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资本操控舆论的乱象感到不满,近期接连出重手释放警告信号。(中国网信网)

社会主义中国不允许资本挑战国家意志,这是常识,但是总有人“自命不凡”,自以为可以挑战这一不成文的规则。所以,11月19日,中宣部副部长徐麟只好把话说得明明白白。

4年前,也是阿里影业投资的一部电影《没有别的爱》(赵薇导演),因为被舆论质疑台湾演员戴立忍及女演员水原希子的政治取向而遭遇撤档,而事情的曲折让人们见识了资本的“力量”。

人们注意到,事情的开始,当赵薇发布该部电影的宣传信息而遭到舆论围剿后,不仅阿里巴巴参股的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封杀”了所有的负面评论,甚至连共青团中央这样的中共附属政治组织也被禁声,被迫选择申诉。

其网络舆论的操控能力令人震惊,更严重的是它触碰了政治红线。

其实,早就有评论注意到了阿里巴巴在互联网中话语权垄断。《阿里的媒体帝国》一文说,从电商到金融、电影、视频、医疗等,曾经我们以为阿里巴巴只是一个传统电商平台,现在阿里则像一艘航空母舰一样霸占着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当然,不独阿里巴巴,拥有雄厚资本的BAT谁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另一篇网络文章《新媒体帝国版图之阿里巴巴》,作者直接表示,BAT三巨头通过自营或者投资方式涉足互联网全产业,坐拥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俨然已经分别形成各自的“互联网产业帝国”。

这些“帝国”可从来不只是最单纯的“在商言商”,而是已然形成一种互联网霸权和“商业逻辑”。BAT,当然也包括更多中国互联网内容服务商和供应商,但凡拥有或者试图获得“眼球经济”的能力,都无不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栽了跟头才想认清自我。

蓦然间,人们发现,凭借庞大的用户资源,他们可以决定人们每天关注什么、不关注什么,思考什么、不思考什么,甚至如何思考等等。前者通过议程设置,制造热点或者“人工干预”热点的生成,后者则通过人工干预和大数据算法左右人们所接触的观点看法,并进而完成潜移默化的价值观塑造——而最最关键的是,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它都可以将其变成一种商业行为,根据用户的特定需求“定制”不同“功能”的服务。

这意味着什么?其一,流量、关注度等指标是可以通过购买刷量服务加以更改的,并不一定反映真实情况,或者说流量、关注度让供应商“变现”,但不是广告变现;

其二,降低舆论热度、诱导舆论方向、删除负面舆论或者制造“热点”等特定需求都是可以通过钱购买服务而完成的——这不是政治的“特权”,资本的力量也可以分享。也就是说,资本从某种意义上是可以操控舆论的。

其三,资本控制政治在美国等乃是基本常识,那么你相信在中国也是如此吗?上述《没有别的爱》其实的确是个案,中国很少有资本力量敢于对国家政治权力提出挑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资本放弃了影响政治的可能性。当然,资本力量通过建言献策等正规渠道去影响政府决策从来没有被认为不当,而通过贿赂等手段“围猎”公职人员,以及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与政府讨价还价却也并不少见。

当然,第三点在中国的今天难以形成气候,在徐麟把话挑明了之后,我们也注意到,北京的板子从来都没有资本直接挑战政治权力的案例公布,相反整顿网络直播带货、“炮打”网红太极拳师马保国等等,其实就是对资本提个醒。

在11月28日人民日报客户端抨击马保国的署名文章《马保国闹剧,该立刻收场了》其实已经说得非常明白:及早收手,否则血本无归。

2020年11月28日人民日报客户端评马保国现象后,哔哩哔哩发布公告“严管”马保国相关视频。(微博@哔哩哔哩弹幕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