡葬服务——主人可以向商家定制印有宠物照片的骨灰盒和墓碑,商家会提供火化服务,并举办葬礼。

  由此可见,围绕宠物衣食住行的消费行为正在逐渐“拟人化”,而在巨大的需求驱动下,宠物业务已经成为本地生活的新战场。

  饿了么发布的《2020宠物外卖报告》显示,90后用户已经成为最大的宠物外卖消费群体,宠物相关外卖的订单正在飞速增长,过去一年,饿了么宠物外卖订单增长135%,用户平均一单消费125元,远高于餐饮外卖的客单价格。

  品牌:

  国产品牌起势 线下活体经营受阻

  宠物服务在不断往精细化方向发展,宠物食品如何?

  “在很多宠物主的固有观念里,进口粮总好过于国产粮,但疫情给了国产粮一个‘翻身’的机会。”麦仕宠物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总经理刘海东表示,其工作的企业系2008年成立的国产品牌,主要业务涉及宠物食品、清洁等领域,在成都亦设有分公司。

  他表示,疫情不单单是让进口粮进不来,对于国产粮也产生一定冲击,比如工厂无法正常开工,无法发货等。尽管曾受两个月疫情影响,但就其企业在四川领域经营的情况来看,“仍超额完成了全年的经营指标”,“这证明行业需求率在不断增加。”据刘海东观察,未来三到五年内,行业仍会保持25%—35%的增长。

  另一方面,他认为,疫情也让行业出现一些新的变化,部分领域开始洗牌重组。

  从线下门店来看,部分宠物门店主动或被动选择停止营业,租金、人员成本、库存等问题对宠物行业的资金链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因此,今年很多经销商转为淘宝小卖家,由原来的实体店供货转为网店供货,“更多的宠物主也对网购养成了习惯,目前仍呈上升趋势,但对线下仍有部分依赖。”

  从宠物医疗领域来看,刘海东说,2018年前,宠物医院的收益较多,在此后资本倾注的2年时间里,宠物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增多。而一旦竞争加大,一些小型的宠物医院就会进入淘汰阶段,今年疫情让淘汰阶段提前。“宠物医院的生意不好做,首先影响到了经销商,而宠物医院、宠物店的淘汰,必然导致部分经销商的淘汰。”

  并非全行业都因疫情而受益。成都“龟与熊猫”建设路店店长告诉记者,对于动辄几千元交易的活体经营来说,顾客更愿意亲自到店进行体验,疫情期间,门店客流减少,也给经营造成一定影响。

  疫情也加速了店铺转型。该店于5年前成立,前期以售卖水族为主,因鱼类饲养难度大转而做仓鼠、兔子等。疫情影响下,鼠类受到严格管控,基于前期市场调研,去年开始,店铺逐渐转型至现在的以猫狗活体经营为主,除了活体,还售卖宠物食品、用品等。

  记者观察 

  行业基本形成规范

  但仍存在监管“空白”

  “经历前几年的‘野蛮式’发展,目前国内宠物行业虽尚处于发展初期,但已基本形成规范。”四川省宠物协会秘书长张勇兵表示,在国内,宠物行业线上线下已形成并行发展的关系,区分明显,各自独立。

  到2019年,国内宠物行业融资事件有40余起,累计吸金规模超过42亿元。

  “但也存在一些‘空白’。”张勇兵补充,在宠物墓地和火化方面,因种种原因,目前尚缺乏相关法律法规支持。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近2200家宠物殡葬相关企业,但在巨大的宠物消费市场中,宠物殡葬的消费渗透率仅仅只有0.5%。

  宠物殡葬也并非一个新型行业。2018年年底入行的秦先生表示,据他了解,宠物殡葬自2014年左右兴起,入行之初算上自己,成都共有4家从事宠物殡葬服务的企业。发展到现在,成都一共也只有约12家宠物殡葬企业。

  截至目前,秦先生一共接待了约3000只宠物的殡葬服务,按照宠物重量收费,一般一只40斤重的狗狗,收费在800元左右。他告诉记者,尽管现在养宠人的理念和意识已慢慢建立,但限制宠物殡葬行业发展的,是在宠物火化和宠物墓地领域,尚缺乏相关支持。他提及,火化是宠物殡葬的重要流程之一,“但目前业界宠物火化基本靠私人营运,宠物也没法入墓地。”

  “未来越来越多的养宠用户也将会去思考,如何让自己的爱宠更体面地与世界道别,但能否形成行业规范,最终还需各方努力。”秦先生说。(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彭祥萍 摄影记者 吕国应)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