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多前,凯布尔爵士(Sir Vince Cable)将其新书《与中国接触:避免新冷战》(China: Engage!:Avoid the New Cold War)的PDF版本发给我。该书已正式在亚马逊上面世。

过去大半年,西方与中国的关系紧张。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接手了由特朗普制造出的“新冷战”气场,宣布美国要重新成为全球灯塔,人们一直在猜测他的对华政策。

此书写在大选之前,难得一见地为中国辩护。用辩护一词,是相对英国的政治气氛而言;而从我个人观点而言,此书不左也不右,而是“以中间立场描述和判断了一个与西方主流观点不同的中国形象与未来”。

到了21世纪,人类仍然没有解决“权力和平交换”问题,暴力流血冲突在部分地区被视为传统手段。传统眼光认为国际秩序中的世界争霸基本无法避免大战。至于国内政治的权力交换方式,西方已经发明并实现了民主选举政治,避免了流血革命。但西方以外的国家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案,无论原始部落制度、政教合一还是一党专政等,都被西方批评为“独裁”。美国主导了70余年的冷战和后冷战秩序,一直在推行以自由民主解决世界集体安全问题的做法,而且认为效果不错,过去几十年全世界并未出现类似二战那样的重大战争。

中国的经济崛起非常强劲突然。中国从一个没有资本主义经验就贸然进入社会主义的国家,经过数十年的摸索(包括十年动乱),在1978年模仿西方国家经验,掉头补课实行资本主义(中国官方称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西方称此为“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建设成效显著。

但这个显著经济成效在西方引起了争论与困扰,因为中国并未转型成为实行民主选举的国家,这令西方主流担心壮大后的中国将推翻自由民主,以自己的方式建立国际秩序。而中国一直强调的“永不称霸,绝不扩张,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声音在西方得不到认可。早在中美贸易战之初,“新冷战”一词就开始被提出,疫情提高了“新冷战”成真的可能性。

凯布尔爵士是建立中英黄金关系的参与者与支持者。他曾在2010-2015年联合政府时期担任商务大臣,主张与中国合作,赞赏华为。在英国脱欧期间他是主张留欧的自民党党魁,英国民粹主义导致最终脱欧的现实令他对中国的高效治理有独到见解。他赞赏中国政府的稳定和方向控制,以及使国策不受舆论操控的能力;他亦是包括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在内的几所大学的访问教授。作为经济学家,他受到英国民众尊敬。

此书对西方人对中国的错误印象逐一进行分析与更正,引用大量宏观数据来对比中美以及世界主要国家。其主要观点是:西方认为中国将会进行“地理扩张”称霸的认识不符合中国现实。不管西方是否赞同中国的政治模式,在当下很多重大世界公共议题(如环境保护、疫情控制等)上,中国都是重要的合作伙伴。与中国合作是互利之举。

以下是此书的重点内容介绍:

一,关于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的两种态度

(1)负面态度,认为中国已经失去增长动力,如同那些老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国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人数下降,债务增加。中国进入了经济增长瓶颈,即中等收入陷阱。

新闻来源:FT中文网