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9日,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发布,其中除重申基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需要“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外,还首次提及“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大陆官方仅仅提及“两个一百年”(建党百年、建国百年),目前“第一个一百年”的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即将达成,如今横空出世的“第三个一百年”(建军百年),究竟意欲为何?

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中共举行十九届五中全会。会后发布的中央全会公报除了称要“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外,还首次提及“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新华社)

本次军事专题【建军百年】从中共2016年起的军事改革出发,分析习近平任内如何一步步加速国防现代化的进程。除了提出“强军梦支撑强国梦(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让解放军成为“信息化军队”、具备“打赢信息化战争”的能力,武警脱离国务院序列、垂直接受中央军委指挥,突出武警的军事属性与其被称作“第六大军种”的重要意义。此外,还探讨解放军的军改深水区—多军种联合作战,以及揭示当综合国力大幅提升后,解放军应拥有与之相应的军事实力。加上回顾中共从建党至革命成功建立政权的历程,既没忘记“枪杆子出政权”这一至理名言,却也始终坚持“党指挥枪”的原则等焦点议题,以飨读者。

实现“两个一百年”的保障

当地时间2017年7月30日上午9时,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內蒙古自治区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新华社)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美国自金融海啸过后的欲振乏力,乃至于新冠疫情(COVID-19)雪上加霜,都让两国经济实力进一步拉近。尽管中美之间的合作领域增加,但摩擦与冲突也更加剧烈。近年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对华发动从贸易到科技多个领域的“围剿”以及其外溢效应,对中国发展已经造成明显冲击,加上美国的单边主义作为提升台海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可以说,美国的极限施压措施促使中国大陆重新思考如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的完整”,巩固其海外利益。当未来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庞大的经济体,其对军事力量匹配经济实力的要求也会更加迫切。

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

中国将未来军事注意力置于信息化和智能化的融合上,已崛起为多型无人机市场的重要参赛者之一。(鼎盛军事)

1997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提出中国国防建设“三步走”目标,最终目标是“到二十一世纪中叶,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或具备“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能力。然而,从奥巴马(Barack Obama)到特朗普的美国政府,无一不是将中国、俄罗斯作为两个存在“长期战略竞争”的“首要优先事项”地位,故中国除了想达成国家统一目标,还奉行包括但不限于亚太地区的积极防御战略,建立与其大国地位相匹配、能够为其发展提供确定安全保障的军事能力。中国表示,不会与美国争夺世界领导权,但仍会谋求与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美国进行代理人战争或者直接的局部战争的能力。想要完成上述目标,发展无人机等信息化、智能化的军事力量不可或缺。

多军种联合作战的顶层设计

2020年11月25日,中央军委军事训练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

2015年,依据《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解放军将其四大总部(总参、总政、总装、总后)拆分、改组为15个职能部门;2016年,北京、沈阳、济南、南京、广州、成都、兰州等七大军区撤销,成立五大战区;2017年,陆军18个集团缩编为13个,并实现师改旅等,都彰显了解放军第一阶段军改的组织体系变革。自2018年至2020年,身兼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习近平连续三年向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持部队、武警部队下达开训令,加上海军上将袁誉柏出任南部战区司令员、空军上将乙晓光出任担负全军机动打击力量与预备队的中部战区司令员,预示着中共解放军在合成化之路上越走越远。近期《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作战纲要(试行)》出台,代表解放军对合成化基础上的多军种联合作战已有顶层设计。

加强武警军事属性 海警配合海上维权

2020年1月23日,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汉口火车站外武警在站岗。当时中国政府已封锁了这座拥有1,100多万人口的城市,试图控制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蔓延。(AP)

从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队由中共中央、中共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共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并明确规定武警部队归中共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其不必要的社会管理职能也被剥离,武警的执勤、处突、反恐、海上维权和行政执法、抢险救援等“六位一体”能力获得强化。原属国土资源部国家海洋局的海警,也改划武警部队指挥,成为具备执法功能的武装力量,未来海上执法势必构成海上民兵在前、海警在后,解放军海军为后盾的格局,运用海上民兵与海警在周边海域伸张中国主权的做法将成为常态。

重温建军历史传统 坚持“党领导枪”

1927年7月下旬,徐特立与林伯渠、方维夏、张国基等去江西参加南昌起义。此为当时的南昌城。(VCG)

1927年8月1日的“南昌起义”(国民党称“南昌暴动”),打响中国共产革命运动中“武装斗争”的第一枪,尽管之后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人先后主持中共中央工作,各种左倾路线造成组织、人员上的严重损失,却也让中共意识到组建革命武装的重要性,毛泽东因此提出“枪杆子出政权”,“武装斗争”也就成为中共领导革命成功的“三大法宝”之一。此外,在军事行动挫败期间,军队思想混乱、缺乏纪律,若不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往后难以完成艰巨的军事任务。于是毛泽东对起义部队进行整顿、改编(三湾改编),从此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支部建在连上”原则。这也是如今习近平大张旗鼓进行军事改革的同时,在《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还要提“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坚持政治建军”的根本原因。

军事议题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