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20年11月25日习近平于中央军委军事训练会议上,再度强调实战实训、联战联训、加强顶层设计的强军目标,再加上翌日中国国防部宣布解放军已基本实现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以及解释《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作战纲要(试行)》的突破,都在在显示解放军推行大刀阔斧的军改之后,对于“战区主战”与联合作战的推进又更上一层楼,解放军的转型亦随之上升至全新的层次。

中国的军改自2015年底推行至今,依旧有许多人不明白将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与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的意义是什么。简而言之,习近平主导的军改有其变与不变。变的是,昔日中国工农红军与解放军所创立过的各种军区,无论数额与辖区范围如何增减,基本担负的战备与建军任务都没有太大差异,即便是邓小平主持的百万大裁军,令军队多了经商筹财的任务,但军区的性质仍未发生根本性的变动。直到习近平上任后,贯彻“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与联合作战的思维,这才彻底变革了中国军事的顶层设计,令解放军渐渐放弃大陆军主义,更得以学习适应现代化战争的形势考验。

自从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之后,解放军便不断朝联合作战的目标推进。此图为2019年1月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编队起飞演变。(新华社)

不变的是,解放军自创建迄今,强调的使命始终是要能打胜仗,以及由党指挥枪而非枪指挥党。毛泽东说过“你们越多打胜仗,我们谈判就越主动”,敏锐地提出军事服从于政治、胜仗有益于政治的关联,因此凯旋奏捷必须是解放军的必备能力。而邓小平于1980年也提出“要搞合成军的作战训练”,呼吁得让各兵种锻炼协同作战的能力以提高实战水平,1981年解放军遂展开第一次依现代战争要求的诸兵种合成演习。1985年推行百万大裁军后,邓小平又叮嘱解放军“现在改变了,讲质量,讲真正的战斗力。搞少而精的、真正顶用的”,1987年中共中央军委又指示训练得以合同战术训练为主,这都是现代化联合作战的蒿矢。

虽然1955年解放军曾于一江山岛战役中首度实施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但在那之后再无此等规模的联合实战。何况联合作战乃先进国家的军事趋势,故邓小平的嘱咐可谓抓紧了时代潮流。也因此,习近平主张“能打仗、打胜仗”与联合作战的精兵策略,其实仍是沿袭了毛、邓以降的求胜传统,且对联合作战的锤炼也非始自邓小平,这正是习近平军改的不变之处。此外,无论是毛泽东声明“枪杆子出政权”、或邓小平调整军队领导班子,都是为了抓紧“党指挥枪”的要旨,故习近平将原本的四总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制改为中央军委的七部厅、三委员会、五直属机构等十五个职能部门,都是强化中央军委主席对解放军的领导权力,同时也有益于革除军队腐败、以及清除郭伯雄、徐才厚等派系遗毒的弊病,俱是中共抓牢军权的表现,绝非部分阴谋家所揣测般,纯是为了人事斗争。

邓小平虽主持百万大裁军,但也强调解放军必须朝多兵种合同作战的方向训练,以锻炼实战水平。(Getty)

或许会有人质疑:既然自邓小平以来,中国就观察到现代化战争的面貌已有别于二战,那为何迟至习近平才施展翻天覆地的大变革?那是因为从前中国的经济规模、生产技术与武器水平根本达不到彻底军改的需求。在经历1960年中苏交恶、十年文化大革命等一连串的风波后,中国经贸与社会遭到极大的破坏,纵使有识之士仍旧牢记研究“两弹一星”与尖端武器的紧迫性,但中国的整体水平仍未有根本性的质变。端举1974年西沙海战为例,解放军居然是靠几艘猎潜艇、扫雷舰与民兵协力,在毫无空中支持的劣势下硬是将拥有美援军舰和战机的南越海军给击败,收复了全部西沙群岛。

尽管解放军明知此举过于冒险,但彼时的现役战机没一款派得上用场,负责对地攻击的强5强击机航程过短、主力战机歼6亦飞不到南海,而航程足够覆盖南海的轰5又过于老旧,故只能靠海军独立硬扛。且教人意料不到的是,直到解放军登陆西沙群岛好几小时后,海军航空兵的飞机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海岛上空。如此落后的军备与信息链,直至1988年赤瓜礁海战时仍没有根本性地改善。而解放军鉴此教训,不得不投入研制“飞豹”歼轰7战机,但又因财政困难而只能拨出有限经费,全赖研发人员与部门的刻苦才戮力完成,于1994年正式列装,就此弥补解放军远程对海对地打击能力的不足。

从这可知,若无先进的武器,联合作战要从何论讲究起?若无发达的经济,又要如何开发或采购新型武器以适应千变万化的战争形势?因此唯有等到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效愈来愈大时,生产力与技术方可获得最大的解放与升级,军事硬件也才能获得相应的革新,而军事思想与制度亦才可彻底检讨与改变。所以习近平推出如此宏大的军改,除了应对日趋严苛的国际关系与地缘摩擦之外,亦有中国的繁荣已臻至前所未有新高度的客观因素使然,还有隐身战机、无人机等新武器的现世,以及智能作战和信息化模式的兴起,这时才符合发起军改的物质与思维门坎。

若无经济的发达与武器的升级,解放军的制度与作战思想也无从变革。此图为2018年火箭军“常规导弹第一旅”部队官兵演练导弹发射。(新华社)

至于军区改动为战区之后,解放军是否就此脱胎换骨,革除琐细行政冗务、专心致志于作战擘划?是否就此改变陆军本位主义、娴熟各兵种联合作战的精髓?坦白说,验证的最有效方式就是打一场实战。但由于中国奉行积极防御的国防战略,不似穷兵黩武的英美列强般,能依靠出兵海外试验最新的装备与战术,故成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实战历练最少的大国,客观上这并不利于砺剑。不过这不代表解放军只是只纸老虎,因为习近平总强调训练与实战一体化,因此吾等仍能就各战区的军演与活动信息,略窥军改后的解放军战力究竟几何。

依据当前情势,负责应对钓鱼岛、东海与台湾问题的东部战区乃衡量解放军的重点区域,还有掌管南海的南部战区与抵御印度渗透的西部战区,亦是值得考察的对象。以东部战区来说,近年由于台独势力的猖獗,东部战区组织过多次绕台与台海巡航,以及海空兵力联合演练,空军与海军的各型战机、预警机、舰艇均为此有所锤炼,因此该战区的实战化程度与联合作战经验最为丰富。至于南部战区,亦为了因应动辄借口“航行自由”的美军来犯,海、空、火箭军的协调与联合军演规模和次数也有所增加,同时在陆上也有过陆空联合军演的行动,故其战力也不可小觑。此外,解放军于今年8月底同时于黄海、渤海与南海展开军演,又于9月同时动员东部与南部战区的海空军巡弋台海,这都显见解放军的多兵种、跨战区的联合作战能力日愈熟练。

诚然,解放军的联合作战能力必定还比不上战果丰硕的美国,解放军将领的作战思维也并非一朝一夕便可换代升级,但这未必表示解放军对阵美军等外国时将屈居下风,只是作战伤亡率与成本可能会高些罢了!再说,军事服务于政治,以实战化为目标将解放军淬砺到能一击毙敌的骠悍,都是为了争取中国求取发展的更好外在环境与捍卫领土主权,绝非为了灭人国、掳人君。因此即便中国国防部顷日坦承当前解放军只实施基本机械化,而联合作战所需的体制与力量编成改革也是基本完成而已,显示欲达成真正联合作战的目标,仍有待时日。但这样的规模,已足够威慑美国、日本与台湾地区等蠢蠢欲动的势力。

部分国家与地区对中国的军事存在与转型总怀有成见,甚至认定“战区”之名就是种威胁,呼吁中国不该这样引起外国的不快。然而任何一个国家均有权力自主决定如何整军经武、如何保卫自身领土,只要未侵犯他国,这本就是国家主权的合法展示,故岂能以双重标准打量中国军改?再说,当今多边机制与联合国权威不断遭到美国等少数国家侵蚀,军备竞赛隐然有再起之势,故中国实施军改以应付复杂的安全情势,亦属无可厚非。最重要的是,只要不存丝毫动摇中国发展权益、中国体制与领土的意图,那么域外国家与势力又何须忧惧解放军的壮大?《左传》有言“止戈为武”,中国强军是为了吓阻敌对势力以消弭战祸于无形,就根本目的来说是为了保障和平。因此若能理解中国文化的这份深意,自然不会怀着有色眼光打量中国军事的崛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