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出版交流季12月2日才在大陆厦门开幕,称两岸出版交流有更广大的合作空间。然而近日台政府下架大陆童书《等爸爸回家》的风波,却让两岸出版交流的未来蒙上一层阴影。

《等爸爸回家》内容出现“中国加油"、“武汉加油",被民进党议员痛批是“洗红儿童思想”。(Facebook@陈怡珍)

事件起于当地时间11月24日,民进党台北市议员抨击地方图书馆纳入馆藏的《等爸爸回家》一书内有“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等内容,质疑是“美化中国防疫,洗红儿童思想”。此书是取得大陆出版社授权,在台出版的繁体版图书。

不久,台湾各地图书馆纷纷下架。台文化部12月2日更宣布,依照官方订定的《大陆地区出版品电影片录像节目广播电视节目进入台湾地区或在台湾地区发行销售制作播映展览观摩许可办法》(简称《大陆许可办法》),大陆图书“非向主管机关申请许可,不得在台湾地区发行”,业者未依程序申请,所以下令“即刻”全面下架回收,形同实质禁止出版。

然而,台出版界批评,自从台湾1999年《出版法》废除后,原则上出版品都不需要在送审,虽然文化部依据《两岸条例》仍设有《大陆许可办法》,2003年还修法要求“宣扬共产主义或从事统战者、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者”等大陆出版品不可进入台湾,但十多年来都是“备而不用”。

同时,出版界认为,《大陆许可办法》是规范“大陆简体原版书”的进口,谈的是“印制完成的制成品”,所以才会有产地认定,并未规范“大陆授权出版书”。所以台湾业界知道大陆简体书进口要申请的人多,知道大陆版权书出版要申请的人却非常少。

如今台文化部扩张解释到“大陆授权出版书”,是拿着实体书进口审查的鸡毛,当审查台湾出版品的令箭,把台湾的出版自由视为可以任意曲解的法令,无疑是对台湾出版自由的内容审查与巨大伤害。

坦白说,出版自由的讨论虽是核心,但立法模糊也是一大问题。《大陆许可办法》其中第8条“非经合法登记之业者向主管机关申请许可,不得在台湾地区发行”,加上第9条“经许可后,应改用正体字发行”,就给了主管机关很好的扩张解释空间,毕竟如果单纯规范大陆简体书进口,就无需要求核准后必须“改用正体字发行”。

2018年5月,面对审查大陆授权书的风波,时任台文化部长郑丽君曾坦言,作法有欠周全,文化部也没有实质审查机制。(台文化部供图)

事实上,2018年5月台湾就曾闹出文化部发文要求出版社必须“送审”大陆授权书,若不送审,就会有行政处分。事件引起出版界反弹,当时台文化部澄清“无实质审查小组与机制,目前也未有一本书因内容问题而未取得许可”;事后并坦言“有欠周全”,也强调出版言论自由为核心价值,会针对该办法,进一步征询出版业界意见。

或许因为2018年有地方选举压力,台文化部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所以道歉澄清,平息风波。然而,两年过去,该办法修订无消无息,“时空环境”却产生巨大变化,经过习五点、香港“反修例”风波及总统大选的“反中”氛围炒作,台湾文化部现在不仅有底气做出“勇敢的决定”,驱逐陆媒驻台记者,也敢于动用尘封十多年且模棱两可的法规,让台湾再次出现“禁书”。

尽管台文化部下架该童书时强调,不是对内容进行审查,而是业者没有依法申请,主管机关只是依法行政。平心而论,任何一个政府依法行政无可厚非,但若本就是不合时宜的法规,却又迟迟不修法改善,恐怕也难逃怠政的批评,老旧法规终与现实情况产生捍格,沦为恶法。

而且既然台湾文化部要依法行政,若只针对《等爸爸回家》一书,不更坐实了“出版审查”或“禁书”的政治指控了吗?果其不然,台陆委会日前又预告将与文化部合作进一步研议强化稽核机制,杜防中共对台“文化统战”。

台湾每年有近万种大陆授权书出版,不少书在台湾热销,当台政府动用法规紧缩出版自由,势必打击两岸交流。图为2019台北国际书展《流浪地球》展区。(张钧凯/多维新闻)

事实上,台湾每年出版大陆授权书大约一万种,光是送审新增的成本、审查影响出版时效等问题,就让处于寒冬的出版业界雪上加霜,更别说严重伤害长期抗争才取得的出版自由。如今台湾在反中氛围下,再次被唤醒出版审查恶龙,《等爸爸回家》应该不会是“禁书”目录中的最后一本,两岸出版交流热络的时代或许正一去不复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