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郑月娥早前透过视像出席第十届物流航运及空运会议,承诺将在新一份《施政报告》公布航运物流的全新扶持政策;然而,在《施政报告》时,却完全没有提及“航运物流”,遑论推出任何拯救这个被指“夕阳产业”的新措施。

特首林郑月娥在11月25日发表新一份施政报告。 (HK01)

承诺落空 实质支持在哪里?

曾为“世界港口一哥”的香港,港口货物吞吐量已经跌至第八位,不及上海的一半。特首林郑月娥早前透过视像出席第十届物流航运及空运会议时强调:“物流业、航运和航空业的发展机会在全球是明确的,包括香港。”她还表示已向北京争取相关惠港措施,并着与会者关注即将发表的《施政报告》。然而,当《施政报告》千呼万唤始出来,所谓全新扶持政策却完全“隐形”,令她早前信誓旦旦的承诺成了“空头支票”。

不过,如果要深究,特首不算“说谎”,因为她真的提到“物流”两字,但不是新政而是去年兴建的“高端物流中心”。“高端物流中心”位于香港国际机场,占地约5.3公顷,楼高12层,总楼面面积预计达38万平方米,由阿里巴巴集团旗下“菜鸟网络”合资开发,耗资1000亿元人民币。特首日前在《施政报告》表示,“高端物流中心”会按照计划,于2023年完工。

香港恒生大学决策科学学院副院长(外务)黄惠虹指出,那其实是片发展滞后的地块,自港英政府1989年提出俗称“玫瑰园计划”的《香港机场核心计划》开始,已被预留用作物流发展,但直到赤𫚭角机场落成以来的20多年,“那块地就一直’嗮太阳’。后来配合第三跑道的发展,获阿里巴巴投资,才建了这个’高端物流中心’。”

她直言,这份《施政报告》与航运物流没有太大关系,主要关注航空客运发展,例如机场三炮、港珠机场合作、在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人工岛兴建自动化停车场等等;对于学界提倡多年的“多式联运”,亦即一站式的海、陆、空货运运输,几乎没有着墨。

“夕阳支柱” 年年缺席《施政报告》

航运物流产业的投资大、风险大、回报周期长,本身非常依赖政府支持。但在香港,尽管贸易及物流是香港“四大支柱”的核心支柱,产值占香港GDP的四分之一,就业人数也占整体就业人口近两成,即发展物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在林郑任内数份《施政报告》当中,扶持“航运物流”的具体政策却几乎年年缺席,难免令人怀疑她未有意识政府角色的重要。

公道点说,林郑对此并非完全没有作为,也的确可见她“求变”的念想。在其首份《施政报告》中,她提出发展“海事服务”,但没有具体政策,只说要“香港海运管理局致力扩展在海外及内地的海运业推介工作,引进知名的海运企业”。至第二份《施政报告》,终于有些实体政策出台,承诺支持发展高端航运服务,包括向船舶租赁业和海事保险业提供税务优惠、打造香港成为“亚太区的船舶租赁中心”、注资“海运及空运人才培训基金”等等。

但可笑的是,税务优惠至今仍未落地,针对船舶租赁的优惠虽于今年6月完成修订,但要到明年才能实施,而海事保险业的优惠则是“销声匿迹”,不再被提起;至于所谓“人才培训基金”,更是“眼高手低”,一开始仅注资一亿港元,至2019年才“加码”至两亿港元。不过,如果单凭区区三亿元就能“建立一个有活力、多元化和具竞争力的专业及技术人才库,支持香港海运和航空业的长远发展”,世界上恐怕没有如此“有利”的买卖。

世界物流商机无限 香港码头内外受限

全球航运物流蓬勃发展,只有香港在走下坡。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统计,过去十年,全球总体货柜吞吐量都维持正增长,但香港却跌多于升,在2015年更大跌9.8%,即使曾于2017年有6%的增长,尔后两年又回复跌势。

《香港01周报》曾详细报道香港航运物流产业的发展困局,探究它如何从风头无两的“港口一哥”,沦为技术落后、运价昂贵的“夕阳行业”。从内部局限而言,香港港口水域涉及落后、陆域空间不足、基建设备落后;从外部竞争来说,当内地港口逐渐开放,并且积极透过创新科技提升物流效率,香港未能与之发挥协同效应,结果只能节节败退。

曾与香港面对相似困局的新加坡,目前以3700万个标准箱(TEU)的货柜吞吐量,排名世界第二。不过,新加坡当局早于2013年提出大士港(TUAS)规划,引入5G、无人车、遥控吊臂、人工智能协调系统兴建“智慧港口”,预计2040年落成后吞吐量将会增加。

过去十年,全球总体货柜吞吐量都维持正增长,但香港却跌多于升。(HK01)

香港智库“团结香港基金”土地及房屋研究主管叶文祺呼吁,香港货柜码头的搬迁和升级迫在眉睫,因为新加坡也不是说搬就搬,而是规划在30年内分四期发展,才能持续巩固当地物流优势。黄惠虹也认为,搬迁码头有助提升物流效能,目前“明日大屿”即将展开研究,业界理应借此“跳出来”向港府建言,因为“大屿山很近机场,可以做到‘多式联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