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后,必然会对美国印太战略进行一次调整,南海地区和台海地区仍是中美地缘博弈的主要场所。经历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对亚战略失败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以来新增的不确定性之后,拜登如何处理台海和南海问题,将直接关系到其亚洲战略和对华政策的成败。

在讨论未来四年中美关系发展时,拜登及其过渡团队和民主党有关国安及外交政策的辩论,很多都是围绕如何避免“拜登政府”成为“奥巴马第三个任期”。一方面,拜登团队主张外交上保持谨慎姿态,修复盟邦关系,避免谈及中美冷战;另一方面,考虑到四年来中美博弈性质和环境的变化,中美很难回到奥巴马时期的竞合状态。拜登政府注重合作的同时,会更注重竞争、甚至对抗。

这就意味着“拜登政府”既有奥巴马时期决策思维的延续,又有特朗普执政时期对华强硬的特征,只是手法上会有不同。就对华关系而言,“拜登政府”不太可能成为“奥巴马第三任期”。

但是,从重用奥巴马旧部可以看出,拜登不会完全和奥巴马时代划清界限。从民主党政府人才队伍建设和接班需求来看,也要保持这种延续性。尤其在关系到两国地缘战略意义的台海和南海地区,拜登政府对华博弈很大程度上会延续奥巴马时期的做法。

特朗普执政以来,这两个地区是被阶段性忽略的。除去通俄门、通乌门以及弹劾案等国内政治耗战,特朗普对外大部分精力都用于打贸易战,很少顾及台湾和南海地区。只不过,临近大选,在右翼的推动下,加上台湾方面的游说,美国国会推出了多个涉台法案,个别法案甚至被特朗普签署成法。美国军方也有加大力度巡航南海,甚至派军舰多次穿越台海。

通过法律、军事和外交手段挺台,这是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国会面对中国挑战时营造的“新常态”。但美国外交上频繁触及中国红线,美国军机和军舰动作频频,必然会加剧地区局势紧张,加大同中国出现军事摩擦的风险。

在拜登及其团队眼中,美国的确需要在台海和南海展现军事和外交存在,尤其是维系好同地区盟友及伙伴的安全关系,但不能升级地区局势,导致各利益攸关方关系紧张。拜登上台后,将会降低这种风险,“稳住”地区局势。而且,和特朗普政府不同的是,拜登在考虑台海、南海或者整个印太地区利益时,也会注重和中国的沟通,而非单边地推进美国战略部署。

2020年10月初,中国军方在台海演练登陆作战。(中国央视截图)

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台湾由国民党执政,两岸关系得以缓和,台湾因此参加了多个国际组织议程,包括世卫组织。奥巴马政府当时也主张两岸双方协商解决分歧。在南海,奥巴马一边批评中国在南海搞“军事化”,一边支持菲律宾通过国际仲裁解决南海领土争端,但忽略了菲律宾、越南也单方面改变地区现状的事实。

拜登上台后,美国将继续支持台湾加入世卫等国际组织,也会继续指控中国在南海搞军事化,但总体上仍会注重同中国把控好地区局势。拜登提名的国务卿人选布林肯(Tony Blinken)今年5月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曾提到,过去美国政府,无论是共和党政府,还是民主党政府,和中国处理关系时的一大成功之处就是处理好两岸关系挑战,避免其破坏地区稳定。布林肯认为,这对两岸双方都有利,拜登上台后将找回这种“平衡”。

在南海,布林肯也是延续奥巴马时期的做法,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地区国家都应该遵守国际法,履行各自义务,维护航海自由,避免单边改变局势。

另外,在南海和台海地区,拜登回归奥巴马时期的做法,一方面是为了“求稳”,避免南海和台海地区任何一方生乱,迫使美国卷入其中;另一方面,拜登上台后首要任务是疫情防控和提振经济,并不希望外部因素干扰其内政上有所作为。

所以,在台海和南海这样的可能爆发潜在冲突的地区,拜登决策的最优选择就是延续奥巴马时期做法,即注重“规则”的制定、“秩序”的维护和沟通“机制”的确立,同时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这有助于为台海和南海紧张局势降温。

其中,沟通机制的确定其实也包含和中国这一利益最大利益攸关方的磋商,避免两国在该地区出现误判而引发冲突。即便拜登执政团队对这种热点地区有何新想法或新的决策思维,也要首先回到“稳定地区局势”这一基本诉求上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