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童书《等爸爸回家》内容有“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等内容引发争议。(Facebook@陈怡珍)

民进党籍的台北市议员陈怡君与台南市议员陈怡珍近日不约而同的将问政矛头指向一册名为《等爸爸回家》的绘本童书,指这本共44页、由大陆长江儿童出版社出版的绘本内页出现“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等字样,是中共享来“大外宣”、“统战”的书本,批评台北市政府、台南市政府图书馆竟然不察,将该绘本安上“美化中国(大陆)防疫,洗红儿童思想”罪名。台北市因此决定缓购再议,台中市、台南市原先已将该童书上架、开放借阅,也决定下架,新北市政府则决定不中止开放借阅,但会再召集选书委员开会讨论。

只能说年轻的民进党政治人物在蔡英文、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等人长期少做实事,只靠“反中、仇中”政治操作就能获取声量的示范下,有样学样,以致心智被蒙蔽,将“中国”当成“邪恶”的代名词,眼中竟因此容不下“中国加油”文字,殊不知如此毫无人性的思想检查以求“除恶务尽”,自身才是真正的邪恶。

根据台湾购书平台“博客来”网站介绍,《等爸爸回家》绘本旨在“希望唤起更多人对如瘟疫般的疾病有更多认知与对抗病毒的醒觉,致敬在防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民进党台北市议员陈怡君在其“脸书”(facebook)说明这本绘本的“统战”性质时简介,绘本的故事是在描述一位爸爸是忙碌的医生,原本答应过年要在家陪伴孩子,但不幸在病毒袭击城市下,他的父亲为了拯救城市,于是在国际救援下为城市而努力。

在未戴上有色眼镜、心理正常的情况下,《等爸爸回家》希望藉由孩子等待父亲返家团聚却等不到的“同理”投射,引导儿童了解新冠肺炎的可怕及医疗人员的辛苦与无私贡献,因此感谢医疗人员及其家属的牺牲,尽而减少日后再发生未知的疫病大流行时对医疗人员及其家属的歧视,从这个视角来看,这册绘本对于发扬人性光辉、教育儿童了解善良、牺牲、感谢、反歧视及亲情温暖等“普世价值”大有帮助。

如果《等爸爸回家》绘本内容场景是东日本大地震或土耳其大地震,爸爸的角色设定变成深入灾区的第一线救灾人员,“中国加油”变成“日本加油”或“土耳其加油”,加上“非共产党的”出版社出版的,相信在陈怡君、陈怡珍等年轻民进党人心中肯定是一本优良绘本;又或者,因为不会有“宣传效果”,根本不会进入陈怡君、陈怡珍等人的眼界内。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018年2月8日致函慰问花莲地震,首相官邸脸书放上安倍晋三题字“台湾加油”的照片。(图源:Facebook“首相官邸”)

不过,因为绘本末尾的“中国加油、武汉加油”文字,这册本来将被台湾各县市图书馆纳入“馆藏”的优良绘本,变成陈怡君“脸书”文章中“为中国(大陆)宣传、美化武汉肺炎疫情”的大外宣、统战童书,陈怡君甚至还假托家长名义,指家长们担心孩子们阅读后将因此“无法分辨是非”。

要知道,地震、台风、洪泛及疫病大流行等人灾、人祸之所以无情,是因为其发生的时间、规模及其造成的人命死伤及财产损失难以预测,且不分国籍、人种、宗教信仰,对灾害、疫害现场人们造成的痛苦更非旁人所能想象,但人类文明之所以仍克服这些灾厄持续发扬,除了科技的进步,济弱扶倾、救人于危难、相互扶持的“人性光辉”,才是真正的关键。

所以当东日本发生大地震、海啸时,台湾人的慷慨解囊才会让日本民众感怀;所以当爱琴海发生地震让土耳其严重受灾,希腊会搁下“主权”争议对土耳其人民递出橄榄枝,原本濒临战争的情势瞬间降温,两国人民才又想起彼此是“命运共同体”。

新冠肺炎无疑是本世纪到目前为止最严重的疫病大流行,发行《等爸爸回家》的长江儿童出版社设址于湖北武汉,对于武汉封城之苦及大陆各地医护自愿者的牺牲、无私奉献,甚至在疫情暂歇前对“湖北人”的歧视,感受应最为深刻,这册绘本也因此能够将疫病流行期间的“人性光辉”刻划得如此深刻,文本收尾处的“中国加油”溶入了对医护人员的感谢及灾区人民对未来的期许等诸多复杂情绪,主旨无涉“对台统战”,遑论“美化疫情”,更别说会事先预想到可能成为台湾图书馆馆藏的优良绘本。

说到底,“中国加油、武汉加油”本来无意“洗红”台湾儿童思想,台湾图书馆是否将《等爸爸回家》列入馆藏,也從不在北京的考虑之内,一切只是“台独”的“被迫害妄想”。

不过,当陈怡君、陈怡珍等人可以用“中国加油”文字成功将一册儿里优良绘本“邪恶化”,台湾社会最终若同意她们如此扭曲又缺乏人性,只以“仇中”当成“思想检查”唯一标准,终让《等爸爸回家》“被成为”统战绘本而下架的话,就不知在这种“邪恶”环境下长大的台湾儿童,真能知道什么是“普世价值”?又或者终究还是只能“无法分辨是非”?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