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内战”自11月4日爆发以来已经造成了至少600多平民死亡。在联邦政府对提格雷州(Tigray)军事力量的最后通牒于11月25日到期后,挂着诺贝尔和平奖头衔的总理艾哈迈德(Abiy Ahmed)表明将对提格雷州首府进行最后阶段的攻击,不顾联合国对当中可能会发生战争罪行的警告。

一年以前,艾哈迈德因与交战多年的邻国厄立特里亚(Eritrea)达成和平协议而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如今他却一口拒绝国际社会介入交战双方对话的提议。

今年年仅44岁的艾哈迈德过去曾是一名陆军军官,战争的经历让他深知其苦。在就任总理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艾哈迈德就领导政府与1991年实然从埃塞俄比亚独立出去而引起连年烽烟的厄立特里亚签订了和平协议,打破了多年僵持不下的不稳局面。在诺贝尔奖的获奖宣言中,艾哈迈德说:“战争对所有深陷其中的人来说都是地狱的缩影。”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崇尚和平”的总理,何以在快速带领国家走出战争后,又在国家内部孕育着冲突呢?

2019年12月10日,埃塞俄比亚总理艾哈迈德在挪威接受诺贝尔和平奖。(AP)

TPLF的统治地位

2018年以前的近30年间,埃塞尔比亚(简称“埃塞”)被四党联盟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革命阵线(Ethiop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Democratic Front,简称“EPRDF”)所统治,而主导着这一联盟的则是埃塞北部地区提格雷州的政党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简称“TPLF”)。

2018年4月,在对时任当权者的大规模抗议之下,群情激愤的民意把艾哈迈德推上了总理之位,但TPLF长达30年对政治和军事力量的掌控并没有被完全打破。

根据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数据,截至2011年1月,埃塞政府共向外国投资者借出360万公顷土地,相当于荷兰全国的领土面积。与此同时,TPLF还通过其拥有的全国最大的垄断集团“提格雷复苏援助基金”(Endowment Fund for the Rehabilitation of Tigray,EFFORT)实现对国家经济各个领域的控制。在社会方面,TPLF通过干预各地区宗教领袖的选择来实现控制。在TPLF的领导下,埃塞东正教会有着4千万信徒的东正教领袖均来自提格雷州,还曾干预国内伊斯兰事务最高委员会成员的选拔,这两个宗教信众占全国近80%。

11月16日,埃塞俄比亚电视台上播放一段影片,当中有士兵在提格雷州南部边境附近在镜头面前欢呼的场面。(AP)

至于最关键的军事力量,该党也将其牢牢掌控在手中。国家所有的情报和军事方面的首领要么来自提格雷州、要么是TPLF推翻此前的军事政权时的武装部队的成员。

可以说,在过去的近30年间,TPLF控制了整个国家系统,直到艾哈迈德上台。

作为一名资深的政客,艾哈迈德深知TPLF的影响力。他推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虽然弱化了TPLF对国家系统的掌控,但没有其配合、或者在一定程度上的共识,在有着80多个族裔的极为复杂的种族问题的埃塞,新政府所带来的短暂和平必然是脆弱的。

但艾哈迈德却丝毫没有团结TPLF的意思。

团结表象下的分裂

2018年上台后,他把和厄立特里亚的和平谈判视为首要任务,在向厄立特里亚抛出橄榄枝的几个星期后的7月,艾哈迈德与厄立特里亚总统阿费沃尔基(Isaias Afwerki)同意开启和平谈判,很快达成共识。而此时,这个被看好的议程遭到了位于埃塞与厄立特里亚边境的提格雷州的抗议。TPLF在6月13日发布一则声明,称有关决议“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事实上,这个快速到来的和平是以埃塞交出两国边境一个有争议的城镇为代价实现的。艾哈迈德遵循了一项在2000年成形、但当时的埃塞政府(TPLF主导的政府)没有最终同意的和平协议。而这个被让给厄立特里亚的边境小镇Badme,正是提格雷州境内的城镇。然而,作为统治着提格雷区的政党,以及当时执政联盟EPRDF的主要领导者,TPLF完全被隔绝在两国的谈判之外。

位于埃塞俄比亚北部的提格雷州与厄立特里亚接壤。(AP)

这次的谈判给TPLF种下了怀疑的种子,当时党内的高层就疑心厄立特里亚总统和艾哈迈德是否对TPLF有着针对性的目的。此次公开的冲突爆发后,TPLF的主席更指责两人暗地里合谋,认为与提格雷州仅一线之隔的厄立特里亚已经往提格雷州境内派遣军事人员。

但艾哈迈德对TPLF的“冷板凳”处置至此并没有结束,反而愈演愈烈。

除了特赦此前政府的政敌及削弱TPLF对国家经济的控制,艾哈迈德逐步将TPLF的所有官员从他的内阁铲除。2019年11月,承诺改革的艾哈迈德解散了TPLF主导的四党执政联盟EPRDF,转而成立了一个单一政党“繁荣党”(Prosperity Party)。而TPLF作为埃塞的重要政治力量,在12月选择不加入该党,从而退居提格雷州。

本年疫情爆发后,双方政争更趋白热化。一直认为艾哈迈德有意破坏保障各州自治和拥兵宪制权力的TPLF,在9月不顾艾哈迈德以疫情为由延期的大选,继续进行地方选举,被艾哈迈德政府视为非法,不予承认。

联邦财政部更中止对提格雷州政府的拨款,直接将资金交予该州各地方权力,绕过TPLF的机关,更被指阻止对贫困农户的福利开支。此时,深感受压的TPLF就表联邦政府此举与“宣战”无异,更宣称联邦政府任期原订在10月5日届满,该州政府再不会遵从此后的联邦法令。至此,今天的这场战争已在预见之内。

艾哈迈德在成为政治新星时虽被视为一个能够团结国家的人物,但在过去的两年多他却没能实现这一点。通过对TPLF的步步紧逼,艾哈迈德把过去二十多年对埃塞发展有着重要贡献的核心政治力量边缘化,不但没能倾听不同诉求、团结社会,反而让国家从微妙的冲突和敌对滑向公开的战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