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北京和亲民主两派都在抗议相关案件的审理中揪出了法院的过错——这或许表明,香港司法机构仍是中立的,法官们的观点各不相同。

一名高院法官于本月上周裁定,防暴警察没有携带足够的身份证明,处理警察虐待投诉的机制需要改进,这一裁定遭到亲北京人士的批评。香港记者协会也对抗议期间警察对待记者的方式提起了诉讼。

一些法官因为严惩示威者,或是对攻击示威者的人表示同情而受到反对派的痛斥。一名地区法官在4月的一项裁决中将抗议活动与恐怖主义相提并论,那之后,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禁止他未来再参与和这场政治动荡有关的案件审理。

在今年,两派对法官的批评变得如此频繁,以至于马道立就司法独立问题发表了一份长篇辩护。

“只因案件的结果不合自己心意,便作出偏颇或违反基本原则的严重指称,这也是错误的。”他在9月时写道。“司法机构诚然可被批评,但任何批评必须理由充分及恰当地提出。司法机构及其职能绝不应被政治化。”

到目前为止,在已被起诉的抗议相关案件中,法院并未对任何一方流露出强烈倾向。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谴责“只因案件的结果不合自己心意”就批评法院。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谴责“只因案件的结果不合自己心意”就批评法院。 Navesh Chitrakar/Reuters

在抗议活动中被捕的10148人中,有2325人因暴乱、非法集会或袭击等罪名受到起诉。根据香港警方的记录,截止10月底,已有372人被定罪,77人被无罪释放。

暴动罪是一个特别难以证实的指控。根据香港网络出版物立场新闻(Stand News)的分析,截至10月底,在已被起诉的与抗议相关的暴乱案件中,有四起认罪,一起定罪,12起无罪释放。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